愿化晚风轻柔,带走曾经的曾经,沉沦于幻想与现实的交错里,倦了,找寻着一份宁静的归依,难渡心梦转身的华丽?染不尽一缕叶落风残,乱世风华,谁解清风明月情?

月阑珊,锁清秋。秋风起,叶落纷飞,一地花凉。我独倚凭栏。拾一抹季节深处静谧的香,揽一轮深秋的净月。念你,相思成瘦。

一直相信人世间有一种相遇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上。红尘中有一种相守不在于朝朝暮暮,而是心心相携。生命中有一份真情只要付出便是幸福,一声懂得便是花开。

夜深了,静静的,独自想着你。独自感受种幸福,你总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想你的感觉真好,只有在这时,你是我一个人的。夜,因为想你,如此宁静,也如此寂寞。

也许前生有缘,在几年之后某一个静静的午夜,网络上传来你轻轻的问候,让我想起还有一个值得牵挂的人,在远离故土的异乡,带给我消融于心灵的暖意。

雅院里艳色韶颜妖旖旎,声断已随风,魅影泣香红,提笔,不为风雅,只为了那红尘里纯情的际遇,丝丝不知终点的心迹,揪碎的心无边无沿,揉碎在那梦醒的边缘,幔纱竹影孤摇寒,轻捻出抹抹心伤,丝丝织缝于那锦瑟的韶华里,弃落风尘,淡若烟岚。

雪花飘呀飘,我仿佛随着这些飞扬的花朵飘过江南的小巷,塞北的土地,飘过大江南北,一路上播撒着温暖,传递着美好与浪漫,预约着春的希望。铺展一片银装索裹。我看到水瘦山寒的冬因为雪花而丰盈起来,我看到人与人的心仅仅隔着雪花的距离,我看到亲人之间在雪中的相互取暖,我看到恋人手牵着手看那雪花漫天飞舞,我看到生命因为雪花而绚丽多彩。

温暖,是黑夜中的一盏指路明灯;让迷失方向的人走向光明;温暖,是雪地里的一团篝火;让寒冷的人们感到扑面的热气;温暖是沙漠中稀有的一滴水,让口干舌燥的人感到甘甜。

为你,纵然爱情是一杯苦酒,我也会含笑饮下不言悔。为你,纵然相隔千山万水,我也望穿秋水不思归。只因爱你,无关风月,爱你,只是爱你。

于是我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在春天的田野里,我们一同倾听清风低吟浅唱,将缱绻的温情和片片花事散开,默默相守,赐我一帘幽梦。

与大家在一起的每一刻,总有种冲动在心中颤动,而且这种冲动每天都会疯长,越来越强烈。然间幸福悄然降落,每个人的脸上都扬起了幸福的微笑。

雨,一滴滴砸在地上,砸在湖心水面,砸在路边的水洼里,激荡起一个个连珠水泡,亮晶晶的水泡儿荡羡着、炫耀着,此起彼伏,争先恐后,可爱至极。瞬间,那绚烂的晶莹与剔透,悄然破碎,便隐去了踪影,徒留下一圈圈涟漪,逐渐散开来,依次淡去,一副灵动美丽的场景,流动在人们的眼眸。

素年如锦,你在远方寄来牵念,与我吟唱指尖最美的年华。任花开花落,任幸福在心中开出一节节的繁花。你为我点亮了心灯,明媚了我的眼眸。我为你舞尽落红,天涯海角永相随。

丝丝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知疲倦的奏响生命的乐章。是欢乐、是感动、是关怀、是温馨。想天间小雨润如酥,让属于你的天空下起这美好的细雨,让柔情的雨滴滋润你的心田,冲洗去忧伤、情怨、哀愁,苦与痛,让欢乐,让幸福,激进飞扬!

谁的真情绵长了谁的相见恨晚?谁的守望润湿了谁的眼?等待终是山高水长。想你时你在天涯,念你时你在海角。你不在的日子,思念在我心中嫣然花开。我将牵念托与清风明月。将等待寄与日月流年。想你,久念成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