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逝,是欢乐与悲伤的交织。沧海桑田,是历史发展的变换。当每过一分钟,便对这世界多了一份理解、多一份感受,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长大。

每走一段路,便多了一份明悟,直达内心深处。一直都很羡慕那些常常去旅行的人,羡慕他们可以亲身体验到各种生活习性,各地风俗文化;开阔的视野,让他们不再局限于小小的圈子,生活变得多姿多彩的。而我,暂时没能像他们一样,因为身份,也因条件。但是,在生活里,我却不甘于平静,常常去行走、去踏青、去闲逛。深山里,曾有我那大声的喊声回荡;小路边,曾留下我深深的脚印;街道旁,曾出现我独自的背影……这些,虽不是长途的旅行,虽没有走出本省,但也一样收获匪浅,一样的可以增长见识,一样的可以更深一点地感受生活,贴近自然。脚步永不停息,心便不断成长。

我在天涯,四海为家,我在四海,天涯作伴。

喜欢用心去感受生活的人常常会有独到的发现,或许是对生活有不一样的态度,也或是对人生有更近一步的了解。罗丹曾说过:生活需要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是的,生活是多彩的,是斑斓的,是美好的,前提是如果我们能体验得到的话。而发现美的眼睛,不仅来源于心灵的窗户→→眼睛,而且更侧重于我们的心,一颗细腻的心,平静的,淡然的;如同水一般的流过,去覆盖每一个空隙,发现隐藏的秘密,惊喜。

爱好文学,爱好它优雅或沧桑的文字,爱好它能引起彼此内心的共鸣的力量,虽无声,但更胜有声,更能动人。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一个是活泼,一个是平静。是表面的还是内心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划法。而我,平时多数是活泼开朗的,和朋友们相处也还不错,都能聊来,有话题,或者是说有口才。但是我更喜欢沉默,喜欢安静下来去思考问题,去领悟人生;喜欢面带着微笑来倾听,倾听人们的话语,倾听生活的美好;喜欢去用心发现细小的东西,发现他们不曾被人发现的一面,比如少女纯纯的微笑,比如孩子天真的戏玩,也比如老人真诚的关爱。这或许才是真正的我,一个感性的我。

成长路,旅途上,特别的风景。今年的二月二号,因为某种原因,我第一次在网上发表文章,正式地走上了文学之路,开始接触到很多的文友、作家、编辑,收获很多,也深深感受到文学这个大家庭所带给我的温暖。陌生人、游客的点评,文友们的关心,还有编辑认真的审核,都给与我支持的力量,让我坚强地走下去,用心地写下去,把我对生活的理解,对人生的感受和朋友们分享,希望能找到知己。

从小便对文学有着独特的喜爱,爱它的美,爱它的情。起初,是从儿歌里面发现文学的节奏美,那种旋律。小时候的,读唐诗背宋词,朗朗上口,不知道原因,总觉得很美,只是说不出来。长大些,学习课本知识,了解不同文人的文章,慢慢地体会到作者的那种感情,所想要表达的思想。到后来,初二,我也开始了自己写心情日记,不是简单记事那种写法,而是写对生活的感受,有悲伤的,也有开心的,有怀念的,也有畅想的。渐渐地,迷恋上了诗歌,平时喜欢读志摩和泰翁等人的诗歌,也自己就写了很多诗歌,一般不拘于格式,但也有五言七律的,有点古风味道。再后来,又喜欢上了写散文,喜欢它的形散而神不散,喜欢它自然而真诚的表达,慢慢的,接触了很多作家,萧萧老前辈和贾平凹等人都写得很好,欣赏他们的作品……就这样,我走上了文学这一条路,你若问我为什么,我会答:只因喜欢。

梦是蝴蝶的翅膀,坚持是飞翔的力量,有爱就对着天空大声呼喊。

青春,重来不了,我的成长路,慎重走好它。选择了的,我不后悔。做了的事,坦然面对。听寻心的指引,跟着感觉走,并一直为之坚持不已。

从注册会员到初级写手,再从初级写手到现在的优秀作者,这段经历很是深刻,很是值得回味。有喜悦的期盼,也有彷徨的茫然,中间夹带着情感的抒发;每一篇文章、散文,每一次日记、日志,每一首诗歌,都包含了深厚的感情,用心去写,写出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写出生活带给我的感受。

作品,是文人的孩子,得用心去关爱,去呵护。然而,有些人却不尊重作者,胡乱复制、抄袭别人的文章,不仅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而且还心安理,一副貌岸然地样子,这不可为不知羞耻,简直是没有了道德,没有对文学的起码尊敬,没有对作家的一点尊重。在此,我倡议:坚持原创,打击盗版,还文人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重新唤起文人的创作热情,让我们在新的时代里挥缏执笔,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重现古之盛况。

成长的路,如同灯光下的照片,一闪下来,便成了回忆。有些人,你记住了;有些事,你埋藏了;有些爱,你懂得了。

成长的收获,最大的不是物质上的,而是对生活的理解,心境的提升。那种淡然,那份成熟。那种理性,那份真挚。

这就是我的成长收获,很多,很多,也很重,很重;无法用金钱来估量,无法用言语来描绘,只是心里觉得很充实,很满足。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