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情涯,月有冥畔,唯独一缕冰霜只是寒冷。

翻开书页,古龙的剑充斥着每一个铅字,一笔一划都是那么的洒脱,放佛每一个符号就是一位放荡不羁的侠客,从长发飘须到洁面小生,从温柔玉女到多情媚娘,无不是人间盛情穿插其中。繁复的情节,错综的思路,一步步地深入,一点点的凝聚,总能让人在意料之外收获自己的那份江湖情。

古今江湖,一把刀剑一束影,一个痴人一个梦。多少英雄,多少江山,不是云烟一过都入美谈,独红颜祸水,香消魂灭。影落空楼人不是,帘开雨来红颜唇,此中佳娥名无姓,愿付柔情伴君名。可怜那一个个倒下的美人,折断的萧笛再也吹奏不出那花开花落的哀伤,断弦的筝琴再也弹不出云舒云卷的忧愁。到头来,恩怨情仇白青发,红尘一笑人已老。

俯首相望,古龙的笔劲如剑意,轻轻的镌刻,深深地书写,白纸一层层的被浸透,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只有那酒中世界依然完整。一口酒,一句诗,侠客的豪情,浪荡君子的江湖。结束了,就像那最后一笔,画出了天涯,绣出了明月,可芳颜已老,不能再两相忘。

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段情的始末,那沾血的刀,那生锈的剑,不再出鞘,只等那流浪天涯的佳人,放弃情爱,奔赴明月之初。人生来无贵贱,武术也无高低,只是分好人和坏人罢了!野心也罢,善心也好,不是终究身不由自己,身死他人之手。若要凌驾人心毒计,何不固守一个人的江湖,直至天涯老去明月升,又是当年不了情。

太多的人,演绎出了太多的恩怨情仇,今天你给我一剑,明日还你一刀,冤冤相报何时了?看不清,也道不明,一个人明白也算成全了佛的大爱。不伤生,不为己,不贪欲,一个女人就足够浪迹天涯,共守明月。想想那仗剑走天下的初衷,想想当初那终日玩乐为业的子弟,因祸家破人亡,人财两空,于是仇欲填胸,苦行江湖,终有奇遇,得高人指点或偶得秘笈,从此便在恩怨中泅渡,身边的朋友死去,心仪的女子被辱,却未能手刃仇人,这是不是造化弄人,天意所为呢?

生活中,总有那么几个人,当你遇上他们的时候,你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自己曾经在某个地方遇见过他们?没错,那就是江湖,无情而又多情,现实的无奈让你选择了逃避,因而缘分也如黄土一抔,埋尽柔情。既然现实远了,那就自我筑造江湖,将自己囚锁在刀光剑影中,从此沉迷于其中,不理世务。可人终究是现实中的人,等江湖破灭后,最后还是要回归现实的生活。

忘了吧!那柳眉大眼、妩媚多姿的背影女人,她去了,我没看清她的脸,也没记住她的声音,只看到那飘飞的长发,被夕阳的余晖折射成了我脸上的惆怅。霞云犹飞,昏燕相逐,微风下的荻花随风飘扬,远处的灯火明明,我放下手中的剑,任月光刺穿我的心房。我倒下了,听见了宛若流水的琴音,听见了刀剑挥舞带出的风声,听见了远去人的悲凉叹息。

翌日,梦中醒来,世界在金庸的笔下重新生机勃勃,放佛这个世界不曾有过曾经的江湖。我再次打开书页,满纸文字讲述着不同的江湖。江湖中,正既是邪,邪亦是正,从不曾有过明确的区分。外表堂堂的君子工于心计,心狠毒辣的真小人无所不用其极,争名夺利,到头来一剑泯恩仇。谁的过错?不是金钱、权利和女人的过错,是人心的再次发育。这不就是这个肮脏社会的真实写照吗?利益与利益的交换,最终把大好河山搅得浑浊不堪。也许,江湖和社会本来就如此,恶人和真小人同属虫类,蛀断未来之树。

我们看不见希望,只因那厚厚的云层,只因那浓浓的烟雾,也许,这个世界本来如此,只是我们给予了太多的希望,所以忘记了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忘记了自己拥有什么?因而,还是小心提防那密林深处的暗箭,它们可都是些淬毒的杀人利器。

如果想在江湖中全身而退,那也是可能的,要么高人一筹,先发制人?要么逆来顺受,处处受制?很明显我选择前者,可我却实践的是后者,所以我矛盾,我内疚。

很多时候,人总是以选择来给痛苦命名,有人叫它天涯,也有人唤它明月,可我却希望——天涯明月共此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