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被里的爱

自从嫁给他,我似乎不曾感受他母亲的爱。我曾怀疑他母亲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听说他母亲十多岁就来他家做了童养媳,没文化,好在会生孩子:八年内就生了六个孩子,一女六男,够伟大的。而且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能够培养两个大学生确实不简单。有意思的是这两个大学生分别叫做“大路”“细路”。其中,“大路”就是我家的他。何以取这等搞笑的名字?据说他俩都是母亲做完农活在回家的路上生的。

婚后,我生下女儿的第二天,他母亲来了,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又生了个女儿。”我纳闷:我不是初婚第一次生孩子吗,怎么说“又生了个女儿”呢?事后,他解释说他姐姐和大哥二哥第一胎生的都是女儿,说我们在城里工作,生个儿子好。哎呀,什么歪理。我老妈生我们姐妹仨,我老爸多开心,常常向外人夸耀说生女儿就是福,女儿是货架,是贴心棉袄。从此,我有点不高兴了。只是逢年过节才跟他回乡下,至于拿钱拿物,拿多拿少,我都不去过问,我感觉他母亲根本不懂世故。反正,小孩是我老爸老妈带,懒得去处理所谓的婆媳关系。偶尔,老妈问及我他母亲的情况,我也临时去问他。只是在老妈夸耀他有孝心时,我有点失落,有时还笑老妈势力,不就是因为他在老妈面前多表现了几次而已。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过。

有一天,发现姐打来的六个未接电话。姐是没有急事或重要的事是不会连续打电话给我的。我即刻回电话。姐说,她在路上遇到他母亲,他母亲拄着拐棍,提着一床新做的棉被,艰难地往我家方向走,说是将自己种的棉花采回来请人做了一床棉被。姐还说她也打了电话给他,他没接,又因为要赶着上班,所以,就急着连续给我打了几个电话,希望我能抽时间早点回家。

早几年,老妈就说要从湖南帮我扛床棉被过来,终因路途远被我拒绝。去年,听他说他母亲也种了点棉花,但我没想过他母亲会为我们准备。因为,结婚那年去他家,我发现他母亲盖的是一床古老而陈旧的棉被,好在洗得干净,要不,我都不敢在他母亲床上睡。

我放下电话,急匆匆赶回家。

几个月不见,他母亲显得更憔悴了,灰白的头发随风飞舞,浑浊的眼神不忍让我多看。我快步走近他母亲,第一次学他的口气,亲热地叫了她一声“娘,您来了。”然后,接过她手中的棉被。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眼泪要涌出来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