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路遇叫温暖

倚窗而望,视线越过小区的大门,一条阔阔的柏油马路,一座穿行而过的石板小桥。毗邻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城市森林。

这儿是一处原生态的果林,林间梨树、苹果树,李子树三三两两相依而偎,白蜡树,胡杨树,老榆树旁若无人般肆意滋长,随意蔓延,爬上土坡,荡过沟底,俨然一派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模样。

林中树木葱茏,杂草丛生,芦苇草,芨芨草,三叶草,猪儿草遍布满林,灰灰菜,薄荷菜,苍耳子、蒲公英点缀其间,一派原生态大自然风光。林间本没有小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小路,这儿是我茶余饭后常去的地方。

在林间漫步,感受雨后的清新,呼吸泥土的芬芳,远离城市的喧哗,腾一方思想的空间。感觉时光划过指尖,似露珠儿打滚,似不经意间一眨眼,匆匆而行,仿佛岁月如蜻蜓点水,如雾里看花,岁岁枯荣,唯有一颗心从童年的万花筒,看出人生不同的模样。

杨树、柳树环林而立,仿佛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依傍着宽阔的柏油路,掩映着如倒挂月牙弯的街灯。风起杨柳依依,雨来杨柳沙沙,夜伴墨影婆娑,街灯如流光溢彩,氤氲其间,路在月光下伸展着轮廓,归家的路人在街灯的牵引下,轻轻融入城市的怀抱。

晨起,朝晖在林间涌动,鸟儿在林间欢唱,早起的我们穿林而过,走向一天的开始。每每走向石板小桥,都会遇到一位背有点微驼,银发沧桑,额角有着道道皱纹的老人,推着一辆拆卸改装的三轮车,车前一边挎着几个崭新的自行车外胎,另一边挎着水壶,毛巾之类的。车上坐着一位老太太,怀抱一把折叠椅,拐杖,身边挤着酒精炉,一把小木凳以及修理自行车的简单工具,驻足在小石桥边的绿荫下,老人先支好折叠椅,铺上一半毯子,搀扶老太太做好,再将另一半毯子四周掖好,老太太眯眼看着小桥上穿行而过赶早的人们,指着老人,努力地扯了一下嘴角,咿啊侬……复又指了一下身边的小凳,老人会意地笑了,坐在板凳上,抬手擦了一下额角的汗。

我常常会不经意间驻足,观望人潮,再看看身边的他们,忙忙碌碌的开始,简简单单的相依。“老爷爷我要给车胎打点气,可以吗?随着一声哎,老人麻利地扯起气筒,扣下进气阀,一上一下地开始打气,不一会老人熟练地捏了一把轮胎,就收了气筒,对身穿校服的孩子说,快走吧,别误了上课。

经过的次数多了,我总会看到骑自行车的学生路人停在小摊前,调整赛车把或车座的高度,校正一下脚蹬子,紧一下松懈的螺丝,给车胎打点气等,有人给老人给钱,老人摆摆手,有人一声谢谢,仿佛熟人般走了,老人忙碌着,老太太笑眯眯地盯着看。瞬间就有种感动,把忙碌留给自己,行个方便与路人,看似不起眼,却是我眼中一道温暖而亮丽的风景。

有一天和女儿去林中散步,路过小桥边的绿荫,一股淡淡的炊烟在清风中摇曳蔓延,酒精炉上老人正在热一碗粥,一碗粥两个人,我再看看老太太,始终是笑眯眯的模样。我忍不住走近老人:“大爷您这是要吃午饭吗?”老人笑笑:“是呀!指着老太太,老伴身体不好,得吃热的,每次吃不多,就多热两次。”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我,似要说什么,努力地张了张嘴,又点了点头。“大爷您这么一把年纪了,怎么不在家歇着啊!”我好奇地问道。老人看看我又看看老伴,仿佛在看自己的孩子,眼里满是怜爱。“哎,孩子们都孝顺,但离的远,家里只有我跟老伴了,老伴身体不好,不能走说话也不利落,呆在家里闷得慌,带她出来看看街景看看人,她开心。我呢找点事干,给路人行个方便。是风起迷了我的眼睛,还是那久已平仄的心湖,荡起阵阵涟漪,我感觉眼角潮湿,内心温热。

与女儿走进林间,看着女儿在林间欢蹦乱跳地逐蝴蝶,闻花香,吹蒲公英宝宝,间或爬上枝桠,那幸福的模样,让我禁不住去想,有一天女儿也许会像蒲公英宝宝一样远走他乡,而我会像这些树木一样,迎着风迎着雨,把思念的记忆刻成岁月的年轮,无论生命蓬勃向上也好,弯腰垂首也好,亦或枯荣憔悴也罢,我都要像这路遇的温暖,演绎丰满的岁月,延缓生命衰老的步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