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爱花,爱花的馥郁,爱花的娇嫩,更爱花灿烂地绽放。读大学时,校园里四季都有花,樱花、荷花、菊花、梅花,每个季节都有不一样的美。

清晨,走在去上课的路上,女孩总爱细细观赏,花儿萌出枝丫,渐渐盛放,觉得神清气爽。

那日,女孩看到人民海军破浪远航的新闻,雪白的浪花在舰艇周围翻涌,朵朵绽放在一望无垠的海面上,海鸥在浪花间追逐嬉闹。

女孩一下子就着了迷,当一名“浪花白”,成了她的梦想,她想将自己花季的诗和远方放在大海上。

那年,女孩报名参军,入列海军“浪花白”。

上舰后的第一个月,舰艇靠泊母港,训练之余,女孩喜欢站在舷边看海,看潮起潮落,波涛阵阵拍打着码头,激起一圈雪白花边。防波堤内平静的海面被风吹皱,泛着一朵朵细小的浪花,如白莲盛开,又如雪花散落,宁静的景色总引得她遐思万千。

第一次出海任务终于下达了。出航前夜,女孩兴奋得接连醒来好几次,她在铺位上翻来覆去,侧耳细听着海水轻拍侧舷的低语,迷迷糊糊间,终于盼到了天亮。

清晨,舰艇缓缓解缆起航。

战舰驶出防波堤,舰艏犁开万顷碧波,只留下一道慢慢消散开来的雪白航迹。女孩望向大海,一望无际的大海平展地铺向天际,胸中不禁涌出一股“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迈。

随着军港码头慢慢消失在视线里,舰体开始轻轻摇晃,海上的风越来越大,涌浪也随之增大。

站在战位上,她感到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舰艇抛起来,再压下去,循环往复。女孩的胃里开始翻涌,汗珠滴答滴答地向下淌。身旁的航海长望望她,默默递过一只垃圾袋。女孩实在忍受不住,第一次交了“公粮”。

那天下更,她是被两名战友架着送回住舱的,后续几天,女孩每天都在晕船,整个航次都狼狈得像个丢盔卸甲的“逃兵”。

半个月后,舰艇再次出海执行试航任务。第一天风平浪静,第二天波光粼粼,第三天晚上,突然开始高速航行,航海长告诉大家:“我们要转移海区,去找浪!”

什么?女孩心想:海况这么好的海区放着不用,竟然还要专门去找浪?心中不禁又开始打怵。

航海长解释道:“舰艇要进行大风浪航行测试,需要寻找4米以上的大浪区。”

这天上更,航海长特意带上了背包带,准备风浪大起来以后将自己系在立柱上。女孩问:“你不是不晕船吗?”航海长笑了:“海况差时,人人都会晕船,至于能不能坚持工作,就看个人的毅力了。”

说话间,风浪又增大了一些。

女孩紧紧拉住栏杆,望着山一般的浪头从舰艏正面拍过来,舰艏时而被按入海面,时而又被擎向天空。这一次,她将风浪看作“敌人”,将舰艏看作刺刀,舰艏每每被抛起落下,便是消灭了一个敌人。

瞬间,女孩竟忘记了晕船!这一轮跟更,她学得格外认真。跟随战舰乘风破浪的种子,在她的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经历了这次“找浪”,女孩成为一名女兵。

女兵的家乡来自祖国西南,普通话带着浓浓乡音,而日常工作却要求她发音标准、字正腔圆,要想取得独立值更资质,学会说标准普通话,成了最大难题。

战友教她一个“笨拙但有效”的方法:读报纸。那段日子,她没事就往文书的住舱跑,将最新报纸搜罗起来,一有时间就读报。

刚开始,她觉得不好意思,总是一个人悄悄躲到没人的地方读。后来,每次开班务会、队务会,战友都会让她先读一段,或者让她先发言。

慢慢地,女兵的普通话越来越好,业务能力越来越强,性格越来越开朗,在同批上舰的新舰员中,第一个取得了独立值更资质。

独立值更后,女兵马不停蹄地奔向下一个目标:攻克技能比武。

观测、计算、操控、报告,每一个科目都被她翻来覆去地练习了无数次。班长总是笑叹:“别人发愁,愁的是徒弟不用功,成天只知道吃饭。我发愁,愁的是徒弟太用功,不让我吃饭!”

渐渐地,女兵的脸庞添了些许粗糙,那是练习测算时被海风吹的,女兵的嘴角增添了几分坚毅果敢,那是在一段段航程、一次次值更、一遍遍操演之中留下的。

几个月的时间,女兵手中的铅笔不知用掉了多少支,草稿本不知用掉了多少本,终于在部门组织的群众性比武练兵中勇拔头筹。

这个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女兵,已破茧成蝶,伴着人民海军迈向深蓝的壮美航迹,成了一名真正的女舰员,唱响了新时代舰艇女兵的奋斗之歌。

后来,女兵深深地爱上了踏浪远航。

从舰艇母港到亚丁湾约有4400海里,数年间,她将这条护航路走了两个来回。

还记得,那是她的第一个护航旅程,也是她第一次在遥远的亚丁湾过年。

大年初一,女兵刚好当更,舰艇护送两艘商船前往亚丁湾东部海域解护点,其中担任队长船的,是一艘中国籍散货船。耳桥上,荷枪实弹的特战队员紧握望远镜,时刻注视着海面上的动静。驾驶室里,每小时都会响起商船报平安的声音:“一切正常。”听着这熟悉亲切的普通话报告,女兵感到心中暖暖的。

漫漫海路,舟楫万千。

犹记得,祖国商船的船员在甲板列队,于风浪中用力挥舞着那面五星红旗,侧舷悬挂着鲜艳的横幅,上面写着“感谢中国海军为我们护航”;犹记得,祖国商船从国内为护航舰艇编队带来新春慰问物资,舰艇派出小艇前去交接,小艇迎着亚丁湾的海风破浪前行,身后留下的雪白航迹;犹记得,补给顺访时,华人华侨携家带口驱车数百公里赶来,一遍遍仰望主桅的国旗,一次次抚摸高耸的主炮,一声声感叹祖国的强大。

随舰巡弋在亚丁湾这片特殊的海域,女兵不禁想起上舰后曾听说过无数遍的那段英雄诗篇:临沂舰、潍坊舰、微山湖舰组成的中国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一路逆行,转战3国4港1岛,安全撤离了数百名被困同胞。

“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的横幅,格外耀眼夺目,温暖无数心灵;“中国海军接你们回家”的话语,直抵中外人心,让绝望的人们重燃希望。

归途很远,祖国很近。撤离同胞抹去眼角激动的泪滴,不住地挥动手里的国旗:“祖国派军舰接我们回家,我们安全了!”“感谢人民海军!祖国万岁!”

在远离祖国的大海上,女兵更加读懂了祖国,更加理解了使命。

国家利益所至,海军航迹必达。脚下这片“流动国土”所承载着的安宁祥和和璀璨灯火,就是“浪花白”们义无反顾闯大洋的理由,是每一名舰员的无上荣光!

驰骋大洋的海军战舰女舰员们,爱花、爱美、爱春天;战风、斗浪、去远航!

“铃铃……”战斗警报再次拉响,女兵快速奔向战位。今年,她已接任班长,站上更高的起点,扛起全新的使命。

春已至,芳菲始。女兵如她最爱的万顷白浪花,向阳生长,肆意绽放……

(作者:黄海涵,系青岛海军某部干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