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时,刺槐发芽较晚,开花儿更晚。杏花儿开了桃花儿开,桃花儿开了梨花儿开,百花都开得差不多了,直到进入农历的最美四月天,槐花儿才不紧不慢地开始开放。

我相信,槐花儿是在等待蜜蜂的到来。每朵槐花儿都为蜜蜂准备了一兜儿蜜,它们从夏天准备到秋天,从秋天准备到冬天,又准备到春天,就是等蜜蜂来采。如果天气还不够暖,蜜蜂还没有来,花儿为谁而开呢?花蜜让谁来采呢?好了,蜜蜂终于来了,当发现成群结队的蜜蜂漫天飞舞,它们才不失时机地把花苞打开,将蜜兜儿敞开。

槐树刚冒出新芽,叶片还没有完全展开,槐花儿抢占先机似的,就纷纷开了。抬眼望去,树上见白不见绿,绿也是白中绿。槐花儿的形状是穗状,每支花穗上的花蕾和花朵都是一嘟噜一串,垂得沉甸甸的。槐花儿的颜色是蝶白,也是荧白。当千嘟噜万串的槐花儿开满一树时,枝头如落满了白色的蝴蝶。说是荧白,是指槐花儿白得像是会发光,哪怕夜里看去,仍白华华的,如玉树琼枝一般。槐花儿的香很难形容,真的很难形容。它是一种甜香、芬香、芳香,也是一种馨香。给我的感觉,它的香是普世的,平常的,亲民的,天下人无不喜欢槐花儿的香气。走在槐花儿树下,你只要呼气吸气,槐花儿的香气自然而然地就沁入你的肺腑,使你禁不住想说一声,哎呀真香!槐花儿的花香是沾身的,槐树林中走一遭,花香就沾在了人的头发上,耳朵上,眉毛上,也沾在了衣襟上。回家脱外衣时,怎么还这么香呢?原来槐花儿的香气吸附在衣服上被带到了家里来了。

二十多年来,每年的国际劳动节前后,我和妻子都会去北京的郊外密云采槐花儿。那是一条通向密云水库的土路,土路的左侧是山沟,右侧是山坡。不管是山沟的沟畔,还是山坡的坡面,都生长有刺槐,称得上漫山遍野。那些刺槐不是人种,都是野生,谁愿意采槐花儿都可以。我们像追花的蜜蜂一样,蜜蜂追着花期来了,我们追着蜜蜂,也来了。那些刺槐,有的已经长成了乔木,比较高,而有的还是灌木的状态,比较低矮。我们不可能攀上高树,去采那些高高在上的槐花儿,只能采那些长在低处伸手可得的槐花儿。我们人手一只加厚的塑料保鲜袋,就采摘起来。我们采槐花儿时从不折枝,把花枝保留下来,是为了让它们在明年春天继续发芽,继续开花儿。我们只采花穗,揪住花穗的梗子,轻轻一掐,整串花穗就摘了下来。我们不采已经盛开的花朵,花朵盛开之后,里面的花蜜就被捷足先登的蜜蜂采跑了。我们也不采还像大米米粒一样的花苞,花苞太小,还谈不上是真正成熟的槐花儿。我们只采那些刚刚打开的花朵,或似开未开饱满的花苞。在采花儿过程中我才发现,槐花儿的花朵虽然都是白色,花萼的颜色却不尽相同,有的是嫩绿色,有的是桃红色。不同的花萼,给槐花儿增添了不同的色彩。在我们正要采的花朵上,有时会看见金色的蜜蜂正在花朵上忙碌着,而我们一伸手,蜜蜂就飞走了。这难免让我们多多少少有些歉疚,觉得不该与蜜蜂们争夺一年一度的有限资源。

一开始采槐花儿,我们总是这树望着那树多,这树望着那树好,兴致勃勃,老也采不够。除了分头采,有时我们还互相配合。看见比较高的树枝,枝条上的花朵又很繁密,妻子够不到采,我就把树枝扳得低一些,让妻子采。我总是说:差不多了,够吃了。而妻子总是说:再采点儿,再采点儿。咱们吃不完,分给别人点儿。把槐花儿抓在手里,甜丝丝的清香扑鼻而来。槐花儿还是生的,我就想放进嘴里吃几口。想起来,小时候在我们河南老家,我和小伙伴们也爬到树上采过槐花儿。所采到的槐花儿,我们都是生着吃。我们像一群猴子一样,把抓口喃,把又甜又香的生槐花儿吃得有滋有味。把槐花儿吃完了,槐树的叶子也发了出来。没有了槐花儿可吃,饥饿的人们连槐树的叶子也吃。我大姐爬到树上,撸下槐刺的嫩叶,放进开水里焯熟,再放进凉水里浸泡一下,捞出来给我们家当菜吃。比起槐花儿,刺槐的叶子吃起来粗粗的,涩涩的,像嚼锯末一样,一点儿都不好吃,只是哄住肚子不再叫唤而已。

我记得,我们村里还有一种槐树。因为那种槐树的树龄都比较老,长得也比较高大,我们小孩子都把那种槐树叫成老槐树,或大槐树。村里识字的人,把那种槐树说成是国槐。国槐也开花,是到夏天的六七月才开花儿。国槐的花儿是米黄色,闻起来苦吟吟的。每天一早,细碎的花朵就在树下落了一地,人脚一踩,变得黄浆浆的。国槐的花儿肯定不能吃,我没听任何人说过国槐的花儿可吃。刺槐是因为树枝上长刺,所以才叫刺槐。在我们老家,刺槐还有一种叫法,叫洋槐。对这种叫法我一直不太理解,还有些排斥。有洋烟、洋油、洋火、洋布等,这些东西都是工业制品,当年都是从国外引进来的,带一个洋字可以理解。而刺槐生在土里,长在土里,干嘛还要叫成洋槐呢?后来我才知道了,刺槐这种树原生在北美洲,17世纪引种到欧洲,20世纪才由德国人在山东的胶州栽培。因这种树适应能力强,生长速度快,花香袭人,又是优良的蜜源植物,所以很快在我国传播开来。尽管知道了它的来龙去脉,我还是不愿意把它叫成洋槐,更愿意根据它的特点,把它称为刺槐。凡是身上带刺的植物,都是出于对自身的保护,比如玫瑰、黄刺梅、仙人掌等,它们既保护自己的花朵,也保护自己的果实。可贪吃的人类如我们,宁可冒着手指被扎破的风险,也要把槐花儿采一采。

凡植物都要开花,春夏来时,植物的花有千种万种。可是,能入口的花却少而又少,恐怕连千分之一都不到。回忆起来,除了吃槐花儿,我还吃过蒲公英的花蕾,吃过下进汤面条锅里的倭瓜花,吃过用玫瑰花儿做成的花酱,还吃过用白菊花的条形花瓣儿做成的凉拌下酒菜。别的五颜六色的花不管有多美,我都没有尝过。有一个词叫秀色可餐,它是用可餐修饰花儿的秀色,并不一定是真的可餐。

采来的槐花儿怎么吃呢?我们的办法,是把花朵或花苞从花梗子上摘下来,在盆子里用清水洗上两遍,放上一点盐,拌上一点面,放在篦子上在蒸锅里蒸。把槐花儿蒸熟后,浇上用新蒜砸出的蒜汁一拌,既不失槐花儿的甜香,又有蒜汁的辛辣之香,美味而富有营养,那是相当好吃。对于大自然馈赠的美食,不可独享,有时我们会把要好的朋友邀到家里,和我们一起分享春天的槐花儿。除了蒸槐花儿,还有一种做法,是妻子往槐花儿里打进鸡蛋,和成面团,擀成小饼,在平底锅里炕。待把小饼炕得外黄里白,外焦里嫩,吃起来也非常可口。这样的槐花儿小饼,吃时什么菜都不用就,吃着小饼,品着花香,我一口气就能吃两三个。

在北京吃槐花儿的当然不止我们一家,不少人家春来时都采槐花儿、吃槐花儿。我们听说,有的人家把槐花儿做成馅儿,可以包饺子,包包子,或做馅儿饼,也很好吃。妻子还听说,把春天采来的槐花儿趁新鲜放进冰箱里冻起来,到冬天也可以吃。以前,我们以为槐花儿怕冰冻,一动就硬了,变质了,不能再吃。不承想,槐花儿不怕冻,冻的过程是保鲜的过程,想吃时把槐花儿从冰箱里取出来化冻,照样可以吃出槐花儿的清香味儿。于是,去年再采来槐花儿时,除了留下当时吃的,妻子用保鲜袋把择好的槐花儿分成一包一包,封口后放在冰箱里。今年过春节期间,我们取出一包槐花儿准备做小饼吃。槐花儿刚化冻,花香便在室内弥漫开来,好像春天提前到来了一样。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