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相邀总是美好的。“明天天气好,带着家人上山吧!”友人在电话里说。想来我们三家人同上西山,还是去年深秋。其实,从我家向东几百米就是汾河,转身抬头,天天可望西山。然而不走近、不登临,不知不觉就有了疏离感。

北国之城,春天是要郑重登场的。一路微风,一路行人,都加快了向春深处赶路的步伐。往前走,色彩的层次逐渐多起来,最清澈的是柳树叶,最耀眼的是迎春花,最动人的是山桃花。花朵成片,或游如飘带,或状如泼彩。更多嫩嫩的绿呀黄呀紫呀,争先恐后从路边、地里、山坡和空中溢出来,流向四处。它们都在憋着一股劲儿,迎接春姑娘的隆重登场。

西山愈来愈高阔,呼呼地与我们相向而行。从老龙头跨进市区,西山绵延几十公里。它是这座城市的靠山,是乱世拒敌、寒冬挡风的天然屏障,更护卫着与它结伴而行的汾河。人们登高祈福,怀祖弘文,对西山充满了敬畏。不过,在平时,人们往往少有时间细细探访,所以它近在眼前,又总觉得那样高远。但不管怎样,春天到了,总是要动起来,上山!

离开市区,一路上都是要登山的人。遇上好天气,人更带劲儿。车辆川流不息,行人三五成群,还有一队身穿浅蓝色校服的小朋友,洋溢着欢乐的笑脸。

曾经,因开石凿矿,西山一到冬季,粉尘便随西北风倾吐,夏季污泥被雨水裹挟汹涌而下……好在近些年,西山换上绿水青山新装,蝶变成生态养眼的好地方。西山与汾河,一巍峨一平缓,一雄伟一婉约,为太原勾勒出优美的地貌画卷。

寒暄之间,车已开到长风城郊森林公园。下车,登临山顶,太阳就在我们的斜对面。四望皆春意,层峦尽斑斓。整座城市铺在眼底,高楼耸立处,氤氲着人间烟火气。远处,跻汾桥横跨河上,恍若一道彩虹。

相传,大禹打开灵石口,空出晋阳湖,可哪能想到,西山上也长出了这么多湖呢?我脚下就是一片湖水,清凌凌的,随意铺开,自然成形,好似把春天掬在自己怀里。

继续行走,路上一辆小车驶过,载着一家人。估计他们是订了“地球仓”民宿的游客,服务员正要把他们送往住处。只见“地球仓”民宿因势而设,有些房屋挂在山沿,与树为伴,早晨醒来可以看到全城第一缕阳光;有些房屋斜卧湖边,人们可静观落日,枕水而眠。

在友人的引导下,我们走进一间圆形玻璃房。房子好像一座小岛,一圈茶座沿着玻璃墙摆开,我们索性坐下喝茶、喝咖啡。大家兴致高涨,谈笑之间,都被西山的变化感染着。给我们倒茶的女服务生,面带微笑,举止优美。话语之间,友人不经意说道,姑娘是聋哑人。大家倏然间静默了。据说是茶馆帮助就业,招来这位女服务生。她每倒一次茶,大家都用手语表示感谢,她也向我们点头示意。渐渐地,大家又都和开始一样,愉快地交谈,暖阳和茶香在玻璃房里流动着,交融着……

西山之上,天空愈发明亮。环顾四周,看着在嫩草、绿树、红花、碧水旁边,那些弯腰劳作的员工,那些把西山装扮得越来越靓丽的人们,那些把树苗背上山、把垃圾背下山的人们……美好的心灵、互助的社会,让西山充盈着更动人的美。这美给了西山别样的生机。我们约定,以后每年此时,都要相聚在西山美好的春光里,一起为这美好助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