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周亮工列福建西施舌为佳肴神品:“画家有神品、能品、逸品。闽中海错,西施舌当列神品,蛎房能品,江瑶柱逸品。”引得郁达夫向往之,还错认河蚌是西施舌:“《闽小记》里所说西施舌,不知道是否指蚌肉而言,色白而腴,味脆且鲜,以鸡汤煮得适宜,长圆的蚌肉,实在是色香味形俱佳的神品。”

郁达夫错认河蚌是西施,大概不是舌头出错,怕是神思出轨,见形思伊,见色起意,看见青青河边草便疑是飘飘绿罗裙,实实是其难断绮思,弥漫心头的都是“螓首蛾眉,巧笑倩兮”。与郁达夫同德性的还有清朝的李渔:“所谓‘西施舌’者,状其形也。白而洁,光而滑,入口咂之,俨然美妇之舌,但少朱唇皓齿牵制其根,使之不留而即下耳。”

西施舌者,车蛤也,属蛤蜊科,不是达夫先生所谓河蚌。河蚌与车蛤,都“味脆且鲜”,河蚌却不是“色白而腴”,当是“色黄而腴”。梁实秋给郁达夫做更正:“西施舌属于贝类,似蛏而小,似蛤而长,并不是蚌。”想来,梁实秋也不用太认真,称蚌为西施舌,也不是罪。西施舌者,比喻也。本体或是专利,喻体却没注册;车蛤可以比喻为西施舌,河蚌也可以。

寻常佳肴,美曰其名,口舌生香,诱人得紧。猪脚叫佛手,藠头叫白鸡腿,滚肉叫东坡肉,面粉团子叫老婆饼,甲鱼炖乌鸡叫霸王别姬。味之于舌,齿颊生香;意之于心,韵味悠长。车蛤叫西施舌,河蚌叫贵妃舌,算是雅不封顶,与河蚌同科的田螺,以紫苏炒之,味道绝美,好像没谁给起一个可供遐思的美名。

形象不如想象,实味不如疑味,相见不如怀念,见之不如思之。就美食而言,吃不如看,看不如闻,闻不如做,做不如捉。钓鱼者,多不在吃,而在钓矣,姜太公之钓,味在钓也钓不着。一时半刻,钓三五千克,假钓鱼者,喜气洋洋;真钓鱼者,甚觉寡味。

吃菜之味,输于做菜之味;做菜之味,输于捉菜之味。河蚌吃起来当然好吃,田螺炒起来也是美味,而味之味者,却是河里塘里捉河蚌、田里溪里抓田螺。少年时,三月不知肉味,摸河蚌便是给全家打牙祭。盛夏时节,身不着衣,背着竹篓,赴小河,跳山塘,且游泳且捉蚌,集游玩与劳动于一身,正是少年心性。印象中,田螺多在田里,漠漠水田,青青禾稻,田螺如小石子,浮在泥上,拣就是了,抓就是了。河蚌要藏得深些,多在深水里,多在沼泽里,多在小河与山塘里。水若浅,自可手若筢子,在淤泥里到处摸;水若深,那只能用足扫荡,便踩到滑溜溜的,再用手导入水中,一摸,河蚌到手了、入篓了。

当年,入河入塘,踩河蚌,摸田螺,是少年美事,是美食盛事。如今经验不灵了。居老家许多天,忽起拣田螺与踩河蚌之想,唤堂客,端脸盆,下溪河,寻美味。沿小溪,溯洄从之,道阻且荆棘;溯游从之,一只河蚌,也没在水中坻。转至两山夹道的山塘,山塘水不深,刚没膝盖,脚横扫,手直荡,从塘之头盲目摸到塘之尾,一只河蚌都不曾触及手与脚。

不知何故,故乡人事,日渐模糊,故乡旧物,日渐依稀。比如青蛙,以前打田埂河畔走过,扑通扑通,青蛙排着队,次第跳田,惊起小水花,溅禾稻。难见了呢,便是晚上,蛙声也是稀稀落落,无复当年漫山遍野、满河铺田,歌声如遮天布幔,喧天盖地了。

恼恨河蚌无觅处,不知转入田中来。田,曾是水田;田,后是荷田。现在呢?田里没种禾,没种荷,没种何,依稀有些禾,依稀有些荷,依稀可奈何。田水不深,人踩进淤泥深处,也不过没膝。荷田午后,见有一尾青鲤游翔其中,踅足入水,欲捉之。鱼翔水,鸟游空,自在自由,哪是笨手笨脚之我能捕捉得了的?意外地,手触到滑溜溜的贝壳,一摸,呀,好一只河蚌,其大如掌,一只手包不圆。捉鱼不成,转频道,捉起了河蚌。不承想啊,这块小田,顶多是一分田见方,河蚌更比莲藕多。水浊,眼不见河蚌;浊水,河蚌不见眼。眼感不感,手感是眼,眼感不感,手感即感。手在淤泥田里摸,手尖是眼睑,手感是眼神。手在水田里横扫一下,一只河蚌便入手了;扫得好,不是一只,两三只呢。水田摸河蚌,好比砂石场摸石子,一摸一个准,摸得兴起,在田里打滚。堂客也鼓励与怂恿,说我皮肤有毒,田中水与水中泥可解——可解我入世久矣之身心之毒。

一连两三个午后,都来这一块水田,踩,摸,拣,每次都不曾落空,摸得河蚌满篓笼。堂客喜欢得忧从中来。河蚌易摸肉难洗。置河蚌于桶中,过三昼两夜,河蚌吐尽泥沙,清爽多了。然后,锅蒸之,水凉之,然后,从壳里挑出其肉。挑容易,洗不容易;若说田螺肉中废物是田螺肉之尾,河蚌之渣则含于河蚌肉之里,要一剪一剪,剪开其肉,将沙将泥,搓尽洗净。堂客搬了一条小板凳,坐一下午,才把一锅河蚌清洗毕。

河蚌之形,展现碗中,文人见,想象力丰富起来了。“惟蛤蜊名西施舌者,白肉如舌,纤细可爱,吞之入口,令人骨软。予曰:‘虽美不可言美,恐范蠡见嫉’。”吃个蛤肉,骨软神酥,酥了半边。

人称之蛤蜊西施舌与我谓之河蚌贵妃舌,色香味形是有等差的,河蚌非白肉,色带黄;肉质非纤细,其味胶韧;难吞入口,得牙齿嚼,嚼牛筋一样嚼,嚼得口齿生劲,嚼得口舌生津。自然,河蚌非西施舌,难清水做汤羹;河蚌得炒,像炒黄牯牛肉一样炒,摘紫苏,解腥气,添香气,冒热气,气腾腾,趁热大啖河蚌肉、大亲贵妃舌,“清热滋阴,养肝凉血,熄风解酒,明目定狂”。

回家乡吃河蚌,你看清滚滚红尘,可以安心静气,感受岁月静好。居故里山水中,吃河蚌肉,佐绿蚁酒,陪亲人坐,过慢生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