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清是多少次走进奥林匹克公园了。

那年,我突然生了场大病。在病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公园就成了我常去的地方。在此之前,准确地说,在2008年北京因奥运会而建奥林匹克公园后,我守着它整整五个年头,都没有真正进入过。住同幢楼的一位朋友玩笑着说,这座公园像“咱家的”,你还不去逛逛?

我也认为这座公园像“咱家的”,像上天赐给我们的一份巨大礼物。但我没有进去过一回。一个人待着时,我就会胡思乱想:“咱家的”也许本身就有一种暗示,因为是“咱家的”,就会觉得随时可以进去,因而心理上产生了一种懈怠和轻视,有了一种不用着急的意味。

有时,人生就这样充满着奇怪。比如我,刚刚跨过知天命的门槛,命运就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让我嗅到死亡的气味,零距离接受到死亡的一次威胁和挑战。凉彻身骨的死亡音讯,让我瞬间全身麻木和不相信。对!像不相信自己中了一张彩票,或者像范进中了举,莫名其妙地有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直至出了医院,朋友们似乎觉得我可以云淡风轻一番,说,你应该多到公园里走走!离公园那么近,你多去逛逛!我不知道我的生命与公园会发生什么样的关系,但从此仿佛总有人在耳边说,你到公园去走走,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此时的公园仿佛成了我的一根救命稻草、一张救命符。

在一个很寒冷的冬天早晨,终于,我由妻子陪着走进了奥林匹克公园。

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治疗,我的身体明显消瘦,浑身上下提不起精神。轻飘飘,薄如纸片,轻于鸿毛,一阵风都会把我刮跑……我的心情也与冬天公园里的景象十分契合:天空灰蒙蒙的,公园清冷冷的,草木蔫儿吧唧。大地还没有返青。但这不算什么。我和妻子自小都在乡村长大,对公园里的泥土、河流、草木的气息,并不陌生。尤其是我,觉得公园里的浅山就像家乡长着枞树的丘陵,没有什么特别。妻子倒显得高兴。因为在这之前,她与邻居就经常在这里散步,熟悉了公园。和我散步时,她把邻居告诉她的一切告诉我,哪里有池塘,哪里有棵树,哪些是原有的,哪些是后来有的……

妻子闭口不谈我的病情。哪怕我想谈谈和她提过的一些打算、要面对的死亡及一些困境。她只是专注地陪着我在公园里走。因我气力不支要在椅子上坐一会,可以说说闲话时,她也只是说她在公园的见闻。公园里有人跑步,跑得汗淋淋的;有人推着童车,扶老携幼地转悠……有了人,公园里当然就有了生机,有了让我的心灵不再孤独的精神力量。尽管只有片刻。但片刻就足以让我享受生的愉快和欢乐。那时,我的眼睛会停留在面前的泥土上,停留在冬天铁青色的树木上,直至延伸至高邈的天空。

我第一次感觉到奥林匹克公园真的大,大得一眼望不到边。

大概就是因为大,奥林匹克公园分成了南园和北园。无论南园还是北园,都有逶迤的山包,都有深陷的人工湖泊,更有公园遍栽的一棵棵或高或矮的树木……这个被称为北京“亚北区”的国家森林公园,面积达一万三千亩。它既远离尘嚣又贴近城市中心,成就着这个城市的国家森林板块。所以北京人称这是首都的“绿肺”。

大多数时间,我们只在公园北门走动。即便是这样,我也有了一些比较——北园不经雕琢,少一些现代化建筑的气息,更多保留了原有的乡村风光。一切显得那么朴素、乡土和原始。这就不像南园,那里有很多人工景致,有很多娱乐设施,当然也就有很多现代的建筑和喧闹。逛公园的次数多了,在公园里的时间长了,公园里的每一条道路、每一座湖和每一棵树的位置,以及那条河流的声音,都被我悄悄熟知了。

从冬到春,我还在按部就班地接受治疗。而逛公园几乎成了我家的一门重要功课。在我身体尚在接受治疗,一切都没有把握,也无人告诉我生命的好消息时,稍有时间,妻子就会陪我到公园里散步。我们呼吸新鲜的空气,看各式各样的人游园……当时北京的公园里,自然生长着形形色色的“抗癌乐园”。所谓“抗癌乐园”,就是癌症病人聚集在一起,或练气功,或以病友交谈的方式“话疗”。据说这使病人受益,起码会增强他们战胜疾病的信心。在奥林匹克公园,我经常看到练气功的人。但我没和他们搭讪。我只是悄悄地看着他们,心里暗暗为他们祈祷。

很快,我走遍了奥林匹克公园的角角落落,感受到了那里一草一木、一花一鸟的生命姿态。冬天,枝叶落尽,公园一览无余。只等几场春风吹过,满世界有了绿的气息,公园里就一天比一天绿了。如果恰好赶上“五九六九,河边看柳”的时令,我就在河边看根深叶茂的杨柳,看它们冬春交替时的变化。那一排杨柳,先像是涂上了一抹绿晕,又像凭空腾起一层绿色烟雾。接着,它们伸出一条条绽放绿芽的枝条,在风中摆动。那情形有点睡眼惺忪——大地苏醒无疑还需要一段时日。

草色遥看,几近于无。春天还没有大张旗鼓地到来,公园里的一切事物都在沉睡,空气里有着一丝丝的清凉,有着草木与土腥气混合的气息。当然,这样细微和明显的感觉,只有像我这样生命正经受严寒考验的人才会发现。

待我下次走进奥林匹克公园时,我经历了一次必要的手术,已在医院住了40多天。这时候的公园绿了,浅浅的,碧桃、山桃、榆叶梅、海棠、连翘花……都次第开放了,或红或黄,或白或蓝的花,努力地绽开成一簇簇模样。描红挂绿,魏紫姚黄。整个公园弥漫着一股花的馨香,让人如同走进香雪海,眼睛里也落满了花。许多游客围过去,用手机和照相机拍照,拍全部的花容枝貌或一些细节。一时间,公园土丘上,小河边,或充满花海的宏大叙事,或凸显花朵的纤弱局部,然后,花们在朋友圈里妙曼流传。

我从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看过花,这时也开始做一些记录。

比如,2016年3月20日春分这天,我就在公园里。

在身体渐渐恢复之时,不管天晴天阴,只要不下大雨,妻子就陪着我走进公园,感受植物生命的轮回。随便走到哪里,哪里都有花香。花们喧闹了一天又一天,等大多数花儿开过后,河边生长的杨柳的柳絮便出来了。柳絮像人们曾描写的雪花一样,漫天飞舞,只是,人们感觉不到它的沁凉。柳絮肆无忌惮,招人厌烦地粘在人的身上,甚至钻进人的鼻孔,让人打喷嚏或者嗓子发痒……依然还有花开,这些剩下的红白紫花们,鲜艳着,招展着。让人觉得花朵充满了惊喜。

而我惊喜的是,我还能看到这些花——当然,我的惊喜更为巨大。

我还特别用心地捋了捋公园里那些花开的时间和顺序。我知道了,三月底至四月初,有淡淡的水红色的山桃花开,一簇簇黄艳艳开放的是连翘。四月上中旬开的花,有红艳得发嗲、显得妖冶的碧桃。黄花绿叶的黄刺梅,比碧桃的花色淡。枝头一片水红的是垂丝海棠,白中缀绿的是丁香,有些贵妃气的是海棠,还有大而肥硕的樱花和细细的榆叶梅。四月下旬至五六月份开的有鸢尾花、蒲公英、绿波翻滚的绣线菊,还有优雅的二月兰……二月兰尽管冠以二月之名,却能持续地开到六月。

随着逛公园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发觉我真的喜欢上了奥林匹克公园北园的乡野之气。当然,公园不是乡野,它的土地是公共道德的产物。同时,公园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许多热爱公园的人的。但在我心里,公园分明就是我一个人的,是我心灵独自滋长想要的神圣场所。此时,我有了一个特别大的心得:相比较人类,我更喜欢自然、喜欢花草……便是这样痴痴地想,我就彻底地忘记了我正在经历的病痛以及对命运的遥不可知,而在心里小声地喊了一声:亲爱的公园!

我觉得我这样喊,不是一时的矫情,而是相信很多像我这样走进公园的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赞叹它的建设者,毫不例外地念叨它的好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