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清明节,全国公安文联和浙江省公安厅共同举办了“致敬•缅怀•奋进”2024年全国公安系统清明主题云诗会。我和公安诗人李东风作词、公安作曲家周广彤作曲的歌曲《请再给我一个春天》有幸在诗会上播出。

这是我们共同为一个年仅36岁的女警、公安楷模刘欣创作的一曲青春挽歌。

去年9月,受黑龙江省公安厅的指派,我们几位龙江公安作家齐聚七台河市公安局,在著名公安诗人艾明波老师的带领下,筹划刘欣同志的事迹报告会。随着采访的深入,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双眼。

刘欣,从警13年,有12年在绝症中煎熬,但她向光而生,在死亡的威胁中完成了人生璀璨的逆行,将自己的大爱留给她无比留恋的土地河山。面对她的遗像,面对她年迈的父母,面对她走过的小路,面对那些为她哭泣的社区群众,作为一名老警,我不断地扪心自问:“刘欣,我拿什么奉献给你……”这次的工作经历,让我更加深入地走近了这位警界英雄,也让我感到了自己对生命、对死亡的无可奈何。

或许我只有诗歌,只能用诗歌来为她歌唱,来告慰不朽的英魂。于是我创作了长诗《用心呼唤你的名字》,之后又与周广彤老师不约而同地表达了为刘欣写一首歌的愿望。在李东风老师的帮助下,共同完成了这首《请再给我一个春天》:“请再给我一个春天,当桃花开满山,还留恋熟悉的小路,还牵挂夕阳下的屋檐。请再给我一个春天,守护万家团圆,永爱这平安幸福人间,火一样温暖。”

为英雄立言,以诗心告慰警魂,这成了我从警多年进行诗歌创作的一个重要的主题。

火热的警营,每天都在演绎着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的背后,有无数兄弟的青春热血和讲不完的铁血柔情。警察这个职业无上荣光,作为一名诗人,每一次提笔为他们书写,我的内心都充满了激情,于是有了2005年3月为任长霞同志创作的长诗《春天,我们在寻找一位女人的身影》。

写完这首诗之后,我在内心许下了一个愿望:如果能够获奖一定要去河南,到任长霞的墓前去拜谒。也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评委,此诗在隐名评审后,获得了全国一等奖。那个有雨的黄昏,我来到了河南登封。第二天,我伫立在任长霞的墓前,无语凭吊,久久不愿离去。

2010年,我惊悉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王江逝去,我创作了长诗《写给王江》,此诗入选《公安记忆》诗集。2013年,我写下组诗《多彩的姿态或者我的兄弟姐妹》,尝试从普通人的视角观察警察的别样人生。

人民警察都是血肉之躯,但正是他们头顶国徽、肩抗星光,在无数人的瞩望中,才有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奉献平安建设的无敌力量。

“握在手心十分钟,就会有汗水为它包浆,这鲜血喂养的警徽,你别以为她不会流泪,和白菊花一起,拥抱父母妻儿,某个节日寂寞的角落,一个人的江边,没有风的星空下,你猜不到的那个偶然,有一种泪水独自饮泣,不想让你看见的泪水,都是大慈大悲。”这首创作于2020年的《别以为警徽不会流泪》,来自一位刑警向一位被害人的父亲告知案情的现场。看到捶胸顿足的父亲,看到转身擦去眼泪的刑警,我也忍不住赶紧跑到走廊,偷偷擦去眼泪。

警察的泪留在心底,警察的血染红了大地。

难忘2021年11月25日上午,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平山派出所副所长李纯平同志,面对持刀行凶歹徒,英勇无畏、奋力搏斗,身中三刀,不幸壮烈牺牲,年仅57岁。李纯平同志牺牲的第三天,我就带领采访组深入兰西县,采访英雄的战友和家属。

“我们家老李这三刀是替别人挨的。他是替老百姓死的。(遇到这种事)老百姓能躲,警察往哪躲……”李纯平的爱人、一位普通的乡村教师李艳霞是这样深刻和深情地诠释了人民警察这个职业所特有的尊严与崇高。长时间以来,她说的这几句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现在早已镌刻在我心底。

作为一名诗人,我常常为自己语言的苍白无力、为自己无法更加丰富地展示人民警察的生活与内心感到纠结和惭愧。在完成了近万字的反映李纯平同志事迹的长篇通讯《初心不改映警魂》之后,想着李纯平只给我们留下了牺牲前25秒钟的视频,我又写了一首短诗《好想听你说》表达了自己内心的遗憾。

李纯平为平山镇的平安奋斗了一生,只留下了几张照片和一段视频,我真想听他说点什么,哪怕是几句牢骚或者一声叹息,可是,都没有。他们可以在大地上流尽鲜血、他们可以为人民献出生命,他们留给我们的却很少很少。

那一年,也是一个寒冬。在小兴安岭脚下,我握别了我非常敬重的老警大哥、绥化市绥棱县四海店派出所民警张国森同志。他从警一生扎根山区,年轻时在一次办案中,因为从井里捞起一名犯罪嫌疑人而得了风湿病。

当时条件艰苦,没钱也没有时间及时救治,最终导致一节脊椎坏死,终身残疾。和他道别是在寒冬的深夜里,握着他冰凉的手,我格外地心疼。

第二年3月,我正借调在全国公安文联,带领一个文学创作小分队在西安采访,噩耗传来,我的这位老哥哥竟然在退休的当天夜里因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悄然离去。听到这个消息后,悲泪簌簌滚落。“他是为警察这个职业而生的。”一位领导这样深情地评价他。

当天夜里,我一边流泪一边为他写下了挽歌《老张,你别走》:“老张,你真的走了吗?你舍下了自己,舍得下这闪光的警徽吗?你舍得下岁月,舍得下这亲如手足的兄弟吗?你舍得下悲伤,舍得下每一个村庄那绵绵的炊烟婉转的鸡鸣吗?你舍得下清廉的餐桌,舍得下病痛的妻子舍得下没有怨言的两个儿子和膝下哭着叫你的孙子吗?你爱过的你愁过的,你抚摸过的你喂养过的,舍不下你!老张,你别走……”

3月的小兴安岭,杜鹃花开了,我却无法在这个春天挽留一位护佑大山平安的警察哥哥,只能在遥远的城市以一首长歌送他远行。

作为一名在诗歌旅程上执着前行的歌者,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孤独和寂寞。在我的身后,有无数个前辈兄弟,在我的前面有采撷不尽的壮阔风景。独自一人的街头,万家灯火里偶尔有警灯闪烁,仰望天空无数的警徽照耀,能为警魂书写,即使最冷的冬天,我的内心也永远充满着感动和温暖。

于是,多年一路走来,我参与了首个全国公安诗歌内刊《剑胆琴心》的创办,参与编辑出版了33卷本的《琴剑诗系——全国公安实力派诗人丛书》《剑胆琴心——中国公安诗歌评论集》《中国公安文学精品文库》(1949-2019诗歌卷)《中国公安诗歌大展》,为中国公安诗歌建设奉献了自己的力量。

诗歌是文学的哲学,警魂是警察行动的原点。为警察歌唱,是每一位诗人的光荣。今生有幸成为一名警察,作为一名公安诗人,我愿以一片诗心告慰警魂,沿着自己的诗歌理想一直走向远方。

(作者系黑龙江省绥化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