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人的诗,印象中有“雾谷云销妙剪裁,好风相送上瑶台”一句。瑶台何在,到底虚无缥缈。倒是真有好风相送去江城,武汉江城的车谷。

车谷在武汉之南,作为中国车谷,东风、神龙、东风本田等五大汽车公司总部在此,还有十来家整车生产厂,几百家汽车零部件生产厂家。车谷车谷,中国车谷,车多如谷,造车业像谷物一样生根发芽,生机勃勃,开花结果,地名有吉祥意思。

车谷守着不远处的长江,江边有山,大军山。山并不大,海拔不及两百米,孤峰一挺,雄踞长江岸边,俯瞰激流。人看水,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看人呢?浮生须臾,何不自在?琉璃易脆,及时行乐?人生一世,顶天立地?水有声,哗然而过,带走了多少哗然的历史。地方志上说,三国时,吴魏交战,陈兵两山之间,故以大、小军山名。小军山已经是繁华地,大军山依稀有山林隐逸气。据说昔年周瑜和黄盖诈降曹操,就在这大军山之地。

大军山外还有设法山,传说诸葛亮常登临此地,手执羽扇,静伫远眺,更于山头和周瑜商议设反间计,除掉了曹操麾下懂水战的将领蔡瑁、张允。民间故事里,又说诸葛亮立下军令状,三天造十万箭。那天,他在山下踱步,见一位农夫扎草人驱赶飞鸟。诸葛亮驻足与其攀谈,农夫道:“凡事要设法,天不设法,地不设法,只有人设法,才能对得起天地。”说话间,嗖嗖声响,农夫儿子射来羽箭正中草人上,如此才引得后来的草船借箭。鲁迅先生评《三国演义》说刘备之德近乎伪,孔明之智近乎妖。奈何民人的心性向来烂漫、向来浑朴。实在,人生不妨少一些设法,道法自然为大道,道法自然为大法。

和大军山、设法山相比,纱帽山的历史更为久远。相传大禹后人禹青带人在汉南一代疏江筑坝,围湖造田。一年夏日,大雨冲垮了堤坝。百姓痛哭,禹青悲伤之下一头青丝变作白发,顺手摘下纱帽,扔进滚滚江流,纱帽漂至决口处变得越来越大,化作一座小山,挡住江水,山形也近似纱帽。

这自然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了,但这样的故事传说干净透明。

纱帽山一代为商周文化遗址,出土过不少文物,有商周时的石凿、石锛、铜斧、铜矛、铜箭簇、铜螭纹、鹿骨、狮骨、陶耳坠、陶纺轮、陶鬲、陶豆以及西周的板瓦、唐代的莲花纹砖。多少苍茫的往事都过去了,倒是一些器物作为见证。

我最喜欢纱帽山附近出土的商周古器天兽御尊,形如喇叭,颈颀长有美人韵致。天兽御尊为觚形酒器,容量颇大,殷商贵族好酒,荒于政事。周公担心这种恶习会造成大乱,让康叔在卫国宣布戒酒令,不许酗酒,那文章至今犹存,是《尚书》里的《酒诰》也。天兽御尊可谓美器,见古物而思古人。《易经·系辞》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是无形的,万物各自有相,拘禁于相,所以孔子才说君子不器。君子心怀天下,不同于器具,或为酒具、农具、茶具、炊具……有相即有形,如此怕是难思无涯、学无涯。君子不器,君子的思想不器、行状不器、气量不器。

纱帽山隔空遥遥望着武湖湿地。湿地多鸟,青头潜鸭、白鹤、白枕鹤、白头鹤、黑鹳、东方白鹳、遗鸥、大红鹳、白腰杓鹬、白琵鹭、灰鹤、小天鹅……日出日落时景致尤好,水染成橘黄色,风轻轻吹着,吹淡了暑气,人也进入一个纯净而妥帖的氛围里,得了饱满的地气滋养,精神健旺。芦苇遍泽,野鸭扑腾觅食,蝉在大片蔓延的绿意里声嘶力竭长叫不止。不远处,长江水日夜奔流不绝,卷来无穷无尽的地气,也给人无穷无尽的灵气,心头潮湿而温润。草木遍野,鸟雀飞飞停停,阳光下,流水像从梦幻中流出。草木朦胧入眼,耳畔一时宁静。地气安宁,有说不出来的妙境,五脏六腑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服帖,肉身与灵魂一下子稳当了。

在江边码头,见到胭脂鱼的名字,心底暗暗叫好,有种艳丽,有些芬芳。胭脂鱼幼时身形如山,形扁,背鳍高耸像一叶帆舟,故有一帆风顺的美誉。成年后的胭脂鱼躯干可达三尺有余,背部低平,黑色条带褪去,通体或红或黄褐,一条鲜红色纵带头尾贯穿全身。那日夕阳下垂,站在芦苇丛中,江风吹过,想象一条通体颜色像胭脂一般的鱼游在水里,映得波光泛红,是桃红,时隐时现像红霞笼月,游动飘忽似回风旋雪。

在江边,风吹来江心的气息,也传来历史的况味。据说明朝崇祯年间,夏口修拦水长堤,有艺人胡某在挑工、船夫、农人中说书。可惜其人名已不存,但此风浩荡。五百年前是一家,不知道那胡姓人和我祖上关系如何。

湖北评书多说三国故事,水浒英雄、隋唐好汉、岳家将。正所谓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湖北评书尤善于诉说草莽英雄的事迹,其中有风,让人亲近的民风。在评书故事中,英雄与王侯,复兴与灭国,追击和逃亡,都沦为唇齿的谈资,谈资而已。宋时百姓就喜欢听评书,每每听到刘备得胜则大喜过望,刘备败走则暗自垂泪,听到曹操得胜则一脸忧戚,曹操大败则喜不自禁。

【胡竹峰,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空杯集》《墨团花册》《中国文章》等作品集三十余种。曾获鲁迅文学奖、茅盾新人奖、孙犁散文奖双年奖、丁玲文学奖、冰心散文奖、丰子恺散文奖等多种奖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