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字纸相赠:“万金宝剑藏秋水,满架图书发古香。”上联出自《西厢记》唱词:“万金宝剑藏秋水,满马春愁压绣鞍。”下联出自陆游《小室》诗:“窗几穷幽致,图书发古香。”万金宝剑近乎梦呓,满架图书倒是写实,只是未发多少古香。

近来流连山水,书读得少了。古道西风,人在天涯,回忆那满架图书也是好的。回忆里纸页纷纷,常常有连绵的文字,说的是出将入相的故事,寒食落魄的故事,才子佳人的故事,贩夫走卒的故事。文章是案头山水,山水乃地上文章。地上文章读得多了,心中多了锦绣气,书卷气到底少了,每每在旅途中总会怀念起书本。今天想起传奇,明人张四维的《双烈记》。

张四维文名不显,《双烈记》又名《麒麟记》,据《宋史·韩世忠传》铺排而成。戏文写宋人韩世忠投军京口,遇梁红玉,结为夫妇。鸨母嫌弃穷军汉,韩世忠愤而出走,在镇压方腊和勤王报国中得官,率兵驻守镇江,抗拒金兵。梁红玉击鼓助战,历来被人称颂。金山江上一仗,大败金兀术,将金兵围困在黄天荡内。金兀术买通奸细,掘河故道逃走。梁为国忘私,上本弹劾韩骄兵纵敌。朝廷念韩世忠夫妇之忠义,非但未降罪,反而擢升韩为横海、武宁、安化三军节度使,梁氏亦封为两国夫人。秦桧谋害岳飞,韩世忠面斥权奸,悲愤辞官,夫妻二人隐居西湖。最喜欢剧中韩世忠出场时的一番话:“少负屠龙志,想伊周功业。丈夫余事,苍天苦何意,使英雄困屈?半生淹滞,袖中三尺剑,叹空自光芒贯日,倘一时离匣,风驰电掣,扫除妖魅。”

古人行旅,书剑飘零。此刻,囊中无书,腰下无剑,好在心中剑气犹存,与道不同者割袍断席。

管宁、华歆在园子里锄菜,地上有片金子,管宁挥锄视其与瓦石不异,华歆捡起金子,踌躇片刻又丢下了。二人同席读书,有贵人乘轩冕走过,管宁诵读如故,华歆废书出门,一脸羡慕。管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果然,管宁一生隐居,高洁终老,八十有余。华歆步步为营,任尚书郎,任豫章太守,任议郎、司空参军,累迁尚书、侍中、尚书令、御史大夫,任魏国相国,册封安乐乡侯,任司徒,升任太尉,晋封博平县侯,享年七十五岁。华歆那样的人物也堪称一代风流,史书上说他富贵后,清纯德素,淡于财欲,前后宠赐,诸公莫及,一生不置产业,两袖清风。曹植说华歆“清素寡欲,聪敏特达。存志太虚,安心玄妙。处平则以和养德,遭变则以断蹈义”。如此人物,亦一时俊伟也。所遇非人,我辈只能与打更母鸡、青面獠牙、獐头鼠目辈割袍断席了。魑魅场上,魍魉横行,其中坐席再柔弱,生而为人者也并不愿意上前。人到中年,身上的剑气越来越淡了,心里却升起剑气,与道不同者一刀两断,快剑斩断尘世繁杂的乱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