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记忆,在流逝的岁月里渐渐褪色,当它变得苍白而又模糊的时候,命运却安排了这短暂的遇见。以为已经忘掉的人,恢复在记忆里;以为不再记得的事,也一件件浮现;那些原本以为消褪的记忆,竟然变得如此清晰……

记的谁说过,遗忘并不是记忆真的消失了,只是你找不到了。是谁说过放出去的感情收回来的永远只有两种:要么悲伤,要么幸福。

如果一个女人能被这样一个男子爱着,她还能说不幸福?可是我会毫不思索地说这不是我想要的幸福,我不想娶个女人回家就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个人空间。我想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肯定不会后悔,别人不是很了解我,往往说我是当局者迷,我想我对妻子是有感情的,因为习惯了。有时候习惯也是一种爱情的表现方式,缺少了自己个人空间,并不意味着就能宣布一段感情的终结。心里有万千感慨,“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执子之手,与子谐老”并不是每对情侣都能做的承诺,承诺往往都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如果真的做到那又是何等的幸福。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不愿提起、记起那些过往,可是现实却让人无法忘记,无法拒绝。正如我夜夜无法主宰的思绪一般,只得在最无助的时候,把头深埋进怀中,任把一切想起。面对记忆中渐渐模糊的一切,以为自己就要忘记了,就可以逃离了,却不曾想瞬间的变化让一切画面又清晰起来,甚至比经历更为清晰。有时候,我会很突然地生出一种叫不舍的情绪,总觉得有很多时间就这样白水一般从我们身边流走,从未被珍惜过。

人,该是坚硬,还是软弱?

我还是没有勇气吧,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失去很多喧哗的热闹。不过好歹也可以看清楚自己,就像在这一刻以前,我对别人说谎,从来都是骗了自己。有时候不是上天在捉弄我们,而是我们自己在捉弄自己!

时光,一点一点的悄悄溜走;思绪,一波一波的跌宕起伏;抖落满身的尘埃,溅起阳光下的粒子,看清屋内的另一个宇宙,一点一点的远远坠落,我始终怀着一颗淡泊的心,与时光静静地对视。

流年若沙,从指缝间溜走,从裤脚边飞逝。光阴付了清风,青春负了年华,一生有多少时光值得浪费?有几度韶华可以挥霍?暗淡的月影透过斑驳的树枝洒落一地,那是谁也拾不起的感伤。

忘了、放了……

然后,明明白白上路。去期待属于自己的幸福……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