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入夜了,不知你今天怎样。听说,南方的天气很热,而北方依然凄冷荒凉。满眼流沙,满心凉意。我们两个人,陌生又熟悉。精神世界里,有了一个你,阴霾也变得美丽。说一声爱你,即使会消散于风里,我也会相信,能再次与你相遇……

——雨若婉晴/文

亲爱的,今夜我想对你说,能够遇见你,你告诉我是上帝安排的缘,而对于我,只能说是偶遇。偶遇,看似简单,但怎么也忘记不了你给的感觉,每当回忆,心里依然是酸酸甜甜的味道。我曾陷入遐思,坠入情网。这些天,不断的希望,不断的失望;可是,就在我想要封笔忘却之时,你竟奇迹般的出现了。那夜,我无眠。真的好想和你畅谈到天明,只是,你家的公主还等着你照顾。也许,我们已错过豆蔻芳华,风花雪月的年龄了。繁重的生活重任,已将彼此的身心压的不堪重负。在没有和你相恋的那段日子,我曾经看见你的签名“心里有座坟墓,葬着未亡人。”是的,每段恋情的过后,总会留下或多或少的感伤。失去,也许是因为当时都太年轻,不懂得如何去爱,等知道爱了,却发现,认为值得爱的人已经被别人爱了。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风吹麦浪,忆着曾经的情。多年后,依然想念,可是却中了“相见不如怀念”的毒。轻轻的,将那个曾经相爱过,现在依然爱,但又不能爱的人埋葬在心里。茫茫苍穹,容不下想念的伤,浩瀚碧波,荡涤不了相恋的影。默默的牢记心里,不是不爱你,只是错过花期……

亲爱的,今夜我想对你说,能够爱上你,你告诉我是前生注定的因,而对于我,只能说是巧合。巧合,看似无理,但怎么也跳避不了你给的悸动,每当风起,心里依然是涩涩酸楚的回味。我曾陷入情思,坠入爱河。这些天,无情的伤痛,陶醉的幸福;可是,就在我想要割舍掉想你的心结时,你竟准时的出现了。那夜,我无眠。真的好想和你畅谈到天明,只是,你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处理好。也许,我们不在青春年少,一见钟情的执着,已渐渐的隐退。你曾经跟我说过,做男人好累。男人是难人,也是劳工。我说,难人也是幸福的难人,劳工也是甜蜜的劳工。我们的相遇总是来迟了一步。你已有了妻女,她们将是你一世的责任,一生的相守。我之所以深深爱着你,是因为,你忠于家庭,忠于妻子。有时,我再想,假如我真的是你的妻,我会让你幸福吗?我为了某人学会了做饭,学会了洗衣,为了某人,学会了做家务,为了某人,我要开开心心,有质量的活着。假如我真的是你的妻,你会让我快乐吗?他曾经为了我,守护病床前三天三夜;他曾经为了我,风雨兼程;他曾经为了我,这一刻,竟然不知他还为我做过什么。这么年来,彼此已经形成习惯。平淡相守,最美的风景,莫过于一对暮年老人相依看海滨日落。曾经许下承诺,相扶相守慢慢变老,一起坐着摇椅慢慢摇……

亲爱的,今夜我想对你说,能够想念你,你告诉我是前世欠下的情债,而对于我,只能说是因果。因果,看似玄妙,但怎么也推脱不了你给的炙热。每当黎明,心里依然是温温暖暖的情愫。我已深藏过去,放逐回忆。这些天,莫名的感伤,无法释怀;可是,就在我想要抛开想你的念头时,你竟然真的出现了。那夜,我无眠。真的好想和你畅谈到天明。只是,我还有好多的工作没有处理好,疲惫的身体已然不能陪着心流泪。也许,我们不是真正相约好的网络恋人,也许,我们太过熟悉,也许,诶,也许已没有也许。你曾说过,精神出轨,也是出轨。我说,肉体出轨倍受谴责,而精神出轨,没人在意。与贫富无关,但与内心相连。如果,没有感觉,如果,没有牵念。又怎会试着演绎隔空爱恋。我追求的柏拉图爱恋,也许,是在跟自己的灵魂谈恋爱。自你走入我的世界,我发现,我竟然爱上自己。一个人,静静的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在多年前,我就记得你。只是,那时没有勇气接近你,只是,那时没有恋上你的资本。现在,我也没有,只是,一颗成年女人心,鼓动了尘封多年的情感。我一个人,书写着情话,可是,这些,你并没有理会。反而成为了我提升写作水平的媒介。我们都是来自于传统的家庭。也许,这份隔空的爱恋,我们谁都负担不起。如果,一旦动了念头,你能带我浪迹天涯吗?我想,我们谁都没有这个勇气。我们真的迟了,这一世,在交叉路口相遇。停一停,还是会各奔前路。依然心相系,何怨身相离……

亲爱的,今夜我想对你说,认识你真好,也谢谢你给予我的温暖。我们相遇在人海,聚散千里之外。每每星稀月圆之时,我将片片柔情寄予天上流云,终将有一天,她们会将柔情带到有你的那个城市,化作点点细雨滴落你到你心头。你我约定,不会让对方担心,不会让对方失落,不会让对方难堪,不会让对方难过。我问你,如果再次相聚,我们装作不熟悉,还是很熟悉。是不是很尴尬?你说,我们还依然装作不认识。我笑而不语,装作不认识,对于我真的好难好难。今天,又忙碌了一天。但不是很累。很充实。爱着一个人,真的感觉好甜。那段迷失于象牙塔的情缘,依稀记得那样真。我们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我们期许着幸福的现在。真的,有时候,遇见也是种难以表白的幸福。这个北方的春天真的有点冷,你如一米春日暖阳折射我的心房,让我从容的拥抱春天,等待夏天。有你的城市,早已锦绣繁花。我喜欢木棉花。依如高大伟岸的你,好想靠在你的肩头,静享期待已久的温柔;我喜欢紫荆花,依如灵秀多才的你,好想依在你的怀里,聆听你有力的心跳;我喜欢一池的青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依如我们的爱恋,纯静,圣洁。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依如,你和我。隔空红颜,默默的站在远方欣赏……

亲爱的,今夜我想对你说。人生相逢必相惜。从唐诗宋词的雨中寻你而来,从元曲国画的山水中寻你而来。抛开浮华,挥毫泼墨,空留余香。伯牙与子期相遇,弹出高山流水之情;这是一世的知已,一世的朋友;山伯与英台相爱,咏颂梁祝化蝶的凄美;这是刻骨的柔情,悲壮的爱恋;陆游与唐婉,虽为挚爱,但自古忠孝难两全。成全了孝道,却负了红颜。清照与赵明诚,佳人才子,互敬互爱,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再聚少离多中,幽怨长叹。在生离死别后,孤独终老。我最爱的词牌《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今世,我们算是什么?没有真实的牵手,没有踏实的相拥,没有可兑现的承诺。多次告诫自己,莫要贪心。借用朋友的一句话,只是想要一个拥抱,没想到多了一个吻,多了一张床,多了一个证,多了一个房。多了很多的责任。正是因为曾经的贪心,才换得今世我们只能把精神交付于对方。除此之外,我们真的一无所有。我们的现实世界,还要扮演着好多的角色,我们谁都输不起,更伤不起……

亲爱的,夜更深,情更浓。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可是,不忍一气都说完。我怕,从此后无言以对。你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讲给男人的。我说,是讲给人的。因为讲给猪听,猪也听不懂……可是,你却说:一个人对着牛弹琴,弹了半天,说你也不回应一声,我都弹了半天了,……其实牛也听不懂。我心颤了一下,是啊,能怪谁呢?都是弹琴的错了。如果想抒发自己的情感,何必再意对方的鉴赏能力。依如我们,就这样倾诉着过往,畅谈着未来……

今夜,你不会再来,或许,今夜,你有她在身边不便来,或许,今夜,你悄悄的来过,没有被我察觉。不管怎样,我将一池的心事借月光倾泻全城。真的,为何偏偏喜欢你,喜欢你,我恋上了黑夜,喜欢你,我恋上了寂寞。寂寞和孤独是不同的。寂寞是因为想你,孤独却是心无所依。就让夜色静静的将我包围,隔空红颜的爱情,注定了今夜依然独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