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微亮,还未睁开的双眼,四处一片模糊,只有那些响彻云霄的鞭炮的轰鸣,阵阵敲击着还未睡醒的心!揉了揉双眼,努力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想起了埋在心里的祖辈,想起了这些年的生活,想不起的却还有那么多!不知道是不是我又在犯错,老天要让我仔细琢磨琢磨!

我独自醒来,听着那么多的鞭炮声响,享受着本应是死人该享受的东西,莫名的想嘲弄一下自己,嘲弄那颗半活着的心!清明,我们在回忆着家里的那些去世的祖辈,找一些关于他们的记忆,然而,我很失望与忐忑,我没有关于他们太多的记忆,我也无法去追寻那些生活在不同世纪的人的生活,我唯一有的,只是一颗心,迷惑的心!

每一年我们都在纪念我们的祖辈,也同时在祈祷他们能保佑我们平安,我们总是在与去世的人对话,讲着自己的需求,然后一遍一遍的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同意!然而有多少能够得到回应?人能够好好的去世,在我看来是一种得道,他在人世已没有了奢求,故能走的那么坦然,虽然这世上也有好多人走的不那么心甘情愿,只是因为活着有太多变故,我们并未能逃离,自然而然的就摊上了磨难!有人说活着是一种艺术,我想死也应该是一种艺术吧!把人生的那场戏尽心的演完,不给自己留下遗憾,那得走过多少路途,流下多少汗水啊?我曾想,有机会我想和他们说说话,问一问他们在世时的人生,而当我真正面对时,却心里充满了恐惧。记得许多年前的一个梦境,从来都没有感觉到那么的特别,我死了,莫名奇妙的就这样的离开了人世,躲在排满座位的教堂里,整整齐齐的椅子,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四周静悄悄的,一直坐着走过了夜晚,看到了第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进教堂里,我突然觉得我应该是害怕阳光的,不然我就会灰飞烟灭的!于是我到处找地方躲藏,从第一排匆忙的跑到了最后的位子,可是阳光还是一直的跟着我,走到了我的眼前,我知道我是跑不了了,在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在世时的记忆,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那么多的话还没有说完,以及那么多不舍的人,我还在留念,心里充满了不甘,特别的不想就这样过完了我的一生。终于是被吓醒了,额头渗了一层冷汗,醒来漆黑的房间,耳旁的空气不停的骚动,像杂乱无章的音符,笑话着我!我看了看外面的星空,稀疏的星星竟让我有了那么一点儿高兴,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以后每当我想起那个梦境,总感觉生和死是那么的微妙不可思议!我们都还活着,有的时候却像是死了一般,但又没有去世的人那种特有的看透世事!活的行尸走肉!有的人走了,然而活在了天堂,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那么的潇洒!那么的怡然!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说的是人的生死是件大事啊!的确,活的精彩,死的痛快!那么谁能说它不是一件大事呢?然而,活的精彩是多么的不易,死的痛快是多么的艰难!人生那么多的变故,动不动就成了磨难,动不动就让你发狂,于是我总是讨厌上天和我开玩笑,因为最后,笑的总是它,哭的总是我!要想活的精彩,必须有自己的生活态度,对待磨难的不屈;必须有自己的理想目标,向往未来的美好!那样的人生起点,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精彩的电影,人生的长篇记事!面对死亡的恐惧,是多么的令人无所适从!回想一生走过的路途,点点滴滴,能记起的记忆里还有多少遗憾,不能记起的又有怎么的悲凉。走到路的尽头,才转头看一路的风景,我们好好的欣赏了么?踏出最后一步时,我们是否还有很多或者一个不舍?但再回首,无论你的不舍是多么的深,都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因此,死的痛快是相当的艰难,那必须要以精彩的人生作为基础,但生又怎么容易呢?

细数,人生也就两万多天,不长也不短,几十个清明节我们都会在纪念祖辈,后续的年代,轮到的也就会是我们,如何走过自己的一生,如何让自己在死后的天堂里骄傲的再续另一个轮回,那便需要一种生活的艺术,源自灵魂的艺术,精彩的生活着!

也许,清明的时候,我们不该总是祈祷平安富贵,学学祖辈的人生艺术,灵魂艺术,仔细想想自己的生和死,酝酿出自己的人生价值!那样的清明更让人舒心!就像现在,听着蛙的鸣叫,看着微风吹动的叶子,天空不算明亮,有些乌云,又要下雨了,一颗抱着遗憾的心终于还是得到了满足,清明怎么能没有雨呢?不然也太对不起那首优美的诗词,不是吗?细雨敲打,却依旧是那么的舒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王威廉,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教研室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野未来》《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倒立生活》等,文论随笔集《无法游牧的悲伤...

到过旅顺口的人都知道,白玉山下有条穿城而过的龙河。河不长,水流也不急,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这是一条倒映着无数历史片段的城中河,悠悠河水日夜向大海倾诉着绵绵不绝的情思。 我老...

童年时,我家几乎天天吃萝卜,炒、炖、生调、蘸酱、炸丸子,萝卜再难吃出新花样。我们拧巴着不吃,扭脸转头,皱眉噘嘴。母亲说明天中午用萝卜烙糊饽。糊饽?我们两眼放光,欢呼雀跃。...

回到家乡江苏常州,发现到处都贴着一句“教我如何不想她”,这其实是一首老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上世纪20年代颇为流行,常州人都熟悉。我用常州话念...

许多河被唤作“母亲河”,那么有些山是不是可以叫作“父亲山”呢? 记得初中的一堂地理课上,老师让同学们介绍自己心目中的母亲河。家乡有河有溪的,都介绍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而我的...

一 页面发黄边角发皱的一摞旧书,留下被时光磨损的痕迹。有的掉了封面,有的少了封底,这种残缺也犹如人的一生。如果直接抵达完美,那或许才是遗憾。 父亲在春天里走了,我带走了他的书...

机动三轮车“咚咚”狂响,眼看着那座大山愈来愈近,巨大的石块和翠绿的灌木仿佛正迎面而来。我的大儿子一再催问,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姥家。我逗他,要是没有眼前这座山,马上就到了。儿子...

有一阵子,我的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虫子,蝴蝶、蜻蜓、苍蝇、蚂蚱什么的。我收集的虫子中肯定不会有臭虫,世界上好像也没人画臭虫,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画虱子,虽然宋徽宗说虱子状似琵琶。...

贾志红,女,笔名楚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驻会作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驻校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黄河》《中国校园文学》《散文》《人民日...

这个题目原本是二十年前拟的一个书名,小题目也拟了三十来个。如今我已无力写作一本书的容量,但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集邮往事,足够写成一篇几千字的短文。 集邮的门槛很低,人人皆可集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