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甚好,透过窗帘,铺了一地的金黄,像极了秋天的麦场。厨房里,水壶顶不住压力滋滋作响,它还没有从困顿中解脱,翻滚着飘起,以为成熟。

这个夏天我住在昭通郊区一座四层楼的二层,房子有120㎡之大。也实属无奈,经济拮据,只得于此。后,也心安起来,如此便宜的地方倒也让市中心的住客们羡慕。地方够大,放些运动器材,还很有余。卫生间和厨房宽敞的很,几个人在一起操作亦可。这些是房子使得我欢喜的地方。

此前,在南顺城——昭通繁华之地住的习惯。习惯了那里的阳光通透,习惯了那里的车水马龙,特别是从阳台远眺,晴日里总有些女子莺莺燕燕的来来去去,心里也添得几分喜色。那几条热闹而简陋的小巷,我不知走了多少遍,却难以走厌。在巷中行走的拥挤是这样情趣盎然。对面几多女子,袅袅婷婷而来,或清淡丽雅或浓妆重俗,亦是惊艳。穿行而过,余香缭绕。于是搬家一度让我难以适应,没了那些趣味。平日去买菜的熟人不见了,也就不再愿意起灶做饭,生活似乎已经荒芜。

来这里数日,从心里的落差到平复终是用了很长时间。那站在北京等等高远的地方的心里在堪忧一日三餐之后,就荡然无存了。现如今,只有昭通,只有这生存的一地。也就,入了乡,随了俗,在生存上无多想,只与身边三教九流的人互相称庆。表面如此,心却躲在一处,想一天到来,飞越重洋。

待静下来,我就会想起昔日。也许,只有这动荡的生活,才会想起我们曲折的爱情。

其实,我是承受不了回忆的。我怕过去像针一样刺得心疼。那里,站着一个向我挥手,微笑的女孩子,那里有一个经常哭鼻子的她,我们静静的在夜晚的操场边上,在起伏的太平河岸边,只有她的哭泣声和我的心跳。

即便今天颠沛流离,无定所,无依靠,在这夏季阳光灿烂的日子,也独独想起她来,无论多么苦难的遭遇,有多么不济的事情发生,每每回忆,她的身影惨杂了惊喜和忧伤而来。虽然和现实衬比,我难受异常。可关闭心门刹那,心里安稳沉甸甸了许多,从而一心做事了,她不知不觉中成了莫大的力量。

想,昭通和搬家竟与她无关,还无端的想起她来,是心念没来由升起么?不是。是张爱玲的离索,是她的没有人间烟火的生活,使得独居的我再也压抑不起自己的性情,奔涌起来。昨天,还在哀怨一个人的生活,抱怨世间最无情的是空寂。而读了张爱玲才晓得独处竟也有这般远离尘味的美丽烟火。我漠然中一丝欣喜。仿佛我看到了民国上海的宅院里,张爱玲被男子盯着不偷闲的神情,眼睛里心里遍地都是张爱玲。那种闲适的悠然使人沸腾。就像与她走在校园,只在侧面端着她,也不愿牵着她的手,吻上她的唇。这样在自然里游走,是爱情最美的风景。

当几年,我痛恨自己的对感情的胆怯时,也欣赏这爱情留下的恬淡。如今虽变了味道,我唯一的心却没有改变。我依旧喜欢她傻傻的问我爱情的意味。我也钟情自己看向她的痴狂。以前,没有明白她的突然沉默,在心里辗转之后,才明了女人对未来现实的追求是大于爱情的间歇,她想的超前,否则今天在这一无所饰的屋子里,和她一起,若是在物质上,我会无尊严的窒息。可我留恋。这曾经的“爱人”。纵使,她已经将爱去掉,可在我心里依然如初,对她百般眷念。我宁愿时间停在过去,拥她一团繁花似锦。

我记着,鹏飞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夕阳的衬里,独坐学校东园的草坪。满脸的泪水,一个男人很不可思议的哭掉了。鹏飞问我,真的动感情了?我哽咽了。我是真真切切的爱着。现在每根肠子都如断了的撕心裂肺的痛。从我知道喜欢、暗恋、爱情等等字眼,从没有因为一个女人疼痛的哭泣。最多的时候是伤感一下而已,时间轻易的将分离给了文字,就算暗恋了几年的女人,至今也无回忆的冲动了,独独这段感情萦绕起来,久久不散。是忘记不了过去我们并不以为爱情的水乳交融。

在夏天,在大伞一样的榕树下,我们仰躺。她盯着蓝蓝的天,倒下的头发任风吹拂着,然后闭上眼睛问我,在乎么?那是第一次她主动把感情挂到了嘴边。一秒钟都没有迟疑,我说,在乎。你在意我的过去么?我在乎你,不在意你的过去。即使我对她的过去一清二楚,可从一面之缘起,她整个人都落入了心里。那个夏天清凉,雨后的天使得人神清气爽,而我被爱情的火热围拢了,像置身火炉一样,心里暖到极点。

那次去外面和几个朋友吃饭回来,我们悠忽着,就来到了操场,一圈一圈的走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待宿舍熄灯,要分开,她才支吾着把话说完。她说,现实会阻止一切的。我注视着她,想眼前这个女子敢不敢和我去爱一场。我说,我相信你说的,但我更笃定我们的感情,天荒地老。我们相拥在月下的操场,约定一场没有物质的纯纯的爱情,以一年为限。

第一次吵架是我印象极其深刻的。在我们没有订约感情之前,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我们把语言的重度都当作玩笑,轻轻一抿了之。而此刻的吵架总是以对相互的重伤结束,我们翻老账,数落彼此的不是,我就像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嘴上说不在意,心里却记得那么清晰。吵过,我们都后悔。再向彼此道歉,忏悔,发誓再也不会了。我说了狠话,她以为我会保护她。我以为我可以保护她,在她精神最脆弱的时候,去做她的保护伞,给她晴空。却始终让她失望。可谁知道,我转过头的瞬间,心如刀割,泪如洪水决堤。

别人都断言我们的感情不会走太久,当他们知道我们秘密交往的时候。其实,我曾经的心里也有一种声音在喊,告诉我不要因为寂寞生爱。可我不想错过这斑驳的爱情,就算是痛是苦,我不想错过。从军训眼睛碰到那条宝蓝色的裙子起,到与她相处的每一天的每一秒里,我都是这样的欢喜。我站在人群后面,就是为了多看她几眼。

当我面对这座城市的陌生,就已经无力回转过去的山盟海誓。可记忆这鬼东西总是不时的浮动出来,飘得眼前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是,漫山遍野的,像栀子花一样盛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雪花曼舞,为你点燃几许心香 深冬。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面对着易安居士的塑像,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题记 雪花曼舞,寒风呼呼。我来到济南,来到漱玉泉边,走近你的身前...

昨夜一场雨,天凉好个秋,秋,静静的来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秋,静静的来了。秋的季节,多了些丝丝凉意,秋高气爽,天蓝,蓝的心旷神怡,蓝的清晰,蓝的明澈...

现在过得还好吗,没想到会收到电子邮件吧,写信的话虽然更能够表达想法,而且看起来还有渲染力,但是容易出差错,就像上次那样,我想了很久才写好,结果…,都悲催死了,不过无所谓了,...

谈起摆摊,对于我来说并不生熟,因为我经历过摆摊的苦与痛。在我十几岁那年,就从农村来到很远的北方城市居住,因为条件有限,只能和哥哥租房生活。那时哥哥在市场上摆摊做生意,而我有...

秋天开始降下寒霜,灭掉所有的痕迹。 气流永远自由,就像熟睡以后的梦一样漫无目的。 天空中永久停留的星斗依然闪烁着,相似精彩的美点,在我的心中它们是麒麟和凤凰的化身,像春季里的...

在去栾川老君山之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攻略。首先好奇的是别的地方有没有也叫老君山的,搜了一下,全国各地的老君山居然有十来个。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或是有传说遗留,或是因...

一天早晨,开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我决定进去看看。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要选一个菜市场进去逛逛,看看摊位上的菜品,听听叫卖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根据熙来攘往的顾客和摊主...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