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的孤桐」

螃蟹威风凛凛,“武将军”迈着“外八字”,后脚赶不上前脚,爱摆架子、爱耍武威!会钻洞的螃蟹如此,一动不动的山脉也有威风的一面——呈东南—西北走向的阿尔泰山,一股巨大的寒流旋涡,如头顶一口锅。聚集于此的西伯利亚寒流,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绕成天地间最大的棉球。白色的气流云团如同深不见底的巨锅,锅里有多少法宝,无人知晓!头顶一口锅的阿尔泰山想必是大自然的宠儿。我们只知道,这里的雪季长、积雪深厚,四季分明倒是从未缺席,却多少有些偏心——这里的春天、夏天、秋天,三个抵不过一个冬天。前、后者天数相比,并不多,反而差得远!春天、夏天和秋天,悄然而至、默默离开,纵使不甘心,终因力量悬殊,只好忍气吞声!春天是老大哥,年纪稍长,自然胸怀宽广。

今年,春天来得晚,来到额尔齐斯河上游更晚!潺潺溪水隐没在蓝色薄冰之下,“猫”了一个冬天的小鱼相互叫唤着“醒醒,快醒醒,春天来了……”迷糊中,随大流稀里糊涂地“溜达”。小鱼迷糊,可可托海一直人间清醒!可可托海不是海,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穿越无边雪原,我们来到阿尔泰山中部富蕴县城北、路程牌51千米处的可可托海。这片“海”以“四两拨千斤”的神力,在过去的数十年,托起国家的重任、民族的希望。“海”有原来的面貌,高出地面两百多米。不服输的人们,硬是依靠原始的人力,把这里挖成了两百多米的深坑。一正一负的矿坑现场,形成了巨大的视觉效果。由坑底部盘旋向上的十余条螺旋形车道,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热血青年的奋斗历程。“海”有个美誉,叫“地质矿产博物馆”,已知或未知的、叫得上名或叫不上名的矿,都能在这里找到。

高段位的三号矿,今人亲切地称之为“功勋矿”。上世纪的那个年代,吸引着全国的科技青年奔赴,18岁的山东青年付明聚是万千科技青年之一。站在功勋矿观景台护栏边,我伸出一只脚拍照打卡,图说如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矿坑底部早已积水漫腰,不确定性,目之所及的深不可测,让包括我在内的众人心生恐惧!久居城市的人们,在解说员的“嘚啵嘚啵”下,常一知半解,对解说的内容囫囵吞枣!功勋矿的异质性所带来的新鲜感以及油然而生的爱国情怀,早已成为吸引亿万国人打卡的无可雄辩的理由。回望七十多年前,付明聚刚刚电工专业毕业,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三号矿建设大军中。这里百废待兴,一切从无到有。在一次野外高空作业中,发生意外,付明聚不慎坠落。受当时医疗救治条件限制,青年的命保住了,可后遗症留下,留在了躯体上、刻在了心田,成为了青年永远的痛!付明聚退休后,曾回过老家居住。人的情感是诚实的,理性常常不是感性的对手。付老终究割舍不了这片曾数十年洒热血的热土,重返故地,并选择额尔齐斯河的上游——潺潺溪流边安家。

付老是个浪漫之人——夜夜在头枕河水、仰望星辰中入眠,日日又在河水催促、牛羊“哞咩”中醒来。一台老旧的收音机成为他与外界沟通的桥梁。这样的浪漫独一份,只有当事人才懂其内涵。他收养了许多流浪小动物作伴,如小猫小狗。附近村庄的哈斯木一家,每月都给老人运送生活物资。当然,也包括小猫小狗的口粮。小哈斯木说,老人爱回忆家乡菏泽,谈及年少时的人和事,尤其是家门口、路两旁随处可见的梧桐树。他选河边安家,想必早已把阿勒泰的疣枝桦当成了家乡的梧桐树。

一场暴风雪过后,热心善良的小哈斯木发现付明聚的家塌了,老人不幸离世!乡里给老人修了墓碑,碑上刻着其籍贯、姓名、出生与卒的年月。长眠于此,山河无恙,与日月同辉,估计是付明聚的遗愿!我在坟前鞠了三躬,按传统习俗祭拜,并陪老人聊天、说话,当然,少不了聆听关于他的青春岁月故事。“这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临别前,数次回望墓碑,突然发现,老人终于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如一株“乡树”梧桐,孤独地守护着额尔齐斯河,守在了功勋矿附近。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王安石的《孤桐》:“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明时思解愠,愿斫五弦琴。”梧桐深耕大地,树干屹立挺拔,正直伟岸又虚心。在阳光照射下,老当益壮,愈加繁茂强壮,树荫更浓,盛世的孤桐仍怀揣理想和抱负!

「“地球之耳”的孤桐」

王安石的《孤桐》借梧桐树托物言志,单独的树虽孤傲不合群,然,志向高远,甘于奉献!付老最后回归其毕生奉献的热土,某种意义而言,命运自己掌握,自主选择才是真幸运!然,在历史长河中,有的人却在命运之手的安排下“被动”地成为了一株“孤桐”,扎根充盈着沙漠、盐壳地表的“地球之耳”——罗布泊。罗布泊的中心区域,从高空俯瞰形似一只耳朵。这只耳朵像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的大耳朵,大耳朵旁是世界上著名的干旱中心,西侧是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

一提及罗布泊,大多数人并不了解。正是一知半解,加之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恶劣自然环境,甚少有人能走进罗布泊,走出的则更少。一来二去,罗布泊披上神秘面纱之余,还增添了令人恐惧的色调!祖籍广东的彭加木就是长眠于此的众人之一,他是一名科学家,有抱负、爱国、坚韧,是与癌症病魔作斗争的勇士。小时候,听街坊反复说到彭加木的故事。耳濡目染之下,有了好奇心——梦想着,长大了要靠己力走进罗布泊,亲自祭拜乡贤!这一想法,如同一颗种子,不知何时扎根在了我的心底,也不知何时因浇水、施肥,生根发芽了!当内心容不下这个想法时,我决定付之行动。彭加木先生是1980年6月17日走的,掐指一算,时间距离先生逝世已有四十余载。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来到了乌鲁木齐,多方打听,试图寻求志同道合者一同进入。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生地所原党委书记潘伯荣先生听我说明来意后,突然来了一句:“你冲着彭加木先生来的。”过了一会儿,潘先生自言自语,“往年春天乌鲁木齐很少下雨,今年下雨了!彭加木先生在天之灵知道,家乡来人了……”潘先生支持,心里自然欢喜,而我却开始发愁,怎么进凶险的罗布泊?单枪匹马风险太大了!

6月16日凌晨,原本说好一同前往的数人,找了各种理由要求延期。次日就是先生离开的日子,老人口中讲究的“正日”,我必须立即动身。好事多磨,一波三折。在接近哈密高速路服务区停歇的那会儿工夫,租车司机突然要求加价,必须在上车前将全程费用付清。其结果自然是双方不能达成协议,我祭拜的花篮、铲子、行李等物品被无良司机丢下。眼看着夜的大幕就要落下,我的行程状况百出,内心真是焦虑!心想,还是先到哈密,到了人多的城市再想办法。我一连拦了三辆过路车,说明来意,或许对方看到我拿着一把铲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吧,婉拒了!突然,遇到“三一重工”新疆市场部的一辆会务车,我说到哈密,支付油费,对方竟然答应了!欣喜万分的我,二话不说,上车坐到了后排。一宿忙着找车,未眠未吃喝,真有点疲惫!缓了一阵,我问同行人,有没熟悉路况的司机小哥,我准备夜驰罗布泊。此时,我心无杂念、狼狈不堪的倦容,还能有什么想法?一心只想安全抵达罗布泊中心镇,只要6月17日拂晓前到达就好。如有神助般——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不但让我搭便车,还介绍了常年在哈密与罗布泊之间开泥头车的司机焦鹏。

体型发福的焦鹏早年也是个帅小伙,长年累月跑车、烈日下施工,早已皮糙、肉厚。不到三十岁,人看起来显老,五十岁差不多的模样。他靠不靠谱?我在心里终究打了个问号。我要去的地方不是旅游景区,而是让人心生敬畏的罗布泊。本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我选择了绝对信任。一路上,我抵挡瞌睡虫的频繁侵袭,时时找话题与司机聊天。我知道,司机比我更辛苦!他如果打瞌睡,偏离主道,面临的则是灭顶之灾!

夜色快将我和司机吞没时,罗布泊管委会的买买提米吉提主任打通了我的电话,“到哪里了?”此时已是凌晨5时,等了一宿的买买提米吉提有点着急了!一路上手机信号全无,对方只能干着急。提前报了车牌号和驾驶员信息,途经哨卡时,我们得以快速通过。早上7时许,与买买提米吉提第一次见面是在早餐店。终于见到活人,我的神经稍微松弛,瞌睡虫变本加厉,试图将我吞噬!“昨天下午,户外将近五十多摄氏度,我们都躲在办公室。”买买提米吉提描述着昨天的酷热高温,“若在户外待上半个小时,人有可能会被烤化。”突然,主任话锋一转,“说来也奇怪,夜里刮起一阵大风,温度降了不少,否则,我们今天都不敢上路。”从罗布泊中心镇到彭加木先生长眠之地约有七十公里。仅这一段不但没有路,还隐藏着许多沙陷阱。车轱辘若是陷下去,就会把越野车吞食。改装的越野车在大自然面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罗布泊专业救援人员出身的司机不断调头,调整方向。哪哪都一样的地方,有时指南针也会失灵。同行的管委会工作人员裴宏俪,一路被颠得胃里翻江倒海,双目紧闭,车内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着……

终于站在了彭先生的墓前,七十公里,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双脚着地的瞬间,我似乎治好了天旋地转的强烈晕车。我努力地在墓碑前站稳、站妥,迫不及待地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广东米酒、糖果、饼干、鲜花、挽联——鲜花献给英雄烈士;挽言赠给乡贤人杰;家乡的米酒和糖果,则是一名南方人献给乡贤的最朴素、最真挚的礼物。我笨拙地挖土坑,执拗地在流动的沙山上埋下铁架子,摆放鲜花的铁架子入土需达到四十厘米深度。当最后一抔土盖实,我的心也随之放下,埋进了沙子里;铁架子如同我的四肢和躯干,从此与先生在一起!

彭加木先生生前工作的地方在上海。上海街头的浪漫与诗意,少不了梧桐树的功劳。近年,上海青年喜欢到“V”形建筑前摆POSE打卡,美其名曰:“CITY WALK”!连接徐家汇与淮海路的衡山路,路两旁的梧桐树高大挺立。彭先生生前再忙,骑着自行车路过巨鹿路时,总要放缓车速。那段日子,先生与夫人总手拉手,信步在武康路上。当树叶由翠绿变成深绿时,便是春季到了夏季。当天空下起细碎的梧桐雨时,彩蝶飘飘、金黄满地,秋季如约而至。秋季或是先生最喜爱的季节,更符合先生全身弥漫的浪漫主义爱国情怀。可惜,癌症没有打倒先生,移动的沙丘吞噬了先生。若要问先生想要成为哪一种树,相信,先生必会选择梧桐——化身成为一株梧桐树,串起先生与家人最幸福的时光、最美好的记忆,梧桐树的高大笔挺、志向远大、无私奉献、向阳向上的精神实质,正是先生短暂而雄奇一生的真实写照!先生是盐碱地、沙漠、戈壁滩,乃至整个罗布泊内独一无二的“孤桐”!

「“桐”墙铁壁」

为功勋矿奉献一生的知识青年付明聚,为祖国勘查自然资源的科学家彭加木……天山南北有着神奇的魔力,人来了,就不想走,落地就能扎根。在这里,各民族如石榴籽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可爱、可敬的护边员,一生只做一件事,世代守边、护边。所谓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负重前行罢了!

付明聚和彭加木,不约而同化身梧桐树,用身躯筑起了“桐”墙铁壁。他俩不过是无数援疆、支疆人和事的小缩影,他们或隐入历史的尘烟,消失在无边的风月。而“桐”多了,必然形成坚如磐石的壁垒,守护着、建设着一寸河山一寸金的华夏大地。

键盘敲下“‘桐’墙铁壁”时,我有种下笔时如此悲伤,收尾时如此欣慰的轻松!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老家宅院前,有一片竹林,四季皆披绿装,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江南多雨水,竹子长势茂盛。竹林东西长达二三十米,南北有七八米宽,枝叶葳蕤,遮天蔽日。一些冠大而腰身细长的竹子,经受...

2016年1月20日,中国作协创研部在北京召开《梅洁文学作品典藏》(七卷本)座谈会。我万万没有想到,评论家田珍颖女士在丈夫逝世不久、心情极度悲苦、身体欠佳的情况下参加了会议。 座谈会...

我每个星期都往返于汾水溪谷。延绵群山对大地有着宏大的表达欲望,令人感觉到山河的壮丽。当我们深入其中,会发现大地的动人之处在于生命的丰腴。丰腴,既表现出生命的丰富和生动,也表...

一 世上很多地方出名,是得益于一个人。 位于今天太原城西南36公里的天龙山,也是这样,它的成名得益于一个名叫高欢的男人。 高欢是南北朝时期的渤海蓨人。高欢在乱世中长大,又在乱世中...

农历三月三,既不是个节气,也不像五月五的端午、八月十五的中秋,是个节日。但老北京人却讲究过三月三。 传说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所以,这一天,老北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在城南蟠桃...

午后阳光 我是在瘟季那种人力软弱的时刻开始喜欢午后阳光的。当是时,村子里人少,匆忙的两三粒都是取快递的,只有我一个闲人在刷村。 阳光远远地铺张,洒在冠盖连绵的树上,从树缝里漏...

立春,北方文友邀我一起去上海辰山植物园看早开的花。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少有植物的,也一直以为辰山只是一个荒凉的小山包,就像我一直以为植物世界是静谧的,绿芽萌动,风过树梢,果实落...

前不久,跑了一趟安徽寿县。之前我去安徽较少,对寿县的了解就更少了。到了寿县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寿县,原来就是历史上的寿春。 寿春我是很有印象的,读《史记》的时候就注意到,...

大地植被葳蕤,新式村镇在其中点缀,看起来广阔而诗意。崎岖的山间和田野里,鸟雀飞行鸣叫,野花自我喧闹,群草和绿树高低错落。 我在一道浅浅的山沟边停下,举目四望,起伏连绵的山坡上...

那日黄昏,入赫赫有名的径山。由山脚一村至山巅一寺,茶园、竹林于窗外暝色中浮掠而过。山林清寂,山路蜿蜒,春风中弥漫着花草香,禅院僧舍如在眼前,如在林中。前往山顶途中天光渐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