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家住石峡村。相传,最早来石峡村定居的村民,就是修长城的工匠。村子东西南三面山上都有古长城遗址,累计长达20多公里。在老梅的记忆里,童年最有趣的活动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爬长城,山上美味的野果、野菜也帮助他们度过了艰难的时期。

石峡村,村里目力所及都是裸露的石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老梅便开始绕着石峡村周边的古长城行走,带着一把镰刀上山开路,上城墙割杂草、斩荆棘、除灌木……这一走就是四十年。近日,老梅行走的意义有了不同,他有了接班人——外甥女李岩,石峡村首批长城保护员。

长城是我家,要把保护长城的工作一代一代传下去。”老梅说。

曾几何时,长城一度损毁严重,曾为村里会计的老梅,便主动担起了义务保护员的职责,并号召乡亲们一起保护长城:“长城是我家,能忍心看它遭受破坏?”

这天,老梅又带着李岩出发了。从家至长城脚下,得行走一个多小时。山路窄而陡,两侧草木茂盛,他手持镰刀,边走边清理树枝和杂草。遇到断木、碎石,他不是一踢了之,而是捡起来放到就近的树下。遇到塑料袋、纸屑等,就收进垃圾袋,待巡逻结束带到山下。

通往长城的山路上有各种野菜和药材,老梅边走边给李岩介绍,这是山蘑菇,那是山梨;这是山板栗,那是山豆苗……几天来,老梅不停地给李岩讲长城周边的植物、动物和民间传说,每天都有新的内容。

老梅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劝阻和监督“驴友”。另外,监测险情、清理石阶、捡拾垃圾也是他的日常工作。

村子附近的南天门是段野长城,但秀美的景色常常吸引游人来观光,他劝游人不要攀登,如果不听,就跟着他们,有一次跟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天黑透,才与游人一起下山。

一次,老梅巡山时,在坡地发现一间简易木屋,屋内存有铁质烧烤架以及小帐篷等。屋外树林中,放置有烧烤器具。进入冬季,森林防火安全是头等大事。老梅一边向有关部门反映,一边密切注视着木屋的动静。

一天,老梅在通往南天门较宽的长城处,发现了四顶帐篷,几个人正在准备烧烤,立即上前制止。其中一个壮汉,手持一支铁钎,气势汹汹地冲老梅走来,老梅毫不示弱:“你还敢动粗?”

壮汉见没有吓住老梅,缓和语气说:“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老梅严厉地说:“帐篷拆除,赶紧撤走!”

壮汉软磨硬泡,说:“肉串都串好了,炭也准备好了,一起撸几串?”

“年轻人,长城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我们都有责任保护,你要是不听劝阻,等警察一来,可就走不了了……”说着,老梅掏出手机。

壮汉见势不妙,乖乖地拆除帐篷,悻悻而去。

如今,长城保护正逐渐实现装备升级,开始使用无人机巡逻,李岩也参加了无人机驾驶证考试。那天,李岩带上女儿一起巡山,和孩子一起捡垃圾,教孩子从小养成保护环境的习惯。后来,李岩的女儿也成了“小小保护员”。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