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年夜饭,对我而言都是一种“撩拨”,我总会忆起与艾玛吃年夜饭的情景。当年,艾玛到北京留学,我通过滑冰和她相识、相知、相恋。第一年的年夜饭,是在艾玛的住处吃的,由我下厨,暂不赘述。后来,艾玛常到我家做客,我母亲也想和她多聊聊,第二年的年夜饭,就去我家吃了。

邀请艾玛来我家吃饭,颇费心思:第一,需要合理的由头;第二,得征得艾玛的同意;第三,吃什么很重要,既要展示中华厨艺,又要符合法国人的饮食习惯,当然,花费也很关键。除此之外,我也打着“小算盘”,想让父母认可我和艾玛的恋爱关系。我的小把戏自然被拆穿了,只好抛出“法宝”——平时家里吃得太素了,年夜饭吃点好的吧!这话把母亲打动了,她与父亲商议后,决定邀请艾玛来家里吃年夜饭。

上世纪七十年代,为了鼓励民间的外事文化交流,可向有关部门申请在家招待外宾,获得批准后,按人均六十元到八十元的标准,到位于建国门外大街17-6号的友谊商店购买食材。友谊商店起初是专为使馆区的外国人设立的,那里销售的商品多为紧俏货,其中有不少进口商品,如花生酱、好时巧克力、家用电器等。认识艾玛后,我俩成了友谊商店的常客。

为了让艾玛吃得合口、顺心,我绞尽脑汁,尽最大可能消除潜在隐患。其一,年夜饭兼顾南北风味,好让艾玛接受。其二,父母尽量不用“查户口”的方式了解艾玛的个人信息。其三,最好再邀请一位会说中文的法国人,既能做翻译,又能缓解交流时出现的尴尬,关键是要担当“红娘”的角色,让父母认可我和艾玛的恋爱关系。谁能胜任?我想到了让·德·米里拜尔教授,这位五十八岁的历史学博士知识渊博、待人有礼,给我留下极佳的印象,“让”是我家送给他的尊称。

1976年中法文化交流项目启动后,“让”成为西安外国语学院法语专业首位官方派遣的外籍教师,由于我父亲负责外籍专家的选聘工作,他们俩成了好朋友。我建议父亲邀请“让”来家里吃年夜饭,获得他的首肯,正巧“让”要利用春节假期到北京看望好友,便愉快地应下此事。艾玛听说“让”要来吃年夜饭,更开心了,她在巴黎狄德罗大学读书时就认识“让”。

艾玛知道我没吃过正宗的法餐,怕我在“让”面前出洋相,专门培训了我一下:左手执叉、右手持刀,吃牛排时要随吃随切,先拿叉子从左侧将肉叉住,再用刀沿叉子的右侧把肉切下;切下的肉如果太大,可再切小些,以一口吃完为宜。“切牛排时,食指压在刀背上,要在刀伸出去的时候用力,而不是在拉回刀的时候用力;切好的肉蘸着土豆泥和酱吃,旁边的蔬菜不只是为了装饰,也是基于营养均衡才添加的,除非真的不爱吃,最好都吃完;还有,刀叉和盘子接触时避免发出太大的声响,那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艾玛的叮嘱,我都记住了。

艾玛自告奋勇担任导购,陪我母亲和我去友谊商店购买食材。其实她也有私心——拉拢“法国老乡”帮忙游说我父母,从而确认她和我的恋爱关系。她想在我家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便向母亲提出AA制,这个举动,自然获得母亲的赞许。

由于艾玛主动请缨,年夜饭的标准随之提高。艾玛选购了牛排、蜗牛、蛤蜊、布丁和伊比利亚火腿,她还向母亲推荐了布里白霉起司,说此起司深得法国王公贵族的喜爱,可我看那就像长着白毛的臭豆腐,味道实在刺激……食材买妥,价格不菲,母亲看着艾玛结账,对我说:“这次算见识了你这个女友,讲究吃,还舍得花钱。”我说:“法国人懂生活。”“你养得起吗?”母亲怼了我一句。

到了除夕夜,艾玛亲自下厨,开胃菜为奶油蛤蜊汤,冷盘为伊比利亚火腿,前菜为盐焗蜗牛,主菜为煎牛排,红、白葡萄酒佐餐,以焦糖布丁收尾。艾玛完美诠释了法餐的高端与大气,我母亲则真切感受到法式的优雅与享受。在餐具和酒具的使用上,艾玛一丝不苟,吃什么样的菜就要用什么样的刀叉;餐前要喝开胃酒,吃肉时要配红葡萄酒,吃海味时要配白葡萄酒……她的手艺获得大家的一致夸赞。

作为“中餐大师”的母亲,也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干烧鱼、葱烧海参、红烧牛尾、淮扬狮子头、鱼香肉丝、避风塘炒蟹,堪称“南北荟萃”。最后,她还做了一盆海鲜疙瘩汤。

两杯酒下肚,母亲问艾玛:“干烧鱼的味道你能接受吗?”

“我觉得鱼刺太多了,无法尽情享用。”

艾玛的回答让我心惊,我赶忙踩了她一下,她反应挺快,又补上一句:“当然,阿姨做的干烧鱼的味道要比马赛鱼汤浓郁。这鱼的汤汁好看又好吃,不像马赛鱼汤那般浑褐色的,又腥又咸,味道平庸。”

我突然感到法国人很能说,法式幽默也很狡猾,在恭维的同时还不忘诟病一下鱼刺。艾玛迟疑的赞美,让母亲铆足了劲儿:堂堂美食大国的干烧鱼,竟被比作马赛鱼汤……她又问:“避风塘炒蟹你没吃过吧?”看来她非要听到啧啧称赞了,我用脚碰了一下艾玛的腿。

这时,“让”插话了,时机恰到好处:“法餐与中餐,在法国都获誉颇多,有法国人自己说的,也有外国人说的。法国人一向认为法餐是西方的主流美食,因其食材、餐具的选择及餐式程序的设置十分考究。不知大家对东方的主流美食有何看法。”

他看了看大家的表情,一脸诚恳地继续说:“今天有幸再次品尝中国的年夜饭,对我和艾玛而言,这是一次‘唤醒味觉’的启蒙。看这年夜饭的架势,似乎都要把各自的传统美食,推到主流美食的层面上进行普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让我开心的是,你们设计了一条以吃年夜饭为主题的中法饮食文化交流的路子,在餐桌上展现国际意象。”

这个开场白,让年夜饭有了格局、有了高度,母亲脸上露出会意的笑。

“让”抿了一口酒,继续对法餐来由的纵横开阖:“法餐能出现,要感谢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十六世纪,美第奇家族与法国王室通婚,为法国带来了佛罗伦萨的精湛厨艺。巴黎人很聪明,又喜欢吃,也有钱,口舌自然在佛罗伦萨厨师的启示下不断出新,逐渐形成了更讲究滋味和情调的法国美食……”

“法餐的质感不俗,高雅却不抽象,这与法国文化的取向有关,对此我十分钦佩。”闲坐一旁的父亲接过“让”的话头,慢悠悠地讲述法餐的奥妙。

我也趁机拍马屁:“我妈做的菜很好吃,艾玛做的菜富有法国风味,你们都把饮食上升到哲学、艺术的层面了。我认为你们与罗丹、德彪西不相上下,与萨特、马蒂斯只在伯仲之间……”

“让”的跨文化交流经验丰富,讲话条理清晰、深入浅出,还不忘说“正事儿”。他对我父母讲:“我建议你们支持两个孩子的交往,毕竟他们是年轻人,有这种需要,让他们自己选择吧。”

转过头,他又对我和艾玛叮嘱道:“就跨文化恋情而言,思考很重要,你自认为正确的、好的事情,就真的是这样吗?如果你们俩在某件事上产生了分歧,要想想是不是文化背景的不同导致的?最好用彼此的文化背景去解释、去思考、去解决。你们俩要努力了解对方的文化,并将其视作一辈子的功课——愿意做这份功课,是因为不想放过这份爱,为此要多理解对方一点、多爱对方一点。”

他端起酒杯,微笑着说:“要做好微笑的准备,这种微笑,是对爱的会心。爱情经过长久的磨砺,早已超越国界与文化,融入了父辈的阅历与智慧。对艾玛来说,这种跨文化的爱,可以依靠;对做父母的人来说,他们俩的爱,也可以信赖。”

这饭刚吃出点滋味,我就闹出一件糗事——我从小爱舔盘子里的菜汤,也是为洗盘子方便,未料不长记性“故技重演”。艾玛看得瞠目结舌,“让”捂着嘴直乐,母亲踹了我一脚,我这才反应过来……

这顿跨文化的年夜饭,叫我见识了“让”的博学与睿智,我也感受到爱的温暖、家的温暖。更重要的是,我和艾玛正式成为恋人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老家宅院前,有一片竹林,四季皆披绿装,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江南多雨水,竹子长势茂盛。竹林东西长达二三十米,南北有七八米宽,枝叶葳蕤,遮天蔽日。一些冠大而腰身细长的竹子,经受...

2016年1月20日,中国作协创研部在北京召开《梅洁文学作品典藏》(七卷本)座谈会。我万万没有想到,评论家田珍颖女士在丈夫逝世不久、心情极度悲苦、身体欠佳的情况下参加了会议。 座谈会...

我每个星期都往返于汾水溪谷。延绵群山对大地有着宏大的表达欲望,令人感觉到山河的壮丽。当我们深入其中,会发现大地的动人之处在于生命的丰腴。丰腴,既表现出生命的丰富和生动,也表...

一 世上很多地方出名,是得益于一个人。 位于今天太原城西南36公里的天龙山,也是这样,它的成名得益于一个名叫高欢的男人。 高欢是南北朝时期的渤海蓨人。高欢在乱世中长大,又在乱世中...

农历三月三,既不是个节气,也不像五月五的端午、八月十五的中秋,是个节日。但老北京人却讲究过三月三。 传说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所以,这一天,老北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在城南蟠桃...

午后阳光 我是在瘟季那种人力软弱的时刻开始喜欢午后阳光的。当是时,村子里人少,匆忙的两三粒都是取快递的,只有我一个闲人在刷村。 阳光远远地铺张,洒在冠盖连绵的树上,从树缝里漏...

立春,北方文友邀我一起去上海辰山植物园看早开的花。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少有植物的,也一直以为辰山只是一个荒凉的小山包,就像我一直以为植物世界是静谧的,绿芽萌动,风过树梢,果实落...

前不久,跑了一趟安徽寿县。之前我去安徽较少,对寿县的了解就更少了。到了寿县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寿县,原来就是历史上的寿春。 寿春我是很有印象的,读《史记》的时候就注意到,...

大地植被葳蕤,新式村镇在其中点缀,看起来广阔而诗意。崎岖的山间和田野里,鸟雀飞行鸣叫,野花自我喧闹,群草和绿树高低错落。 我在一道浅浅的山沟边停下,举目四望,起伏连绵的山坡上...

那日黄昏,入赫赫有名的径山。由山脚一村至山巅一寺,茶园、竹林于窗外暝色中浮掠而过。山林清寂,山路蜿蜒,春风中弥漫着花草香,禅院僧舍如在眼前,如在林中。前往山顶途中天光渐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