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来得及盘点手心里的温柔,流年的潮水就把我推到了今年的岸边,望着窗前的风铃,静听你为我写下的歌谣。

不经意间发现小草真的在悄悄的萌发,吐出了新绿。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也绿了,但去年我的世界里没有你。

没有遇到你的日子,生活是忙碌的,或者还有些苍白,而你就是一道光,射进我的生活,点燃了我的世界。

去年,你没有我,你的生活静如水。生活本来就是水,有的是江水,有的是湖水,有的是海水,还有的是酒水。

怎么的呢?我们就相遇了,在最美丽的季节,花要开,树争绿,天渐暖,燕回归的日子。我们没有错过彼此的目光,相互靠近。

是那个百无聊赖的我遇到了你,还是你遇到了我。不期而遇,还是三生约定的?在海边,那个温馨的地方,我捧起你的文字,读你。

你走进了我灰暗的空间,找寻我每篇心情的叶子。拾起,细心阅读,你读懂了我心的絮语,你走进我心的深谷,还不肯离去。

本能地去拒绝着你,却又渴望着你。谁不希望有个人懂得,懂比爱更让人着迷,懂比爱更让人心动。

你看不到我忙碌的身影,默默地把北方瞭望,等待着那个伊人在你的眼前出现。

六月的雨夜,你用含蓄而睿智的文字悄悄地倾诉着对我的思念。我害怕,因为很多人都在我们生命的这列车上,上车下车,你说:我要成为你永远的风景,而不是一个行迹匆匆的过客。

夏蝉在墙角躲着,她说害怕酷暑的炙热。你见不到我你说好煎熬,你数着时间在过。相识一百天,你写篇文章,说我们要共同度过生命里无数个一百天。

八月,那一个灰色的日子,我受伤了,躺在床上。你比我还急,寸步不离地把我陪伴。中秋的月色,很迷人,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你说:我想你了,你成为了我生命里的一部分,和亲人一样。

秋菊开了,没有金黄钩子似的花瓣,我也看不到路边的野菊花,我还在承受痛苦的煎熬,眼巴巴地向往着飞翔的自由。秋天的雨夜,我的心和秋天一样潮湿,易感,任性,善变,你只能把我一次次迁就呵护,你说:这就是爱。

秋雨伴着几朵雪花淅沥着。我起飞了,尽管有些蹒跚,你比我还高兴,还为我送上了生日的送祝福。万水千山也隔不断我们的情谊,当那片红色的祝福落到我的掌心,我流泪了,这是幸福的眼泪,味道都是甜的,没有一点点咸。

飞雪把十一月捎来了,我就在雪夜里把你思念。我们争执,我们困惑,尤其太感性的我还会犹豫,会动摇。我说:放开抓我的手吧。你说:不,永远不会。

经历过太多的酸痛,我们一起叩响新年的钟声,一起感受新年的心跳,你说:希望新的一年亲爱的你会快乐。

开心时,我就记下那个美丽的瞬间,你说:想你时,就会像一根刺,突地被扎了一下,可怎么也舍不得放开手。我写下了好多个梦幻的文字给你。我还说,我会为你执笔一生,只要你愿意。

二月的情人节,我说聪明的女人不做情人,我只想做被你牵挂的人。

烟花三月,你远走古城,我就跟着你,把思念迁移到这座有你的城市。

四月万物复舒,我们的情感也经历一圈,画上了个圆。柳条打了小芽苞,那颜色就像刚出壳的小鸡,鹅黄。

365天,不长,在人生的长河里,可能就是一转眼,回头望,也就是一个花期那样,还有可能是昙花的一现。

365天,很长,如果用小时来计算,如果用分分秒秒来计算。就是这些个分分秒秒的思念构成了我们执着又久远的情感。

都说痛与快乐并存,你给我的快乐远远大于痛苦。不知道这是不是人们口里的爱,只知道,你把我牵挂,我把你思念。如复一日,年复一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老家宅院前,有一片竹林,四季皆披绿装,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江南多雨水,竹子长势茂盛。竹林东西长达二三十米,南北有七八米宽,枝叶葳蕤,遮天蔽日。一些冠大而腰身细长的竹子,经受...

2016年1月20日,中国作协创研部在北京召开《梅洁文学作品典藏》(七卷本)座谈会。我万万没有想到,评论家田珍颖女士在丈夫逝世不久、心情极度悲苦、身体欠佳的情况下参加了会议。 座谈会...

我每个星期都往返于汾水溪谷。延绵群山对大地有着宏大的表达欲望,令人感觉到山河的壮丽。当我们深入其中,会发现大地的动人之处在于生命的丰腴。丰腴,既表现出生命的丰富和生动,也表...

一 世上很多地方出名,是得益于一个人。 位于今天太原城西南36公里的天龙山,也是这样,它的成名得益于一个名叫高欢的男人。 高欢是南北朝时期的渤海蓨人。高欢在乱世中长大,又在乱世中...

农历三月三,既不是个节气,也不像五月五的端午、八月十五的中秋,是个节日。但老北京人却讲究过三月三。 传说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所以,这一天,老北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在城南蟠桃...

午后阳光 我是在瘟季那种人力软弱的时刻开始喜欢午后阳光的。当是时,村子里人少,匆忙的两三粒都是取快递的,只有我一个闲人在刷村。 阳光远远地铺张,洒在冠盖连绵的树上,从树缝里漏...

立春,北方文友邀我一起去上海辰山植物园看早开的花。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少有植物的,也一直以为辰山只是一个荒凉的小山包,就像我一直以为植物世界是静谧的,绿芽萌动,风过树梢,果实落...

前不久,跑了一趟安徽寿县。之前我去安徽较少,对寿县的了解就更少了。到了寿县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寿县,原来就是历史上的寿春。 寿春我是很有印象的,读《史记》的时候就注意到,...

大地植被葳蕤,新式村镇在其中点缀,看起来广阔而诗意。崎岖的山间和田野里,鸟雀飞行鸣叫,野花自我喧闹,群草和绿树高低错落。 我在一道浅浅的山沟边停下,举目四望,起伏连绵的山坡上...

那日黄昏,入赫赫有名的径山。由山脚一村至山巅一寺,茶园、竹林于窗外暝色中浮掠而过。山林清寂,山路蜿蜒,春风中弥漫着花草香,禅院僧舍如在眼前,如在林中。前往山顶途中天光渐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