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是大自然的银冠。穿过冰天雪地、春秋战阵、秦汉烽火、唐宋画卷和明清风云,一路向北拐个弯,你就会看到白山黑水之间的哈尔滨和它盛装出演的历史活剧。是的,只要乐曲响起,没有谁能拒绝哈尔滨的风花雪月。不必选择哪个夜晚,而是所有的夜晚,当浩瀚银河壮丽地倾泻进这座城市,它就像白雪公主,从童话世界中一跃而出。那是一朵雪花的怒放,一朵浪花的怒放,一簇紫丁香的怒放,一曲欢乐颂的唱响……

哈尔滨不需要时尚,因为它就是时尚。这里的孩子先学会了唱歌跳舞、摔跤打架,然后才学会了奔跑。所以,一个出溜滑就能阅遍北国风光,一个前滚翻就能跨越冰封千里的松花江,一个甩出的雪球就能搅得周天寒彻,“飞起玉龙三百万”,一把小提琴就能掀开一个花季的封面。

大概谁都没想到,连东道主也没想到,就在2024年元旦放假3天,全市旅游收入已近60亿元,已然寂寞了好久的哈尔滨人无不心花怒放。不过,一个小插曲突然袭来:冰雪节开幕之夜,松花江北岸的冰雪大世界门前人山人海,排队买票的长龙已经绕到很远再拐回来。这可是零下近20度的严寒啊。突然间,人群中爆出一声大喊:“退票!”

退票?竟然有人喊“退票”?一向豪爽好客的“尔滨”吓了一跳!

一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正在现场维持秩序,听到这一声喊,眼泪顿时飚了下来。“为做好服务我已干了两个月,一岁半的孩子都扔家里不管了,怎么会是这样?我的心都碎了!”她哭着说。

经过了解,意见出在排队时间过长。市政府立即向旅客公开道了歉,并以“问题不过夜”的果决态度对排队时间过长进行了紧急调整,增加了工作人员。消息传开,所有想来哈尔滨一游的旅客都感动了也心动了。有数据统计,大年初一,哈尔滨的相关门票订单同比增长了40倍!一时间,中央大街上人挤人、肩碰肩,还看什么风景?就看眼前的皮帽子、花围脖和后脑勺了,有的姑娘只好坐到男友肩膀上,边啃着马迭尔冰棍边看风景,脸上那个傲娇啊……

面对冰雪大世界里从月宫搬下来的九天仙境、雪山冰宫、琼楼玉阁,游客们乐疯了,哈尔滨人也忙疯了。因车多路堵,一位年轻女性晚到了目的地,司机抢先下车,为她打开车门,然后躬身施礼说:“公主,对不起,请下车。”都说东北爷们儿性格粗——这不成绅士了嘛!

众所周知,历史上大东北地广人稀,家里来个客人不容易,一定是山珍海味尽力招待。何况这嘎的老祖宗一部分是打过天下的,一部分是闯关东来的,全国人民都知道两句东北嗑儿:“你瞅啥?”“瞅你咋滴!”结果不打不相识,3分钟后相互握握手,5分钟后走进街边小酒店把酒言欢。

望着眼前铺天盖地的人潮,一位年轻网友惊呼:“大年初一那天,感觉好像有1亿人在哈尔滨中央大街,还有13亿人在路上,搞得我们都找不到住处,晚上只好睡澡堂子了!”

另一位网友惊呼:“嗨嗨,尔滨大哥还有啥乐子整不出来?我真害怕哪一天你们把东北虎牵出来,让我们骑着逛大街看风景!”

春节放假那些天,挤满中央大街和冰雪大世界的客人,多是穿得圆圆滚滚的“南方小土豆”。宝宝们远离艳阳高照、青山绿水的家乡,乘飞机、坐高铁,跑来看东北的风景。让男女老少冒着严寒排很长时间的队,确实有点不够哥们儿意思了。这哪是尔滨人的性情和格调?何况,市政府要求做好接待工作:

在机场出口大厅,哈尔滨交响乐团为迎接一拨拨客人,乐师们一遍遍演奏着世界名曲《茉莉花》《今夜无人入睡》或《蓝色多瑙河》……

在中央大街通往防洪纪念塔的地下通道,铺上了红地毯;在索菲亚大教堂广场,挤满了馋人的冰糖葫芦、碳烤肉串和驰名全国的马迭尔冰棍小卖店……

在中央商城和各大商厦门口,身着各色旗袍的礼仪小姐不惧寒冷,笑靥如花,热情地喊着“咱家来且(北方方言,指来客人)了!热烈欢迎!”甚至鄂伦春、鄂温克族的猎手也牵着自家骆驼和驯鹿来凑热闹了……

在网上著名的打卡地马迭尔宾馆和华梅西餐厅,菜谱已经“乱套”了,或是俄式烤猪排,或是哈尔滨锅包肉,还有香气扑鼻的苏伯汤、酸菜汆白肉、外酥里软的大列巴和塞克(梭形面包),店家不得不给垂涎欲滴的“南方小土豆”们发号排队……

有网友发现,公园里的企鹅竟然背上书包,迈开八字步,告诉游客们“老师不让俺吃零食”。虎园里的老虎们也系上蝴蝶结,以彬彬有礼的风度迎接着八方宾客。

什么是文旅事业?就是与世界热情拥抱、让友谊地久天长。

尔滨大哥自豪地说:“在俺这嘎,再冷的天也冻不死梦想和爱情,而且越冻越近乎、越冻越牢靠、越冻越快活!来且们就可劲乐吧,因为我姓哈——就是让大家哈哈大笑的哈!”

此时的松花江,已然展开一个冰雕雪塑的巨大殿堂。远远望去,两岸琼楼玉阁,气象万千,怒放着一排排火树银花。江面上彩灯如炬,车流滚滚,数以千计的冰雪兵马俑整齐列队,正在等待前来“北伐”的南国娃娃军。

这是一群战无不胜、没法抵挡的“特种兵”,因为他们都是如花朵般的孩子,最小的3岁半。在南方阿姨和东北大花袄的守护下,宝贝们“全副武装”,穿得圆圆滚滚,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睫毛挂霜的好奇而兴奋的眼睛——因为他们连雪花都没见过啊!他们被东道主昵称为南方来的“小砂糖橘”,成群结队拥挤在中央大街和松花江的冰面上,小手拿着驰名全国的马迭尔冰棍和二尺长的冰糖葫芦,当然还有香喷喷、热腾腾的烤地瓜——可那么大又那么烫,咋下口啊?接下来,小金豆们还遭遇了更多的“大”:大苹果、大鸭梨、大凉菜、大苞米……总之,在大东北,一切就是个大!

这个夜晚,大哥还亮出了老祖宗传下来的喜庆手艺:打铁花。随着一声声轰天的锤响,只见飞花满天,光亮如雨,银河为之倾泻,两岸为之起舞。

南国小金豆,生来第一次看。连老哈们都有点懵圈。他们在网上念念叨叨:“我在哈尔滨生活了30年,从来没见过这场面!”“我不认识了,这还是我的家乡吗?”“去南方打工近20年了,忽然想回来了!”

已经离开家乡20多年的我也发了一条:“又一次深深感受到,家乡的炊烟也比别处香啊!”

一场轰动全网的冰雪狂欢,就这样火火地席卷哈尔滨。但也有小金豆好像不高兴了。

是的。当第一批来自广西南宁的11名小宝宝抵达哈尔滨时,满怀爱意的花袄阿姨们想,这些小宝宝在家乡时连雪花都没见过,肯定没吃过凉爽爽、甜滋滋的冻梨,于是便切了几盘端上来。哪想到,金豆们立马有意见了。哈尔滨这嘎的阿姨怎么可以把冻梨切成片?孩子们早就知道,冻梨是捧在手上啃的,而且要狠劲地啃,要在冻梨上啃出一道道雪白的牙印,这才够劲,这才过瘾,这才像真事儿!切成一片片,一会儿就化了软了淌甜水儿了,这和南方水果有啥区别?

江南甜橘和东北冻梨的“大战”就此爆发。更多的南方宝宝闻讯涌来。

就在这个夜晚,尔滨大哥高高举起“大月亮”,它直径5米,高悬夜空,照耀着广阔壮丽的北国风光,温慰着所有的倾慕与惊喜,让城市如梦如幻,银装素裹,光华万丈。

哈尔滨享有“音乐之城”的美誉。它拥有两首广为传唱的“市歌”:一首是痛切悲凉的《松花江上》,一首是欢快热烈的《太阳岛上》。

面对哈尔滨的冰雪世界,小金豆们打滑梯、堆雪人、钻雪堆、登摩天轮,玩得欢天喜地。他们哪里知道,尔滨大哥就是在一朵雪花里长大的。早在建城之初,那时男人还拖着清朝的大辫子呢,一些官府、富豪家、旅社、商铺每逢冬季,就在门前制作一些冰灯,不过工艺很简单,就是把涂了彩色的灯烛放进冰块或冰球的空心,然后摆放在门口,以示吉祥。这个传统延续下来,到新中国成立后便成了政府行为和老百姓的自娱自乐。当时一米见方的冰块都摆放在道里区兆麟公园,由艺术家、雕塑家冒着严寒在现场制作。如果作品很高很大,还得用吊车把冰块堆垒起来。因冰块易碎,凿磨成什么模样宜粗不宜细,艺术家还发明了许多专用工具。结果作品越搞越丰富多彩,“冰灯游园会”也越来越红火,而且特别受到孩子们的欢迎。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哈尔滨的冰雪艺术活动也大为拓展,从兆麟公园到沿江地带和城市主要街道,从省内最大到全国最大再到世界最大,终于有了今天名扬海外、熠熠生辉的冰雪大世界。那几乎是尔滨人拥有的一个月宫殿堂了!

哈尔滨确有丰厚的艺术传承。自建城以来,它就是中国少有的一座欧亚合璧、文化多元的城市。正是百年多来的哈尔滨,开拓了中国近现代文化艺术史的许多“第一次”:第一次听到交响乐,第一次看到芭蕾舞,第一次读到俄文版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与此同时,哈尔滨出现了中国第一个电影院、第一所高等音乐学校、第一所芭蕾舞学校、第一家啤酒厂、第一个冰上运动协会、第一个游艇俱乐部……

也因此,尔滨人从不缺少艺术情调和浪漫情怀。走在街上,常见背着乐器匣子或画夹的青少年从身边经过。女孩一脸傲娇,男孩一脸高冷,本事还没到手,表情已像名流。孩子们当然懂得“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道理,但依然把艺术看得至高无上。有这样广大而深厚的艺术基础,哈尔滨的“冰灯游园会”渐渐提升扩大为“冰雪大世界”。其规模之雄伟、气势之磅礴、匠心之独具、建构之精美、景致之绚丽,在世界上也少有。它是用冰、雪、光、电、诗、画结构而成的梦幻之园,也是当今世界最宏大的冰雪艺术之冠。

许多年来,日新月异的哈尔滨,它的太阳岛、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伏尔加庄园等风景胜地,已成为各地新侣的婚礼举办地。一对年轻情侣来此旅行结婚,男士在女友的红帽檐上题写了两句诗:“今朝若是同迎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不过,冰雪艺术终究是一种遗憾的艺术,在哈尔滨,它只有3个月的生命。红火了一冬,辉煌了一冬,繁华了一冬,沉醉了一冬,操劳了一冬,无论哈尔滨人为它的美丽和魅惑付出多少激情和心血,但所有的智慧才华、所有的奇思妙想、所有的伟构佳品,都会随着时光嘀嗒的脚步声,化为一江春水向东流。

为防止游客发生意外,有关部门要及时组织工人前往进行一种“破坏性的工作”——砸碎所有的雕塑并清除冰块。它们来自松花江,最后又被抛进松花江,就像银河中的流星一闪而过,再不见踪影。在哈尔滨工作时,有一次我曾到过现场,整个工地只有雕塑倒地、冰块掉落的声音,没人说话,没有笑声,工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不过,艺术家们的心胸都是很宽阔的,他们把旧画稿放在抽屉里,准备设计新一年的冰雪大世界,一切从头开始,再造辉煌!

欢乐的日子过得真快。回家的日子到了,南方金豆们没玩够,但也不得不依依惜别。一位网友在远去的高铁上留言:“亲爱的尔滨,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可我真舍不得这嘎达呀!此行让我知道了,这片雪花织就的北国风光,还有你们的冻梨、锅包肉、大煎饼、铁锅炖大拉皮、糖葫芦、葛瓦斯,以及路边的温暖驿站……一切都是大哥拿出的泼天的爱。谢谢,这些天你前所未有地宠着我!”

一位“东北大地瓜”回言:“亲爱的小土豆,当你看到此文时,你应该已经在江南的绿水青山中继续自己的生活了。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有点手足失措,因为好久没有人这么喜欢我了。我只能不遗余力地掏心掏肺,甚至都有点吓到你了。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在这短短的十几天里,不是我们宠你,而是你不远万里,越过山海关来宠我了!东北的冬夜很长,所以我们东北人都热情如火。但如今的冬夜有了你,我不冷了。豆子,我等着你下次再来。此行走过冰雪,便祝你以后一路顺溜,人生亦无寒冬。而且,冻梨还在等着你哪!”

明知短暂而依然执着创造的美丽,是一种壮丽。

是的。面积足有8个上海之大、人口达上千万的哈尔滨,犹如一片浩瀚的海,虽然年年经历着漫长的寒冬,却从未停止过自己的澎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