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是个平摊开来的世界,没有秘密和隐私可言,一切都是公开的。一件事,一句话,会在半天之间传遍全村,并且衍生出好几个版本。你只要走出家门,一切行动都置于众人目光监督之下。

因为是以村为单位世代居住,所以有了稳定性和长期性。都是熟人,同在一个起点和水平线上,几辈子守在一起,知根知底,大家都是爷们儿,要为自己的名声和形象负责。错综复杂的关系,所有的心机与争斗,都潜伏在平静谦和的表象之下。无论怎样,要维护住表面的和谐与融洽。应付的客气话说起来一套一套,听起来亲得不行。你借了人家的钱,他盼着你早日归还,但是在你来还钱的时候,他必须说一声,噫,你拿住吧;十多年前我体验生活,雇了一辆小破面包车回村,一路跟司机说话,到了后,掏出说好的十五元钱给他,他说,你拿住吧;有时,你路过外村的小卖部买个一两块钱的小东西,掏钱时店主也会说,你拿住吧。当然你不能就此拿住,把钱装回自己口袋,而是要执意给他,对方在客气一下后,也会接下钱。这只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对话方式,当地人称为“作假儿”,作假儿一番,钱该是谁的还是谁的,但这“作假儿”的程序必不可少,有时候要升华为一种表演,大家都是演员,齐心协力演好乡村世界和谐美满这场戏。

去年国庆假期我回大周,因为有车,便想磨一袋子面粉带回西安。买小麦,淘洗干净,晾干,送到镇上的磨面坊,我要亲自看着小麦变成面粉。

我从西安回大周,箱子里装满超市买的食品糖果、生活用品送给乡亲们,从大周走的时候,便四处踅摸搜刮。乡亲们也会主动给我黄豆、粉条、芝麻叶、苞谷糁,我自己也买了豆腐,让自霞给我炸好豆腐片。春天里是新拔的青菜,冬天里是刚薅的蒜苗,夏秋季节是谁家房前屋后种的辣椒和丝瓜,总要把箱子装满才行。每次还要自霞给我烙几个油馍,火车上吃,回到西安再吃两天,好像很占便宜。起码我觉得回到大周和刚返回西安的几天里,吃的是绿色无害的食品,心里略为安宁一些。

开车了就更是豪放,回去拉满车,回来也要装满后备箱,否则就不甘心。把新村那里一户人家的柿子摘了两袋子,那家老汉说,摘吧摘吧多摘点,正愁着吃不及哩,小孩们都不爱吃。其实我也不爱吃柿子,但是站在树下摘取果实的这种感觉很爽,这些柿子拿回西安后也是来不及吃,坏了扔掉了不少。

面粉剧情起于购买小麦。明臣哥因承包了村后的一片土地,所以他家里囤有小麦,我向他提出购买。于是,一个大中午,他用三轮车拉来一大蛇皮袋子小麦,我问他这有一百斤吧,他说,哪有一百斤,兴有六七十斤(其实他自己很清楚,这样的袋子装满,正是一百斤)。我说,得先搞清有多少斤,我按行情每斤一块三给你钱。他说,噫,要啥钱哩,自己人吃点麦,不算啥,转身走了。我选择相信他说的六七十斤。那么价格在八十或九十元之间,我选择给他八十块钱,若给九十的话,人家会想,都九十了,还不给一整张吗?城里人就是抠。于是,我翻遍各处,凑出八十块钱,来到他家门口,他夫人曹花坐在门外跟人闲聊,我把钱给曹花,她很是“作假儿”地推让了一番,但架不住我的执意要给,也听从周围人的劝说:“拿住吧拿住吧,你不拿她心里不得劲。”于是,曹花在众人见证下,收下了八十元钱。

我用三天时间,淘洗好晾晒干麦子装袋子里,然后在一个上午请雨叔开三轮车带着我去镇上磨面。袋子排到跟前,磨坊主人掂起往磅秤上一放说,一百斤。看来明臣哥说的六七十斤,也属于“作假儿”的一种,我心里涌起不安,决定回去后,要补给他五十元钱。

磨面加工费是一百斤十块钱,头遍磨出的麸子,一元一斤,可自己带走,也可抵了加工费后卖给磨面坊。于是我的二十六斤麸子,扣去十块钱加工费,店主人又给我十六元。

雨叔带着我赶中午前回到大周。自霞到家来悄声问我:“磨下来的麸子,你没有给雨叔吗?他家喂着几只鹅,需要麸子。”我说:“我不知啊,没人提醒我,雨叔也没说要。”自霞说:“他咋好意思说要,得你自己提出来给他,人家搭半天工夫,带着你去磨面,图啥哩?”我说:“我哪儿知道还有麸子这回事,我在他排队等着磨面的时候,到街对面花三十多块买了几斤排骨,叫他拿回家让雨婶给小孩们做,等我排到时候,知道麸子的事,可已经买过排骨了。”自霞说:“噢,那了中。其实不如把麸子给他,你只用掏十块磨面钱,两头都高兴。”

大中午的,我拿着五十块钱,去给明臣哥。他家门口平常是东头的闲话场,总是聚集着少至三五个、多至一二十的人喷空打牌打麻将,而此时,人们都回家做饭吃饭了,空无一人。我从大门楼下直走到他家后院,在厨房里见到正做饭的明臣哥,告诉他麦子是一百斤,应该再给他五十。他说着不要不要,我把钱放在吃饭的小桌上扭头就走,他的手从和面盆里抽出来,拿着钱追我,我俩在他家长长的院子里,绕过中间的老屋,隔着几步跑了起来,他不知是趔趄了还是腿疼了,在快要到大门口时停止了追赶,我成功地把钱给了他,放下心来。

第二天下午,我外出办事,太阳仍然很大,我打着太阳伞,走到明臣哥家门口,那里仍然聚着一些人。明臣哥叫住了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五十块钱,说他不能要,必须还给我,于是我俩在众人围观下,又上演了一场一个坚决要给、一个坚决不要的节目。我用伞尖对着他,他无法接近,他张开胳膊拦住我的去路,不让我走,说着不能收这五十块钱的理由。可能是感动了众人,大家一致对着我说,你拿住吧拿住吧,你不拿他心里不得劲,轻易不回来,吃他一点麦,咋能算恁清哩?我看明臣哥是真的想还给我,并且想让大家看到他退给我这五十块钱,于是便伸手接住。明臣哥两口子很是开心的样子,走对了一步棋似的。想他这一天里一直装着这五十块钱,在街里观望,只等我出门路过,他好上演这一还钱的画面,也或许昨天中午他在门楼里停止追赶,是想跟曹花再商量商量,到底要不要这五十块钱,可能曹花表示坚决不能要,于是他当街表演还回这五十块钱。

想想农民种地来钱不易,而我竟然少给人家五十块,心里也是不忍。我买了三块豆腐,喊来自霞,将两块较大的交给她,让她把其中一块转送给曹花。

到了中午,自霞用塑料袋提来一袋子花生,说是曹花送给我的,回报我的那块豆腐。我说:“给你吧我不要,东西太多了不好拿。”她说:“你不是有车吗?”我说:“没时间剥呀,我明天就要回西安了,一回去就更没空了,咋可能花一个小时坐那儿剥花生?”自霞说:“那我给你剥成仁好吧?”提着走了,下午送来了一点花生米,说是她中午剥好的。

冬天里再回去,见明臣哥家门口堆放着辣椒棵和成堆小辣椒,他雇了几个村里人在阳光下给他摘辣椒,据说每天工钱六十块。我把自霞叫到我家说:“我想要他两斤辣椒,不好意思开口,掏钱买他肯定又是不要,咋办?”自霞说:“我去问曹花要,放心吧。”我拿出一支护手霜,让她送给曹花。不一时,自霞提着一袋子辣椒回来,说:“都是给你挑的最好的。”

我路过曹花家门口,她笑着说:“你看你这闺女,路数真多,给你抓几把辣椒,又不值啥,还非得送我个护手霜。我这手,都老成这样了,也不用抹了,等哪天俺媳妇回来,送给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