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对事物应该都会有自己的看法,但自己的看法未必是正确的,也未必是自己研究产生的,很可能是受别人的影响,来自于别人的看法,甚至可能是人云亦云。人有时坚持自己独特的看法未必就是好事,也未必就是坏事。自己对事物的看法和观点固然应该有,到那不等于在任何情况下都需要坚持自己的看法和观点。而放弃自己的看法需要一种勇气,当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和别人相悖或存在差异时,不妨将两种看法认真比较,看看到底是自己的对还是别人的比较适宜。

从小到大,我大部分时间一直生活在农村,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利用空闲时间套兔子卖,收入不菲。好奇心唆使我向他们请教套兔的方法,怎样才能套到兔子。听过他们的一番讲解,我开始明白;兔子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它太自信,坚信自己走过的路一定安全,或者说它喜欢重复走自己走过的路,而且是大步流星或不假思索的跑着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久而久之,它行走的路线有了在套兔者眼中明显的痕迹——兔路,套兔者就会在他经常光顾必然路过的地方,用细铁丝做好套子,只等着它进套。兔子往往就会摔倒或者亡命于自己熟悉的路上。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自以为熟悉的路上行走,往往就会麻痹大意,一不留神就走错了方向。不知不觉中越走越远,越走越快,他们不会关注脚下路面上的坑坑洼洼或者潜在的危险,有时甚至是前仆后继地摔倒在地或命丧黄泉。

国人喜欢做看客,自古有之,今人也不例外。相当多的人秉承“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古训。做看客的人超然于物外,眼看着别人误入歧途或即将跌到,甚或明显感觉到灾祸在他们自己的“不懈努力”下,即将姗姗来迟,或就在眼前,看客们却依旧无动于衷。看客们有他以为很充足的理由,来宽恕自己不安的心灵,以自己无可奈何、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去面对眼前的现实。

然而,上天却经常会捉弄一个人,有时也会让人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看客们看到别人犯错误或即将出现意外时,看客们都会告诫自己应引以为戒,或冷眼相看、或义愤填膺,却不会伸出自己的手、张开自己的嘴巴“劝戒”一声;谁也不会想到类似的一幕有朝一日会在自己身上重新上演。

或许失误者失误之后,往往都会从心底里埋怨在自己滑向深渊的时候,旁观者的冷漠;或许他们在后悔自己意气风发之时,因为自己的冷峻与高傲,让关爱自己的人碰了一鼻子的灰,……

人回归原位之后,才会理解播种怎样的人生态度,必将收获怎样的人生高度和深度,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内因乃万事的根本原因之所在,外因则是辅助。

看到熙熙攘攘的人流流向同一方向,大家总以为那个方向的不远处肯定有迷人的风景或意外的收获,在好奇心的唆使下,让自己裹入其中,在人流里随波逐流,有人会因此而迷失了自我,偏离了自己前进的轨道,最终在自己的帮助下,把自己淹没其中。

每个人都会克服种种困难,历尽千辛万苦地去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当得到东西之后会觉得自己同时也失去了许多自以为很珍贵的东西,而且在得到之后,却感觉得到的东西不是像自己之前所想象的那样令人魂牵梦绕,短暂的欣喜之后,感觉对自己改变不会很大,一切依旧。“得”与“失”永远同在,这边得到,那边必然失去,对生活不必过分苛求;从容平淡地生活,一切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重要,不必大喜大悲地折磨自己。衣衫简洁心态平,青山绿水美风景,飘逸潇洒朝天往,不闻他人评说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