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静默着沉思,月下谁又在独酌。

有意无意的落叶纷乱着心里如梦的幻觉,一抹被落叶缭乱的月光轻轻揉进心菲,成为一叶扁舟而青涩的旋律,玄幻萦绕在我的视线里,飘浮着更种不同的画面,一个真实的现象却虚幻成了无数的幻影,蝶恋起伏成微妙而微软的温婉风影。

这又是谁落寞了心情,钻进了我的心角,在我孤寂的时候,将这一抹抹独调的风景默默地飘落在我的心怀,掀起已经波澜不惊的那段潮湿的夜色,将一场风花雪月的恋情描摹的清晰可见。

是我的低吟飘到了远方,是我的唤又静静地归还,又是谁的脚步在月色深深处隐约地传来,迫切地闯入我的睡眠,是不是又要在清晨的暖阳阳中浮现,再一次惊了我的心神。  

我在慢慢地阅读我眼前的世界,慢慢品味身边的气流,慢慢地寻觅风中的一切,竟然没有什么特别,依旧是一个人的心情,依旧是原来那个曾经不太舒服的的世界,却这样柔和鲜美,是一种明白的感动震撼着我的情绪,一股股洁白的泉水洗刷了我的心情和思虑。

世界是一朵花,什么样的都有,只是选错了颜色。  

选多了颜色的心情,就是没的,就会融入清清爽爽淡然的心境里,风飞了世界。就会感悟出一个洋洋洒洒的粉蓝境界。涓涓流淌的生活就会有一种悠悠飞扬甚晚的感觉,就会唤醒沧桑尘世涤荡的灵魂,百度出一个新鲜的摇篮,灵魂飞升的心境在纯澈激流里自由自在地浮来荡去,溅起的浪花不仅仅滋润美丽一点点的花蕊。  

秋风爽爽平静的夜,流淌着落叶纷飞纯美的情感,心静决然毅然的通透着清爽天籁;分享在月色里的清凉芬芳,谁能不神往这番景色,谁不陶醉在这般难以聆听到旋律,让如诗灵的夜盼婉约着刚刚飘来的小雨,那音曲唯美萦绕在耳边,荡气回肠。

这是属于我的地方,不觉得简单,也不觉得复杂,能够很好地放下一颗寻找安静的心,似乎更有一种异样的繁华和静谧,美丽的月与青丝丝的雨交织而成的色彩,风韵了我的心情和思绪,感动和懂得同在,这个美妙的缘分值得我清守一生。

如落叶一样轻柔地贴近地面,如雨滴一样融进泥土,如月光一样包含着雨风的丝线,就这样静静地静这心思,评定着呼吸,闭上了眼睛,将一切刚刚感受的心觉平整成一幅幅图画,稳稳地贴近我心灵里的湖底。

感觉到生命轮回灿烂,聆听到自己的心在坦坦荡荡中清清爽爽地跳动着,像一个出生的孩子,孕育在春天的细雨中,跌跌撞撞地像一个光明的晨阳里走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