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四海兄您好:

岁月荏苒,转瞬已经数月分别,但与您那次的畅谈情景,历历如在眼前,您不厌其烦,对我传授文学,使我深受感动。对于一名文学爱好者来说,这是莫大的欣慰。您在百忙之中,回我邮件,使我不胜感激。让我再次领略到您语言丰富之风采,并从中深受教益。您问及我现在对文学有何新的感受,在此肤浅地向您浅述一二。

我夙爱文学,是感觉到文学作品能增长人的知识,开阔人的眼界,给人以美的享受,更是在潜移默化中陶冶人的性灵,提高人的内在修养和鉴定水平。

文学犹黑夜中一颗熠熠生辉的璀璨明珠,在我心中焕发光彩。文学是我唯一的爱好,能给我一种欢喜,每每拜读您的文章,都能给我一种,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激情感,让我领略到了您才华的横溢。从文学的门槛来说,我是一名门外汉,在您面前谈及文学,真可谓是班门弄斧。俗语说:”人过三十不学艺”,然我而立之年,涉步文学,深感惶恐。

不过我认为在文学之中,”人过三十不学艺”这句俗话,然也,非也。一切事物都要因事而论,不能一言蔽之。顾炎武诗曰:”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也曾听您教诲,一位前辈五十岁时,开始学习英语,六十岁诞辰之时,竟译完国外文学名著两部。您还说对文学这样执着的人不胜枚举。我想这就是文学的魅力所在吧!如您的文章本色天成,逸趣横生,怎能不让人留恋忘返呢?

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我,甘愿一路追随于您,去欣赏领略文学的韵美,陶冶性情。我遵循着您的教导与文学接触,相伴,贯通,深刻体会到了文学的煦丽之光彩。蓦然间想起苏东坡的一诗佳句”春江水暖鸭先知”。

前不久的一次,因处境生情,一时忍不着的冲动,我曾濡笔铺纸作拙诗一首,嵌入荧屏通过网络与友讨教,友戏称我之诗有辱诗韵,经朋友指点迷津,我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领会了诗的跌宕美丽。陡然间,明白自己对诗词歌赋的认识实是太过肤浅,真乃是一诗之作,使我失神落魄,那一刻,踅步在文学门外的我,真乃是跋前疐后。踌躇之中恍惚听到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这句话后,魄力才力排踟蹰涌现而来,告诉我:”要虚心求教,从零开始,虽然你的文学之旅乃筚路褴褛,惨淡纡徐,但为了心灵的陶冶,灵魂的升华,学习的求教的信念,必须坚如铁,硬如钢,一往无前地去订补灵魂遗漏的罅隙”。

通过长时间的学习,让我意识到人贵在于学,要不断的学,全面的学习,要有磨穿铁砚的劲头,才能更好更快的充实自己精神的贫瘠。学习当中更应常与人讨教,探讨,切磋,且不可画地为牢将自己局限在一处。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只有这样的态度和精神,才能更好的提高自己,随时随地学习他人的长处,随时以他人的缺点引以为戒,自然而然就会多看到他人的长处,受益自己。这样更能与人为善,待人宽而责己严,此乃是学习,修养,提高自己的最好途径,促使自己善始善终,渐臻文学之佳景。

您的学生

愚弟 :三月风

13年5月18日书于齐鲁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