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忙碌的六月,都会驱车赶到百里以外的稻田地去,把晶莹的汗珠和稻苗尖上的露水一起相映成趣。

新型的插秧机在水面上疾驰,把棵棵小秧苗插进泥土里,插完的稻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微风轻轻一吹,就泛起层层绿色的波浪。不怕辛劳的男女们在水里忙碌,花花绿绿的围巾在水上漂荡,水面就像开出朵朵七彩的花儿。偶尔的说笑声随风飘向远方,北方人的爽笑声惊醒了田头树林子里那些酣睡的小鸟,清脆的鸣叫声就开始呼朋引伴。

地头大片的杨树林子里经常有很多野鸭藏匿,稻田的主人吆喝着驱赶野鸭,因为这些家伙会在稻地里偷食稻苗。太忙碌没办法时,还会做几个稻草人立在水里吓唬野鸭子,栩栩如生的稻草人有鼻子有眼睛,还穿着时尚的衣服呢。

水泵永远不知道辛劳,一刻不停地响着,把如油的地下水引上再送到个个水池里。水线里的水清可见底,里面有一些水生杂草郁郁葱葱,间杂着的几棵蒲公英水灵灵的。娇嫩的黄花蕊不像林子间的那样一身的灰尘,这里的蒲公英就是水里的荷花,婷婷玉立,干净美丽。河岸上的田埂里,野草足有半米高,远方的牛儿,羊儿悠闲地吃着草,白云和牛羊一起走,说不清楚是谁跟随着谁。绿草里到处可见深紫色的马兰花。花瓣向上,花蕊突出,不怕牛羊蹄子的践踏,不怕路人的采摘,顽强的生命力怒放着自己的景色。休息时,三五成群的姐妹一边说笑,一边摘下几朵,再俏皮地插在发间:看看,美不美?相互看看,笑个不停:臭美。别说,紫色的野马兰不比花店里的红玫瑰逊色。

阳光西下,夕阳就把余辉洒在了一汪汪的池水上。就像画面一样静美,这时的青蛙会来凑热闹。劳累的人们很有办法,不用看手机,因为怕掉进水里,这蛙叫声就是钟表。有资历的农民说:青蛙一叫唤就是下午四点。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谁都没有去考问,只是这呱呱的蛙声减去了很多疲劳。真的像词里写的那样: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汗水没有白流的,看看身后成排的稻苗,心里的喜悦油然而生。生活就如这一脉脉稻田,春的播种,夏天的汗水,只为那金秋的成熟和收获,还有冬天炉火旁的安逸。

一路欢歌笑语,驱车回家,音响里播放着《一曲红尘》,这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谁把化蝶写成碑,谁在千年等一回,红尘总有梦,何必问是与非,历尽了沧桑更懂得无悔!谁把花心化作泪,谁在梦里永相随,人生这杯酒怎么喝都是醉,过往的云烟坦然去面对!冷冷的眼泪随风吹,才知道离别的滋味,多少寒霜多少心碎,多少无奈慢慢体会。

飘飘的落花如流水,才知道花期的珍贵,多少寻觅多少负累,多少风景依然你最美!”人生真的就是个花期,说短就短,说长就长,自己就是自己最美丽的风景,开好自己的花期,用爱来书写与众不同的人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