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颇具仪式感的季节,我向来喜欢在春天里东奔西跑。其实也无奈得很,春天里有很多美景,当美景一上线,内心随之会有恐慌感,生怕未及尽情赏玩一番,让这一年多了些遗憾。因而当春风的势头越来越猛,我的脚步也为之迅疾不已。

午后春觉初醒,双脚一下床已经迫不及待奔赴一个地方。玉皇山下八卦田的油菜花这会儿已经开了吧,那片历史悠久的耕地是春的集聚地。我在拥挤的人流中一路穿行,直至那片金黄荡漾进视线里头。我已经听见蜜蜂在花丛中欢快地呼喊,天空中的白云飘到了地上,仔细看去,孩子手中正举着一大团棉花糖。

在入口处,有位老妇人正在兜售水芹,水芹的根部白白嫩嫩。

记得此前见过的水芹,根部都是红色的,与眼前所见大不相同。询问之后,老妇人告诉我,水芹根部如果显出红色,说明它已经老了。说着,老妇人举起自己的水芹像炫耀般地说:“你看呐,我的水芹多鲜嫩。”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么鲜嫩的水芹一定要尝一尝啊,于是打算返回买上一把。结果等我在里面尽情游玩了一圈,回到原处时,老妇人依然坐在那里,满地的水芹已然不见踪影。

我问她:“阿姨,水芹呢?”老妇人摆摆手,说:“卖完啦,一下子就卖光了。”神情还有几分自豪。

没承想自己就这样与美味失之交臂,我的内心满是懊丧。刚才为何不果断下单呢?面对美好的东西,自己还得主动点才行。

我忽然就想起去年吃过的青团。

青团一年四季都有,我只喜欢在春天上市的青团。超市里那种堆在货架上,外面用一层塑料纸包裹的青团无法获得我的好感,原因是实在太像货物了,没了美食本身的魅力。我所钟爱的青团不是这样子的。

去年租住的地方有一条步行街,有次下班回家,看见路旁支起了售卖青团的小摊。摊主打开蒸笼,里面一颗颗饱满圆润、绿得透亮的青团马上吸引住我的眼球,也引得几位路人一同围来。

我询问了价格,摊主表示一个青团售价四元,旁边有几个路人嫌贵转身离开,我连买了三个品尝,最后对晚饭都没了兴趣。街巷之中不经意间遇见的那份烟火食,总叫人久久回味,那份滋味好似氤氲在时光里。如今我已不在那里居住,去那里得穿越大半个杭城,但即便路途遥远也阻碍不了我的兴致。

我从地铁站出来,沿着依旧熟悉的路线来到那里,原本应该摆起小摊的地方空空如也。我沿整条步行街走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看到熟悉的情景。他为什么没有在呢?我问在那里售卖水果的摊贩,对方一脸茫然。去年他也在这里,想必不曾刻意去记那幕情景,所以答案也无从知晓。我这次满腔热情的奔赴,结局却是一场空。就算这样,内心的热火也未消减下去。在相同的地方,我扒开记忆,向着熟悉的味道走去,或者说是追赶而去。

去年我在朋友圈晒了青团,马上有同事给我留言,帮他带两个黄豆馅的青团回去。我当然愿意效劳,然而询问摊主,摊主笑着表示只有豆沙馅和芝麻馅,黄豆馅的青团从何说起呢?其实我也没听说过黄豆馅的青团,或许那只是同事一句玩笑话,被我当作一个重要心愿了。

黄昏即将散尽的时候,我来到住处附近的街市,左顾右盼打算带一把时蔬回去做晚饭,一股香味穿过人群来到我面前。来到香味的源头,那是个售卖春卷的摊点,春卷的口味有很多种,当中看到了令我惊喜的字:荠菜。

我问摊主能否给我现包一份,里面的馅只要荠菜不要豆干,摊主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动手做起来。她一定不知道我对荠菜的那份情愫,以至于对每年的春天都多了一点期待。

当夕阳坠入山后,路灯将街面照出一幅温馨的图景,我拎着一盒荠菜春卷快速往家的方向走去。今天错过了水芹,没买到青团,总算有一种春鲜即将成为我舌尖上的享受。

春天里总是有诸多令人难忘的情景,旧岁中那些遗憾、不舍,终将又化作新一年里众多美好事物,在浩荡春风里生生不息。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老家宅院前,有一片竹林,四季皆披绿装,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江南多雨水,竹子长势茂盛。竹林东西长达二三十米,南北有七八米宽,枝叶葳蕤,遮天蔽日。一些冠大而腰身细长的竹子,经受...

2016年1月20日,中国作协创研部在北京召开《梅洁文学作品典藏》(七卷本)座谈会。我万万没有想到,评论家田珍颖女士在丈夫逝世不久、心情极度悲苦、身体欠佳的情况下参加了会议。 座谈会...

我每个星期都往返于汾水溪谷。延绵群山对大地有着宏大的表达欲望,令人感觉到山河的壮丽。当我们深入其中,会发现大地的动人之处在于生命的丰腴。丰腴,既表现出生命的丰富和生动,也表...

一 世上很多地方出名,是得益于一个人。 位于今天太原城西南36公里的天龙山,也是这样,它的成名得益于一个名叫高欢的男人。 高欢是南北朝时期的渤海蓨人。高欢在乱世中长大,又在乱世中...

农历三月三,既不是个节气,也不像五月五的端午、八月十五的中秋,是个节日。但老北京人却讲究过三月三。 传说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所以,这一天,老北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在城南蟠桃...

午后阳光 我是在瘟季那种人力软弱的时刻开始喜欢午后阳光的。当是时,村子里人少,匆忙的两三粒都是取快递的,只有我一个闲人在刷村。 阳光远远地铺张,洒在冠盖连绵的树上,从树缝里漏...

立春,北方文友邀我一起去上海辰山植物园看早开的花。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少有植物的,也一直以为辰山只是一个荒凉的小山包,就像我一直以为植物世界是静谧的,绿芽萌动,风过树梢,果实落...

前不久,跑了一趟安徽寿县。之前我去安徽较少,对寿县的了解就更少了。到了寿县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寿县,原来就是历史上的寿春。 寿春我是很有印象的,读《史记》的时候就注意到,...

大地植被葳蕤,新式村镇在其中点缀,看起来广阔而诗意。崎岖的山间和田野里,鸟雀飞行鸣叫,野花自我喧闹,群草和绿树高低错落。 我在一道浅浅的山沟边停下,举目四望,起伏连绵的山坡上...

那日黄昏,入赫赫有名的径山。由山脚一村至山巅一寺,茶园、竹林于窗外暝色中浮掠而过。山林清寂,山路蜿蜒,春风中弥漫着花草香,禅院僧舍如在眼前,如在林中。前往山顶途中天光渐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