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吉泰、金雷泉父子,是甘肃文坛著名的父子作家,著作丰硕,奖项甚多。他们的大家庭2014年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为全国首届书香之家。

著名诗人、甘肃省作协原主席高平曾赋诗相赞:“兰州市有个大姓,是榆中县的金家;有一个耕读世家,出了个农民作家……他让金崖镇的金崖村,添加了真金的重量;他的儿子金雷泉,开成了一朵文学新花。”

这是怎样的一个书香、和美之家啊,值得诗人拨冗盛赞?

金雷泉新著《我的父亲金吉泰》一书,将读者带进了这个普通、平凡,贴近现实、接地气,却又别具风采的和美之家。该书是一部散文体传记,也是一部家庭史话,对于新时代家庭文明、和美乡村建设会起到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书中,作者精挑细选的108个小故事,真实、生动,耐人寻味。

从金先生家院中的瓶形门进入,看到的是一排木质窗棂、粘贴窗花的主房。花园里,两棵大枣树皮皴叶茂。西面院墙上,彩色石子雕绘的巨幅壁画引人注目:蓝天白云红日映照,飞机卫星大雁齐飞,河流大树麦场碌碡,小孩大的西瓜,悠闲的梅花鹿等。小院三面靠墙位置,立着三块不同形状的石头,镌刻“不自大”“躬耕园”“自强不息”等语。院中的环境布置,彰显着屋主一家人的理想和追求。

院后原先有一座光秃秃的荒山头,金吉泰老先生在山上修了路,挖了蓄水池,带领儿孙们一起栽柏树、浇水。多年坚持后,山头一片葱绿,平展处还安了石凳、石桌。面对村民疑惑,金老爷子幽默地笑答:观望苑川河,放松眼睛。

绿水青山,兴许就是老人家的乡村梦吧。

节假日休息时,金老爷子和子孙们在小院里比赛手指顶棍的游戏,同孙女一起踢毽子,谈各自在外耳闻目睹的新鲜事,倾听老人家新写的童话和小说,分角色表演《世上还是好人多》的小品,排演具有地方特色的《菜花舞》。有时是武术表演,二儿子耍一趟八虎单拳,小儿子走的是五虎单刀,金老爷子接过单刀,先舞得呼呼作响,后来一个“魁星点笔”动作,嚓啦一声裤缝开了,惹得全家人哈哈大笑。

小孙子也好,家里养的小动物也好,一不小心就会进入老爷子的童话,一篇篇田园童话刊登在上海、北京、浙江等儿童刊物上,与天南地北的小读者交流。

儿女子孙人生中碰见考试、工作的大事,没有见分晓,不知道结果,等待时非常焦急、难受。这时,这位老人就会说,写一个字,给你测测。来点心理疏导、精神抚慰。这不是迷信,老人也不迷信,这纯粹是一种文字游戏。不过,神奇的是测字还挺准的。

老顽童爷爷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演小品,既娱乐,也教育人。

这座不起眼的农家小院里,热情好客的主人经常引得文人墨客光临,畅聊文学、书画歌赋,附近百姓、学校的学生也经常来这里排演剧目、请教作文。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皆雅客。这里,俨然成了文学的殿堂、艺术的舞台,飞出的是欢歌笑语,开出的是文明花朵,滋润、陶冶、净化、美化着人们的心灵。

金老爷子常说,给闲了的百姓找有益的事干,健康的活动一搞,赌博、吸毒的人就少了,连家里吵架的都少了。

利用优秀传统风俗文化,亲子陪伴,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教育儿孙,不随大流是金吉泰家教的特色。

每年除夕之夜或者大年初一,全家都要召开家庭会议,汇报一年的成果,畅谈未来的打算,老老小小都很认真,互相感染鼓舞。改革开放以后,生活日新月异,金家的孩子大都考上了大学,大孙子和小孙女还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博士、硕士。

金吉泰是著名作家,文化人,但妻子却是一位没进过学校、不识几个字的农妇。生活中,他俩同甘共苦,相敬如宾,一辈子没红过脸。儿孙成年后,金老爷子携糟糠之妻,在儿女孙子的陪伴下,乘高铁、坐飞机,去北京、河北、成都、青海等地游玩。平时晚饭后,金老爷子常陪老伴在巷道或路边散步,成为乡村夕阳下的一道风景。老两口白金婚纪念日前,在子孙们的撺掇下,还去县城照相馆拍了西装照、军装照、中式传统服装照,老奶奶脸上带有羞涩的幸福。一对老人不输年轻人的浪漫,爱情之树常青,给家里家外的青年夫妻做了榜样。

儿孙们长大后,看到名门望族都有家规家训,请爷爷也写一个。老人家写了五条家规:要有人生大目标;不可嘲笑、小看倒霉人;要互相帮助;讲亲情,不搞窝里斗;不嫉妒别人成功。他写的家规家训,语言朴实无华,易懂易记,就像日常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大上……

这些故事,仅是金雷泉笔下的几朵浪花。

《我的父亲金吉泰》一书中,真实的故事、生动的情景、细腻的描述,使人阅读时犹如观看音画视频一般,身临其境,让读者见证了这个家庭度过的风雨岁月、经历的苦辣酸甜、洋溢的乐观向上、追求的和谐美好,使人感同身受,能拨动大众向善、向上、向美的心弦。这部著作,笔者认为任何年龄段的人都适合阅读,对于今天的家庭教育乃至整个社会风气的建设都有着良好的借鉴意义。

一个个和美之家,会为美丽中国、和美乡村增添丰厚的底色。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