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自1998年定点帮扶临潭县以来,发挥部门优势并结合临潭实际,从文化入题,围绕“文化育人、文学润心、扶志扶智”帮扶理念,先后组织六批共一百余位作家记者深入临潭采风创作,为临潭出版文学图书三十部,培养当地作家三百多名,极大推动了临潭文学事业发展,2020年临潭被中华文学基金会授予“中国文学之乡”,2023年被中华诗词学会授予“中华诗词之乡”。特别是2019年开始,双方在作家出版社启动“中国作协定点帮扶临潭文学”书丛,每年五本,目前累计出版图书三十部,以文学的方式助力临潭文化建设,推动乡村文化振兴与共同富裕协同发展,以助力文化精神动力撬动乡村全面振兴。

此次《走,扯绳走!——“全国拔河之乡·临谭”拔河主题文学作品集》的出版是中国作协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乡村振兴的一项重要举措,为临潭县乡村振兴奠定了良好的文化基础。该集分散文篇、自由诗篇、格律诗篇三个小辑,共计35万字,内容紧紧围绕“拔河”主题,宣传展示了临潭“万人拔河(扯绳)”国家级非遗文化、“冶力关杯”中国·国际拔河公开赛体育风采,进一步打响了“全国拔河之乡”品牌,是一次集中围绕拔河开展的当代文学书写,以文学的形式传承拔河文化,拓展了新时代文学的新空间,增进了文学和现实的联系,为文学提供了新的实践场域。

现摘选其中部分文章,以飨读者。

——编者

与命拔河

任林举

六百年时光过后,竟然临潭人自己也不知道年年岁岁的拔河赛到底为了啥。是和六百年前的屯田将士一样为了“教战”锻炼人的斗志和体魄?还是为了通过那场激战夺回一年或一生的好运气?抑或是为了怀念那些远去的先人和时光?

临潭的拔河不叫拔河,从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名字一直叫“扯绳”。临潭县文联副主席敏奇才是中国作家协会重点关注、扶持的作家,不但对文学怀有浓厚的兴趣和热爱,对当地的文化也有系统的关注和研究。他不但是临潭扯绳赛的参与者,也是这项文化遗产的记录者,他曾专门写过一篇名为《洮州万人扯绳闹元宵》的文章,描写一年一度的扯绳赛盛况。现在,他不是写,也不是读自己的旧作,而是亲口讲述,他和县文广新局“改任”到三叉乡的丁志胜一同追述、对谈临潭扯绳赛的历史、变迁和体会、感受,这是倾注了心绪和情感的现场再现。

最早的扯绳赛,始自六百多年前的明洪武年间。

洪武十年(1377年),西番十八族叛乱,十一年农历八月,朝廷封沐英为征西将军,与蓝玉等统兵征伐,大战于洮州,也就是今天的临潭县,俘虏西番十八族头领阿昌失纳。后又在东笼山筑城,擒获酋长三副使瘿嗉子等,平定朵甘纳儿七站,拓地数千里。洪武十二年(1379年),置洮州卫,建洮州旧城。驻旧城期间,他们以“牵钩”(即拔河)为军中游戏,用以增强将士体魄,大约也有另外的用意——激发战士们争先恐后、勇敢杀敌的士气和斗志。后来,为了整固和充实边防,明朝实行了屯田戍边制,“从征者,诸将所部兵,即重其地。因此,留戍”(《洮州厅志》)。于是,大量江淮将士携家带眷就地落户,一转身就成了永居的洮州人,扯绳之俗遂由军中转为民间。《洮州厅志》又记:“旧城民有拔河之戏,用长绳一条连小绳数十,千百人挽两头,分朋牵扯之。其目的是以为扯势之胜负,即以占年岁之丰歉焉。”牵钩的内涵也由此发生了变异。

拔河,早期叫“施钩”“牵钩”,后来叫“扯绳”,近年又称“拔河”。实际上,拔河这种旨在“教战”的军中活动,最早的源头也不在六百年前,追溯起来还可以到更加久远的年代。唐御史中丞封演在《封氏闻见记》中记:“拔河,古谓之牵钩,襄汉风俗,常以正月望日为主。相传楚将伐吴以为教战。……古用篾缆,今民则以大麻 ,长四五十丈,两头分系小索数百条,挂于胸前,分两朋,两向齐挽。当大 之中,立大旗为界,震声叫噪,使相牵引,以却者为胜,就者为输,名曰拔河。”谁也未承想,这朵曾在中原历史中盛放又凋谢的文化之花,却在几千里之外的洮州找到了生长和传续的土壤,经过时代传承,不仅花朵艳丽依旧,而且又修成了可以载入史册的“正果”。2001年“万人扯绳”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2008年,临潭县被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拔河协会授予“全国拔河之乡”荣誉称号。2021年,这项活动又正式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随着岁月的流逝、时代的变迁,世界各地的很多文化遗产都已经失去了真实的生命,只能像一个文化标本或木乃伊一样,保存在传说、文字或历史影像资料中。而临潭的“扯绳赛”却是活的,不但活,而且随着时代的更迭拥有了不同的面貌和精神指向。这就需要有敏奇才、丁志胜这样的亲历者、亲自参与者对它进行贴近灵魂和活灵活现的追忆和描述。

临潭的扯绳赛,一直像一棵不曾休眠和枯萎的老树,每年一次如期地绽放出它诱人的花朵,一直到大炼钢铁和破四旧时才被迫停止。“老树”被腰斩,大约有二十年的时间,无花、无果、不发芽。丁志胜于20世纪60年代末出生,再早的地域、文化记忆都是来自父辈们的口口相传。他能够亲自见证这个传说中的活动,始自1979年。那一年,从1958年到1978年一直停办的扯绳赛终于在人们的怀念和期盼中恢复了举办。在丁志胜的记忆中,从前的“万人拔河”规模远不及现在,直接参与的人也没见过有万人之多。那时,扯绳赛每年举办的时间定为正月的初五、初六,地点在县城西门外的河滩上。

开赛的日子一到,全城空巷,男女老少齐聚西门外的河滩之上,黑压压的人群沿河滩坡地排出数里。现场气氛异常火爆,人声鼎沸、锣鼓喧天。人群中间的空场上,两根数十丈长的粗麻绳铺陈在地上。大麻绳的尾端,又分出两股细一点的麻绳,继续向远处铺陈,这两股细麻绳称作“双飞燕”,其主要功能大约不仅仅是为了好看或好听,而是为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腾出“伸手”的空间。新中国成立以前,万人扯绳赛由临潭县商会组织,凡县城的居民都要缴纳钱物,富的出钱,穷的交麻或绳索,用以制作大绳。绳分两段,两段麻绳的对接点在正对西城门的位置,一根向南,一根向北,两绳头部各结一个大铁钩。比赛按城南城北的居住区分队,以西城门为界,城南居民叫下街队(包括城南所有乡村和牧区),城北居民叫上街队(包括城北所有乡村和牧区),由群众推举的数十个剽悍小伙做“连手”负责连接绳头。以前的操作很简单,两个绳头的铁钩一搭,比赛即告开始。在后来的演变过程中,绳头的连接方式发生了变化,铁钩被木销所取代,扯绳赛的名字也就从“牵钩赛”,变成了“拔河赛”。

1979年活动再度恢复以后,比赛的地点、时间、规模、组织方式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为了提高群众参与度、烘托元宵节气氛,组织者将这一活动时间推移到元宵节,并由原来的两天变成三天,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晚上举行,每晚三局,三晚九局。组织者也不再是商会,而变为由临潭县城关镇政府组织,由城隍庙、各清真寺负责人、各村委会协助举办。为防止扯断将以前的麻绳换成了钢丝绳,直径14厘米,长1808米,重约8吨;地点也从城西的河滩上移至城关镇的中心十字街。参赛者不仅限于本城、本县,更不限身份、民族等,甘南各地包括卓尼、合作等地的居民感兴趣者都可以赶来参赛。近年来,临潭的元宵节扯绳活动,规模之大,场面之壮观,人数之众多,更加呈现了前所未有之盛况。2007年活动达到历史高峰,各地前来临潭观摩、参赛的群众达十五万人之多。

因为参与的人数太多,参与者与观看者也无法分清,比赛便只以绳长为限,参与者数量不限。有人对拔河两端的人数做过大致的清点,基本上相差无几,因为参与扯绳的人与人之间需要拉开一点距离,人过密反而无法施展、用力。这实在是一场耗时耗力考验人们意志和毅力的活动。一场比赛下来,有时要耗时两三个小时,正月的天气虽然依旧寒冷,参与拔河的人却无一人不是汗水湿透冬衣。

临潭的扯绳赛看似一项民间的体育活动或民俗活动,实际上,已经成了有一点宗教意味的文化仪式。在为期三天的九场比赛中,每一场比赛的输赢都暗示着双边群众一年的运势和收成,所以每一场比赛都实实在在地牵动万人之心,因为没有人不关心自己的运气,没有人不关心一年的丰歉。当然,最后的输赢未必就能对应上南北半城人运势的强弱,但胜出的半城人一年的心情和信念就多了一份有力的支撑;败了的那半城人则哈哈一笑,只把比赛当成一场有趣的游戏。即便是有人因为败北而心有不畅,也会把希望寄托于来年。临潭人似乎永远不缺少意志和耐力。他们相信,只要时间在手,就是希望在手,就有翻身的机会,就有转败为胜、时来运转的机会,就像这一年年不曾间断的拔河赛事,总有那么一年,总有那么一次,胜利是属于自己的。

【作者简介:任林举,中国作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吉林省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散文《玉米大地》、散文集《时间的形态》、长篇报告文学《粮道》《贡米》《出泥淖记》《虎啸》《躬身》等。曾获鲁迅文学奖等奖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