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崇木凼村,我陶醉于那一株株古树。

村落属湖南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已在海拔1000米的高山之上,四面却仍环列更高的险峰,形成山中低洼盆地——“凼”,似乎在诠释“山外有山”与“层峦叠嶂”的成语。与毗邻的溆浦县山背村一样,此处也为花瑶聚居地,千百年来两地常互相通婚。一地村民去另一地,随便登哪家门,或许就是舅舅、姑姑、表叔、表哥等亲戚家,猪血丸子、蜂蛹、土匪鸡与蒸腊肉等待客佳肴便端上了桌。

刚近翠色漫溢的寨口,两列花瑶女子便端了大碗拦门酒,将我拦住。她们自然并非深山“剪径”者,头戴火红与金黄相间的圆帽,额上有金色丝线织就的抹额,身着五彩花裙,笑靥如霞,何况手中还有香气扑鼻的自酿米酒。她们一面举碗相敬,一面唱着山歌,声音脆亮,韵律却颇粗犷。略为“霸道”的是,酒不能推辞,且须一口气喝完,否则进不了村寨。

酒喝了,山歌尚未听完,但我已顾不上,早被寨内郁郁苍苍的一株株古树所吸引。之所以断定为“古”,是因树高且大,多半有三五人合抱之粗,撑开的树冠,犹如一把绿色巨伞,能遮蔽一整栋屋宇,若非成百上千年的生长,绝不会如此壮硕。古树随处都是,从四面山峦蔓延而来,但主要集于寨中田园环抱的小山上,蔚然成林,漫腾的苍翠与四周峰峦相接,融入无边无垠的绿海里。

古树下多半有花瑶人家的木板楼屋,典型的穿斗式构架,雕花窗户,桐油油漆,古朴雅致,最宜入中国画。漫步古树林下小径,也穿行花瑶人家屋檐下,绿荫遍布每处角落,阳光被严实遮挡,偶尔才漏下三两处碎影。凉风习习而生,如同身处幽深洞穴,浑身竟有了些许寒意。

古树多为枹栎、水青冈、锐齿槲栎、橉木稠李等杂木,山外极难遇见。像“因过竹院逢僧话”的诗家,我与闲坐屋檐下的村人攀聊,得知树果然“古”。树龄最大者1800年,堪为“树王”。它钻出泥土时,还是东汉建安二十年左右,曹操正斩杀吴兰,大破乌桓,逼降鲜卑,平定北方。刘备则还在阳平关与夏侯渊、徐晃等名将对峙,胜负难料。树龄最小者也有100年。令我不由咂舌的是,古树林足有57亩,不下300株,平均树龄400岁。林中还有同蔸生异树,树腹长翠竹的奇观。

来到“树王”下,我早恭肃如叩拜年高德劭的长者。它高耸数十米,探入九霄云外;枝叶苍劲繁茂,躯干挺拔粗硕,需四五个汉子牵手才能合抱;树皮似青铜,根部如铁;根须盘曲若虬,深深扎入泥土。岁月如流,淘漉去山外无数风流人物,而“树王”依旧生机盎然,像寿联上常说的“南山不老松”。因此,它成为寨中“神树”,每到讨僚皈、过年等节日,花瑶老少便会带上丰厚供品,前往祭拜。

枹栎等杂木原本极难成活,成年后还能蓊郁千百年,未遭人类惯常施加的刀斧之祸,且非一两株,而是丰茂为林,必有缘故。望着“树王”根部残存的香烛,我似乎有些明白了村名何以称“崇木”。寨中人“尊崇树木”,一代复一代,古树们自然得以保全了。

在古树林另一角,一块禁山碑向我诠释了“崇木”之诚恳。碑为青石,立于清光绪九年(1883)腊月二十八,饱经风剥雨蚀,字迹多已漫漶不清,但阴刻楷书“永远蓄禁”四字依旧勾画了了,清晰如前。这是花瑶先辈们给后代最苛严的警训,也是对古树最崇高的敬意。

后代们从不敢违背祖训,视古树如家人,未尝加过戕害,即便林中长出了竹笋,也从不采收。古树有了病虫害,后代们会心急如焚,及时设法治理,偶尔有枝干自然枯萎,也绝不捡拾回家当柴禾。必要时,他们甚至挺身而出,用生命保护古树。

寨中人“崇木”,除了祖训,还有更深层次的缘故。作为瑶族分支的花瑶,曾是一个多难的民族,先祖们屡遭官府排挤与驱逐,被迫迁入云端深山。层层密林让他们躲过了一波波追杀,也为他们提供了绵绵不尽的衣食,民族得以生息繁衍。林木恩同再造,情如亲人,花瑶便有了树我一体的情感。这种情感,也是对自然生命敬重、珍爱的朴素表现。

寨中人并不知道,山外也有不少古人尊崇树木。南宋地理学家王象之《舆地纪胜》载:“隆兴府奉新县后有巨樟二,枝叶扶疏,广数亩,昔有县吏欲伐其木者,寺有老僧抱木而泣,愿先就戮,吏不忍,以故得全。”两棵巨樟面临就戮之灾,老和尚抱木而泣,最终用生命予以保全。他的言行,是佛家慈悲心的流露,也是对自然生命的尊重,与崇木凼村的花瑶人一样,是一种早慧的敬畏生命意识。

古人还讲究“万物有灵”,赋予草木以情感。先秦时代的《诗经·甘棠》中,诗人因一株亭亭如盖的棠梨树,想起了曾在此露营、小憩和停留的召伯,于是吟诵道:“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诗句情真意切,为了纪念功勋卓著的召公,劝告人们禁砍这株棠梨,乃至不许拉扯树枝。这种由人及树、由树推人的情感,与花瑶人“崇木”之心是相通的,尽管后者或许并不懂《诗经》,也不知召公。

崇木凼甚至还有认古树为爹娘的习俗。寨中若有爱哭闹或淘气的孩子,父母觉得与自己八字不合,需寄养,便到古树林拜访,选一株古树做孩子的爹娘。这需要一个隆重仪式,绝不可敷衍。他们准备了果品点心、线香纸烛,择个吉日,领孩子前来认亲。枝叶间鸟雀似乎见惯了这一幕,淡然不惊:孩子跪于树下,父母念念有词,虔诚祷告一番,点燃香纸,袅袅青烟中,全家或磕头或作揖谢恩……

孩子有了古树为新爹娘,逢年过节也会前去祭拜一番。他们是否乖巧已不重要,寨中似乎也没人能给出准确答案,但经受了一次特别洗礼,孩子们对树木有了更多亲近之意。成年后,他们觉得满山都是葱碧亲人,折根树枝都是不孝,更遑论砍斫了。这似乎比古人所说“断一树,不以其时,非孝利”更进了一层,后者认为“不以其时”砍树才算不孝。

在崇木凼,受尊崇的古树自如生长,永享天年,而人也因古树的蓊蓊郁郁,有了幽美家园与惬意日子。人与自然相生相伴,步入“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我徘徊古树林,鸟语声声里,久久感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