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前两次来清溪风和日丽的天气不同,这一次,清溪用细软的春雨欢迎我。

路上,我嗅到了春雨的味道,甜滋滋的,带着泥土的芬芳。春雨是上天对大地所有生命的抚慰,是液态的阳光,对每一样生命都是公允的。我觉得身上沾了些雨滴,便是承接了这种普惠苍生的大爱。

清溪地处湖南益阳,是一个因文学而兴的村庄。这里是著名作家周立波的故乡,也是他创作长篇小说《山乡巨变》的背景地。十几年前,清溪与周边的村庄大同小异,房屋色调单一,乡路泥泞难行,年轻人大都选择了外出打工。缺少了年轻人,村庄便活力不足,田畴间忙碌的往往是些老年人。最近几年,不甘沉寂的清溪村找到了一条靠文学赋能乡村发展的振兴之路,他们修葺了周立波故居,争取中国作协支持建起了二十几家作家书屋,发展起民宿、观光、擂茶等文旅产业,村庄活力日增,年轻人纷纷返乡创业,游客纷至沓来,一个山清水秀、书香浓郁、人气熙攘的清溪呈现在世人面前,周立波先生对清溪的期许已然变成现实。

三年前盛夏的一日,我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文学周活动第一次到清溪,美丽的清溪让我印象深刻。田野瓜果飘香,山峦青翠如洗,乡路尘土不扬。记得周立波故居前是一片荷塘,里面的荷花开得相当阔绰,我惊诧荷花原来可以开得如此肥硕,觉得这里就是一个地肥水美的桃花源。与几位村民交谈后,我方觉得桃花源的比喻不够贴切,因为清溪开放、时尚,与桃花源的封闭不可同日而语。村民们很感谢周立波,说他们能有现在的生活是借了周先生的光,是借了《山乡巨变》的光。我相信村民所言不虚,的确,清溪村能有这么大的变化,的确是周立波先生用心、用情、用爱书写家乡的结果,半个世纪前,作家的笔已经描绘出了清溪发展的蓝图。文学一旦发力能量不可小觑,它不但可以刷新人的精神面貌,而且能催生无穷的精神动力。

在周立波故居里,一幅黑白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这是周立波参加农村生产劳动的照片,从作家的朴实自然的神情里,我看出了他对家乡那种情感的投入,照片里的作家与当年的柳青一样,看上去就是一个朴素的农民。当时我就想,立波先生用一支笔改变了家乡,作为后辈的我为什么不能为家乡写点什么呢?新时代以来,家乡无论环境、产业,还是人们的观念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把这些变革描绘出来,不就是为时代画像、立传、明德吗?于是我给自己出了一道必答题,向周立波先生学习,书写家乡变迁历程。我要写的是青少年时期生活的北大荒,这是我的第二故乡。那片黑土地积淀的故事极为深厚,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库,尽管我写了《北地》《北障》《北爱》三部长篇来向北大荒致敬,但总觉得还有许多话要说,这便有了创作《草木志》的构想。可以说,《草木志》的创作灵感来自清溪。

去年9月22日,跟随中国作协多民族作家采风团再到清溪,我心里多少有些忐忑,看着清溪村日新月异的变化,一种紧迫感如同上紧的发条顶在后腰。我对自己说:去年你可是在这里许下了诺言,如果在立波先生故居里打了诳语,意味着什么你可要想清楚。第二次来清溪,我没有去欣赏美景,而是在立波书屋静静地坐了许久,与书屋主人攀谈了好一会儿。我在思考《草木志》中那条断掉的驿路该以什么方式来连接,东北山乡与江南山乡变化的区别在哪里。

与周立波先生创作《山乡巨变》的全景扫描不同,我的《草木志》是从植物切入,每一种植物都对应一个乡村中的人物,力求打通人与植物的精神关联。之所以这么考虑,有传统文化中“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齐物论影响,也有对当下城乡如何差异发展,文化、生态如何传承的诸多思考。我想,乡村振兴不仅是百业兴旺、经济繁荣的振兴,更应该是传承不断,生态宜人、人气饱满的振兴,不能用简单的城市化来框定乡村发展,因为城市乡村各有各的功能,两者既相辅相成又不可相互取代。

今年三月,我的《草木志》由百花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联合出版,位于清溪的中国当代作家签名版图书珍藏馆举办了首发式。当我走进清溪民宿·书香1号的时候,我的心依然有些忐忑。这次我是来交答卷的,三年前的必答题达成度怎样?需要阅卷人来评判。珍藏馆的曹孟良馆长告诉我,在珍藏馆举办新书首发式我是第一人,而发布的报告厅也是第一次启用,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是感动,清溪不仅用一场春雨来为我洗尘,而且用“两个第一次”来推介《草木志》,这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报告厅里坐满了读者,我发现读者中有几位小学生,他们是通过网上报名来参加的,这让我感到了一份鼓舞,孩子们喜欢文学,文学才有未来。在正式发布前我和观众做了交流,我看到台下每一位读者的目光都那么真诚而热切,没有人看手机,没有人交头接耳,每个人都听得专注而投入。我心中感慨,清溪的读者是最好的读者,他们对文学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是真诚而纯粹的。有观众提问,作为爱好文学的小学老师,如何引导学生热爱文学,我回答说老师是最好的示范,很多小学生的爱好受到老师影响,小学生能遇到一个热爱文学的老师是件幸事。我这样说当然有自己的理由,因为我就是受小学老师影响而热爱上文学的。

因为匆忙,这次到清溪我停留的时间很短,没能到立波书屋与书屋主人聊聊,也没能到立波故居去拜谒参观,我想,留下点遗憾不是坏事,至少为我第四次来清溪埋下了伏笔。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