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戏大剧院

仿佛一朵凌雪怒放的梅花,开在黄州遗爱湖畔。

这是一座呈梅花状的建筑,三朵花瓣有三重的美:要更好地保护、宣传黄梅戏;要发展黄冈的戏剧文化;更要丰富当地人民的艺术生活。毫无疑问,这应该是黄冈戏剧文化一枝瑰丽的花朵,也是黄冈城市建设的一个地标建筑。

黄冈,素有戏剧之乡之称。因之黄梅戏、楚剧、汉剧、京剧诞生和成长于此,这里便有了“四戏同源”的文化景观。

千百年来,不论是在黄梅湖畔,还是在麻城山下;不论是在黄州城里,还是在罗田乡下;大凡佳节丽日,锣鼓开场,登台的瞬间,情节便从天地间走来。一时间红袄青袍,悲欢离合,时在戏里,时在戏外;台上戏中人声声唱起别人的传奇,台下戏外人边看边想各自的心事;台上台下在开始中结束,又在结束中开始……

是呵,黄冈绚丽多姿、璀璨夺目的各色剧种,诸如黄梅戏《天仙配》、楚剧《银锁怨》、麻城东路花鼓戏《麻乡约》等,不仅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艺术震撼,也尽显了流光溢彩的戏剧文化。

生于斯长于斯的我知道,千百年来,勤劳勇敢的黄冈人民,在这一片热土上,用汗用血演绎了多少传奇的剧啊!

在清泉寺遗址,怀苏轼

清泉寺不在了,但清泉寺遗址还在,遗址前的兰溪还在,先生的《浣溪沙》词还在,连先生写在词里的萧萧暮雨以及声声泣血的子规还在。

不在的只是先生。

站在清泉寺的遗址上,来这里的人们不能不忆起先生,怀念先生;怀念先生头戴竹笠,脚踏木履,高卷裤脚,在风雨中袒露“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潇洒与飘逸;怀念先生制作的东坡饼和东坡肉给生活增添的美味;怀念先生躬耕东坡、春种秋收的喜悦与自豪;怀念先生月夜荡舟赤壁矶下放声高吟大江东去;怀念先生云游清泉寺时触景生情信笔挥写的《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

好个“谁道人生无再少!”

这是壮志未酬奋起拼搏的誓词,这是不甘服老的宣言,这更是对青春与生命活力的召唤。不难想象,东坡先生贬谪黄州,受尽磨难生活困顿,却一反感伤迟暮之低沉,慨然作如此催人自强的辞章,作为后学不能不感佩先生的豁达开朗、超然乐观,以及那血里的铁、骨头里的钙……

是的,纵使清泉寺不在,但清泉寺的遗址还在,先生《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还在,所以先生的存在是无限的,因为先生就是美与诗。

渡江胜利纪念碑

在大理石砌成的台阶上,谁为那场决定中国命运的渡江战役,为冲破炮火硝烟而胜利抵达彼岸的英雄们设计了这红色的、钢结构的帆?

临江而立,站在团风春日的阳光里,一任三月的风拂动我的思绪……

这是一页帆吗,这是在涌浪与惊涛中跌宕起伏的一页帆吗?

那一夜,岸,辉煌而遥远,因岸而破浪前行的船,千帆竞发,搏风击浪;在猎猎飘卷的战旗下,在声震江天的军号声中,船头那一页进击的帆,浸着殷红的血,迎着烽烟,穿过黎明前的黑暗,也飘卷成一面面进军的旗!

七十多年了,而今我来,这页船帆被雕成一座渡江胜利纪念碑,遥对长江,屹立成历史永恒的记忆,供后人阅读。

临江而立,站在阳光下,一任春风拂动我的思绪……

那曾掀起风的帆,将壮烈的往事,飘成一页辉煌的历史。

陈潭秋雕像

除了你之外,谁也没想到你会以这样的形式回到生你养你的故地,默默站在你的故居门前,以石的伟岸与缄默,瞩望这一片故土。

不远处的河,依然像你小时候在河边玩水的样子,依然波翻浪涌,静静流淌;那河里浮沉的浪花,一浪追着一浪,穿越岁月与时空,追着你的身影,浮沉多少记忆——

那创建武汉共产主义小组日夜忙碌的身影;那暗夜精心编辑《武汉星期评论》的熠熠灯火;那参加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庄严时刻;那为苏维埃政权殚精竭虑筹措粮食的账本;那奉党中央之命在新疆工作的共产党员全部撤离时的遗愿“只要还有一个同志,我就不能走”。

故土的小草熬过了凛冽的寒冬后吐出了新芽,而你未能熬过凛冽的寒冬呵,凛冽的屠刀让你的鲜血染红了暗夜的黎明……

当你回到生你养你的故土,并以石的坚定与缄默站在这里时,你便是这片红色故土上一片恢宏的风景。

仰望,或者俯首。来这里瞻仰你的人,无不满怀对你的崇敬和缅怀之情,只因在我们眼里,你和你的信念一样,都具有永恒的生命!

白潭湖后记

好一片白荡荡、白亮亮、白净净的水!

真要感谢上苍的眷顾,让家乡有这白荡荡、白亮亮、白净净的湖水,使之成为家乡土地的魂。

此刻,我就站在湖畔,信手拿起一块瓦片,试图打一个圆满的水漂。那瓦片飞过湖面之后,漾起层层涟漪。

在那“万户萧疏鬼唱歌”的岁月里,这里曾流传一首民谣:“一进百丈咀,男女都有喜;女怀十个月,男人驮到底。”那时,多少母亲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女儿的父亲,饱受血吸虫之害,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

这里的湖水,曾是多少儿子的母亲、丈夫的妻子、父亲的女儿的泪。

终于,天空微微弯曲成梦的形状。

湖畔,升腾起新的人间烟火,湖水濯洗着解放的旋律。掌握了自己命运的白潭湖,那白荡荡、白亮亮、白净净的湖水,让鱼儿自由地嬉戏、荷花欢笑着绽放;不远处的湖岸边,谷粒金灿灿地黄、棉花银晃晃地白、树木青翠翠地绿、花朵鲜艳艳地红……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掌握了自己命运的汗水滋润的呵!

这一湖白荡荡、白亮亮、白净净的湖水,是多少母亲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女儿的父亲热腾腾的汗。

我说白潭湖很美,白潭湖默许了我的抒情。

其实,白潭湖也知道自己很美,因为白潭湖知道,它的平静与波动、蔚蓝与洁白,它头戴湛蓝的天、身披清爽的风,连每一片云朵都是美的。

也许是白潭湖的美,有关方面将它开发成旅游度假区,这一湖白荡荡、白亮亮、白净净的湖水,就仿佛一颗露珠,缀在城东新区这一片硕大的荷叶上。

鲍照读书台

远道而来的慕恋,催促我踏着一尖山的石径,走向明月峰。

很诗意的山风,将几朵馥郁的山花吹落在石径边的山崖上,让我闻到千年前散发的书香。

千年前的琅琅书声穿越时空,由远而近传来,诱我加快了步伐。

明月峰顶,好一块凌空的大石头,虽经一千多年的雨雪风霜,但石上的读书台轮廓依然明朗。

登上这读书台,八方景致尽入眼中。坐在台中放眼一望,东临紫云山,南涌沧浪水。

台在石上,书在台上。就在这读书台上,先生秉烛寒暑,手不释卷,参禅悟道,以致先生指间吟咏的诗的涟漪,豪放俊逸,拍在历史的岸壁。

先生临池的滢滢墨波,和鸣成天籁清芬,由此,先生便站在中国文学史上,上承汉魏风骨,下开唐宋先河……

“山鸡啼彻九天闻,万仞芙蓉五色云。台下青青书带草,至今人识鲍参军。”不知谁的诗,道出了我此时此地的心境。

飞来了,天鹅

从千里之外飞来,飞越万水千山,朝朝暮暮飞了多远的路啊,该是飞累了吧!

落下来了,落下它们飞翔的翅膀。它们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仿佛看到了荣耀,也看到了自由。

这片离长江不远的稻田,如今特意蓄满清水;这洁净的水不仅会洗去它们一路旅途的风尘;更会以泥土的朴实,给它们一个香甜的梦。

是的,这片冬日的稻田,不仅是它们歇息的驿站,更是它们如梦似幻的栖息地。

多么宁静。

没有风雨,没有霜雪,甚至没有鸟鸣。这片收割后的稻田里波澜不惊,除了宁静还是宁静。

就在这一片冬日的宁静里,农场主人除了给它们精心准备越冬的温床,让它们有一个宁静的梦外,更在这片丰腴的田里,为它们准备了充足的食物,以注入它们再一次展翅远行所需的营养,让它们养精蓄锐,飞向远方……

落下来了,落下来了,天鹅落下来了。

这不,为了迎接它们的到来,不远处的芦苇好像知道农场主人的心意,都轻轻地扬起了手臂,欢迎它们光临。

升旗——父子岭小学一瞥

熹微的霞光中,黎明的钟声响了起来,在父子岭小学的上空激荡,呼应着孩子们,从岭上、从崖畔、从谷口、从涧中,欢蹦乱跳地朝学校奔来。

我特地来到这里,寻找电影《凤凰琴》中那个令人难忘的场景。

孩子们站在小小的操场上,站在黎明的曙光里,举行每天的升旗仪式。

国歌奏响,孩子们举起右手,抬起头来,仰望曙光里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

升起来了,升起来了,仿佛一朵轻轻飘动的红云,轻轻拂过山村的梦,和黎明的太阳一起升起来了。

风,吹动旗帜,吹动旗帜的微笑,一波一波的涟漪,在蓝天里轻轻地舒展开来。在旗帜殷红的微笑里,几只山雀穿过黑夜,扑展着羽翼,正歌唱着黎明的宁静与祥和。

在孩子们稚嫩清脆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在曙光里冉冉升起来了,孩子们的希望与向往也升起来了……

庄严的时刻总是令人心潮澎湃。

这不,孩子们抬起头来仰望着,仰望着,大片的阳光打湿了他们的眼睛——

风,从那支冒着炮火、穿过硝烟、溅起血光、辉映刀影的歌里吹来,轻轻地拂动着红领巾,使红领巾在孩子们的胸前飘扬,飘扬成一张升起的三角帆。

升起的五星红旗在召唤着。

孩子们攥紧信念的小手高高地举起,举起一根根继往开来、乘风破浪的桅杆!

(作者:谢克强,系湖北省作协原副主席)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