硐口是高坡苗族乡的一个村寨,属于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的高坡乡。

顾名思义,硐口村的十几个自然寨子都坐落在高坡上。

在贵阳城里,高坡很出名。一来是它要比贵阳的海拔高,二来是历朝历代的高坡都以贫穷闭塞而闻名。

贵阳人一讲扶贫,开口就会说到高坡。

可这几年,高坡的口碑完全变了。游客到著名的旅游景点花溪玩,玩得还不尽兴,有人就会说:你要有时间,就上高坡去玩吧,到了硐口就会有感觉。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那就是告诉你,硐口苗乡也吃上了旅游饭。花溪是个好名字,难得来到贵州的客人,再没时间也会有人建议你:时间再紧,花溪你该去看一看,走一走。那可是一个既有历史、又有人文,还有民族风情的地方,花半天游玩就够了。

所谓历史,指的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抗战时期,沿海大城市的一大批不甘心当亡国奴的文化人背井离乡,跟着国民政府一路来到大西南,除了在重庆、昆明、成都栖身,还有不少人栖居贵阳。画家徐悲鸿居住在贵阳,捐画给国家,用来买飞机抗战,同时他也在这段时间里定格了他和廖静文的爱情;巴金先生就是在花溪和萧珊缔结了婚姻,他们结婚的那幢房子“花溪小憩”如今仍旧在呢。花溪风光秀美,是文人们时常前来散步和聊天、纵谈国是的地方。久而久之,就成了有名的公园。

花溪美,美在花溪的水。花溪两岸定居的苗族,因他们穿着的漂亮服饰,被称为花苗。故而,这一股世世代代养育花苗的水,就被称为花溪。近百年来,花溪两岸栽满了名种树枝苗木和各式花朵,一年四季,花开花谢不绝,凋谢零落到溪水中的花瓣儿,更给这股清澈见底、时有鱼儿嬉戏的溪水增添了几分诗意,花溪更成了名副其实的“花溪”。

花溪的名声越来越大,同在花溪地域的高坡也跟着出了名。

我年轻时高坡出名,是因它的贫穷。今天的高坡出名,是在发展旅游之路上,高坡的民族风情闻名遐迩。

而硐口苗寨是人们沿着山路到高坡去,见到的第一个苗族村寨。

硐口苗寨有十几个自然村落,沿着高坡陡峭的山势,一路在半坡稍显平缓之处坐落。

苗寨今天的日子好过了,我青春时期见过的茅草屋、砖瓦房都看不见了。站在高高的山坡上,放眼望去,苗族乡亲们建造的二层楼、三层楼甚至四层楼的房子,鳞次栉比地沿着山势醒目地站立在那里,有的凸显苗族的风格,有的和大城市里的时尚建筑可以一比。

我问村长:过去这里穷,现在一路上见到不少民宿、饭店、小吃摊,半坡上还有帐篷和不少旅游设施,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贫穷的标签早就撕下了。村长用非常有把握的语气道:这几天你住在这里,不消我陪,一户户人家,你随便都可以走进去,不论老人、娃崽、妇女、男子,你都可以同他们搭话,问问他们日子过得怎么样。

问过了,他们对我说,吃饭穿衣,在我们硐口,都不在话下。

村长问我:你问过他们具体收入了吗?

我说问了,还问他们靠什么赚钱,他们一一都答了。

村长又问:他们说了多少收入吗?比如那一家,你问了吗?村长把手指向一户转弯处的二层楼,是专门烫米粉卖的铺子,这家你问了吗?

我说,他们家答,每年烫米粉卖,有20多万元的收入。

村长笑了,道:他们那是怕露富,去年底村里让我报村民收入,白纸黑字,他们家填的还是35万元哩!

我不由怔住,说:我又不向他借钱,他们为啥往少里讲?

村长指指自己说,怪我怪我,腊月下旬区长打电话下来,说春节里你要到硐口苗寨上来,她怕过节街上店铺都歇业,给我打电话,让我找一家干净点的苗族老乡,吃一顿午饭。我就在群众会上讲了,说不管哪家接待你,都得讲实话,一是一,二是二,不得玩虚的。我还把你的身份讲了讲,说你是写文章的。卖米粉那家一看你模样,就猜出你身份了,把收入往少里说。20多万元,哄鬼去,就是他们家给村里报的35万元,硐口村的老乡都说报少了。叶老师,想想,烫米粉卖,旺季、淡季扯平了说,他们家那个铺面每月可以赚多少?

我想不出来,只得摇头,追着问:多少?

10万元。村长斩钉截铁地说,只少不虚。我大为惊讶:照你这么讲,这家米粉店,一年可以做到120万元啰!

那还用说。村长笑道:要不,怎么会说,我们硐口苗寨吃上了旅游饭,一步迈在乡村振兴道上名列前茅呢!

我顺着村长的目光眺望着冬日暖阳之下硐口苗寨远远近近的树林、田坝和村舍,看到一股清泉般的溪水蜿蜒地流淌而来,水面上闪烁着碎银子般的光斑光点,外出打工回来当上村长的苗家汉子似乎洞悉了我的心事,主动给我介绍:叶老师,看到这股水了吗?硐口村的名字就是由这股水而来。相传,硐口苗家的祖先迁徙到这里,看到洞子里冒出的这股好水,又察看了团转的山山岭岭,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你看看,就是这股水,养活了我们这十几个村寨上的苗家儿女啊!

村长的话令我浮想联翩,是啊,岂止是花溪的苗家,中华民族不都是从长长的路上走来,走到今天的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