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的月季

那夜的霜寒露冷重染了院中的月季,在金色的晨光下凝聚着一堆堆落红。我突然觉得那个早晨季节变了,凝重的风声!还有落红声!只见月季枝桠瑟瑟地抖动,在秋风中无奈。

下雨了,秋雨潇潇,那雨点儿滴落在月季深绿的叶片上,发出沙沙舒朗的声响哀美得如一首幽怨的诗,我被这种极富感染力的韵律所痴迷,再抬眼环视整个小院暮烟着乳白色的雾气,雾气与潇雨裹着院中月季,月季叶片中间挺立的茎秆上,有一只红得夺目、艳得凄惨的花儿,在雨中挺立!清亮的水珠儿在花心里闪动,我欲罢不能的俯身用舌尖去舔食那亮晶晶的水珠,有一股清凉凉的甜味渗透全身。

五岁的邻家小女孩来到我的院中弯腰拾起一瓣瓣落红,回去拿了针线坐在矮凳上一片片地穿成串。女孩的动作给了我浓烈的感触!是用她的童真触摸自然。看到了季节依时变换颜色的景致!小女孩,把天真、童趣、愿望编缀成另一种美丽。

窗外的天蓝的鲜亮,白云散漫而淡远,院中的月季枝叶绿的深沉,在有风的日子,轻扬枝条叶蔓,红的花朵临风摇曳,闪动晶亮的露珠儿的花瓣儿缤纷撒落,美的让人心动,美的让人心跳,美的让人吝惜……长久地凝视院中月季,我被凄婉的景致所感动,将游丝般的情思拉扯得很远很远……

日月斗转,岁月风干了小女孩的那串落红,女孩把干枯、褪色有点润红的花瓣及热情喜庆地一片片赠送给她的小伙伴们。

多年后的今天,每当我看到那枝繁叶茂盛开的月季时,便想起了那个小女孩,想起了小女孩的故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觉得,大自然是太钟爱这个地方了。不然,上天怎么偏偏给了它一块灵石,大地偏偏给了它一条汾河,而人间,又偏偏给了它一个胡正。 胡正,中国“山药蛋派”作家。在汾河边的灵石出生...

对于晋南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汾河曾是一个传说,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小孩子们经常听长辈说起,刚刚赶着马车从河西拉了一趟炭回来,“水可大啦,望也望不到边!”他们不住赞叹。 小孩子...

是三声鸟啼把我唤醒的。最初以为是幻听,隔了一会子,那鸟又叫了一声。我确定是同一只鸟,但不能确定是什么鸟。深蓝窗帘已变成浅蓝,曦光透了进来,卧室里的陈设清晰可辨。到底是三月的...

黎晗,福建莆田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散文作品近百万字,散见于《十月》《作家》《中国作家》《福建文学》等刊,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十月文学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等多...

“糁”,在《新华字典》里有两个读音:第一读shēn,泛指各种谷类碾成的颗粒;第二在方言中读作sǎn,专指煮熟的米粒。而在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相当一大片区域,糁字却读sá,特指由动...

中国名震海内外的几大石窟,云冈,龙门,莫高,麦积山,大足,克孜尔,炳灵寺,响堂山……大致都去过。鬼斧神工,石破天惊,镂骨铭心,登峰造极。 身为山西人,感念最多的自然还是大同云...

对于一个故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人来说,西辽河很近很近,大运河很远很远。但是感谢刘绍棠,感谢他的《运河的桨声》,让我在少年时期就接触到了京东运河边上的涛声和桨影,那是一本...

山斑鸠 四楼有一个约二十平方米的天台,留着做个小花园。在房子设计时,我便想好了。栽上绣球、吊兰、朱顶红、茉莉,养几钵水仙或荷,摆上大木桌,天晴时,眯着眼看看书,是一件惬意的事...

初冬,漫步森林小径上,森林依然是绿色的,褐色或近赤色是极少的。蝴蝶在林间飞翔,异木棉花与黄色的花瓣铺满了林中石砌的小路,两边是长年的落叶。远处高峻的山峰,高斜得好似一面与天...

琅琊书 我梦境里的古琅琊是这样的:海风梳理下的古巷、港口、辛劳的渔民和木船,帆布被潮头打湿,鸥鸟把家筑扎在荒凉的岛上,温暖的巢穴里,一千只羽翼未丰的小鸟已经孵出,嗷嗷待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