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后,燥热明显的消褪了。风吹来,润润的拂过肌肤,微微的带些凉意,有一种清新洁爽的舒适感。窗外蝉儿的鸣叫高一声低一声的渐弱下来,似乎在告知夏季的远离,秋天正大踏步地移近。微凉,是秋赋予的温度,调和了烦浮稍冷的心,心情的色彩变得淡然而从容。

夏末秋初,这个过渡的季节,纯粹,干净,惬意。

小城持续的下着雨。雨星点点,曼妙的飘洒着,以轻巧卓悦的风姿目送着忧郁,向欢畅频频招手;雨声柔绵,似缕缕飘渺的音律,在暗示要以宽容的眼光看待周遭,接受他人的不同。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的故事,随时光的迁移,留下一个个朦胧的背影,影影绰绰中透着深邃的美。

纸鸢飞舞,霜染枫林的日子,葱郁与凋零,平静与冲动,忧伤与喜悦,辉煌与苍凉,如此完美的交集,如同我目前的生活状态,得失兼备。一直以来浓浓的完美情结,早随着事事的瞬息改变而支离破碎。生命与情感是如此的脆弱和短暂,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呢?那些遗憾和不足只是旅途中的警示吧。

秋季,总让人联想到“枯藤老树昏鸦”“寂寞梧桐深远锁清秋”,好像秋日只有寂寞凄冷。其实呢,秋天,倒象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成熟典雅浪漫,散发着清幽的芳芳。秋阳清明透彻,于天地间流淌着细碎光芒,挥洒着秋的煦暖。“一年好景君需记,最是橙黄桔绿时,”东坡先生如是说。那么,何不留一份心情,走进大自然,去品尝秋味,装点生活?

人生之旅,时常在徘徊、观望中,需要做出这样或那样的选择。这一路,我们清高地挥手送走过往,清冽而悲壮地凋零着青春。爱恨情愁喜怒哀乐里,谁能明了,究竟有多少的美丽与苦涩,有多少的甜蜜与泪水?而我们依旧流花素月般度过似水流年,风起花落的光阴里,欣然放飞那只身着折痕的风筝,前往另一片爽朗的晴空。

秋意嫣然,秋景迷离。撩拨心之弦,弹奏着秋之韵。曲音轻轻袅袅,萦绕着花香的满室,刚刚放晴的夜空,点缀着几颗闪烁的星,引领着旅人长长的路。思绪飞扬的秋夜,任心徜徉,想想从前,想想未来,倾诉着生活的点点滴滴。

月儿深处,风走云散……

秋思是一串串酸酸甜甜的葡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老家宅院前,有一片竹林,四季皆披绿装,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江南多雨水,竹子长势茂盛。竹林东西长达二三十米,南北有七八米宽,枝叶葳蕤,遮天蔽日。一些冠大而腰身细长的竹子,经受...

2016年1月20日,中国作协创研部在北京召开《梅洁文学作品典藏》(七卷本)座谈会。我万万没有想到,评论家田珍颖女士在丈夫逝世不久、心情极度悲苦、身体欠佳的情况下参加了会议。 座谈会...

我每个星期都往返于汾水溪谷。延绵群山对大地有着宏大的表达欲望,令人感觉到山河的壮丽。当我们深入其中,会发现大地的动人之处在于生命的丰腴。丰腴,既表现出生命的丰富和生动,也表...

一 世上很多地方出名,是得益于一个人。 位于今天太原城西南36公里的天龙山,也是这样,它的成名得益于一个名叫高欢的男人。 高欢是南北朝时期的渤海蓨人。高欢在乱世中长大,又在乱世中...

农历三月三,既不是个节气,也不像五月五的端午、八月十五的中秋,是个节日。但老北京人却讲究过三月三。 传说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所以,这一天,老北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在城南蟠桃...

午后阳光 我是在瘟季那种人力软弱的时刻开始喜欢午后阳光的。当是时,村子里人少,匆忙的两三粒都是取快递的,只有我一个闲人在刷村。 阳光远远地铺张,洒在冠盖连绵的树上,从树缝里漏...

立春,北方文友邀我一起去上海辰山植物园看早开的花。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少有植物的,也一直以为辰山只是一个荒凉的小山包,就像我一直以为植物世界是静谧的,绿芽萌动,风过树梢,果实落...

前不久,跑了一趟安徽寿县。之前我去安徽较少,对寿县的了解就更少了。到了寿县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寿县,原来就是历史上的寿春。 寿春我是很有印象的,读《史记》的时候就注意到,...

大地植被葳蕤,新式村镇在其中点缀,看起来广阔而诗意。崎岖的山间和田野里,鸟雀飞行鸣叫,野花自我喧闹,群草和绿树高低错落。 我在一道浅浅的山沟边停下,举目四望,起伏连绵的山坡上...

那日黄昏,入赫赫有名的径山。由山脚一村至山巅一寺,茶园、竹林于窗外暝色中浮掠而过。山林清寂,山路蜿蜒,春风中弥漫着花草香,禅院僧舍如在眼前,如在林中。前往山顶途中天光渐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