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重温之 又到杏熟时

戈声

前几天逛街,见到好几个买杏子的摊贩,又是杏熟季节了,我想。

那杏子金黄色的,皮上似乎有些细细的绒毛,挺大,很诱人,就随手挑了几个杏子带回家。洗了杏子,拿了一个放在口里咬了一口,味道却不是太好,不太甜还有点酸。我自从新疆回到上海,就再没吃上过甜甜的杏子,我还真是怀念南疆那甘甜如蜜的杏子。

杏子大约是我们南疆最早的水果了。每年的5月,杏子就开始大量上市了。我们农场几乎没有种杏子树,但附近维吾尔老乡家几乎家户户都种杏树,杏子成熟的时候,每个巴扎(维语:集市),老乡就用马车、牛车,毛驴车用篮子装了杏子来卖。我们农场有个巴扎叫荒地巴扎(我们农场的地名就叫荒地巴扎),每星期天(这里的巴扎不是每天都有,一般一星期一天,附近几个乡都有巴扎,互相轮着转,因为农场星期天休息,我们荒地巴扎就放在星期天)一早,维吾尔的男女老少就从四面八方赶来,那时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对于地广人稀的农场来说确是的蔚为壮观。那时,大篮小篮的杏子在巴扎上到处都是。

老乡的杏子品种也很多,从表皮来分,有光皮的,还有一种就是我最近买的皮上有些细细的绒毛的那种,我们叫它毛杏。光皮的还有好几个品种:一种皮成熟时红色的,还有一种表皮金黄色的,还有一种表皮黄白色的,个小,我们称为库车小白杏(大约原产新疆库车,故名之)。一般来说,光皮的杏子比较甜,特别是那小白杏,核小,味特甜,是我们最喜欢的杏子。其次金黄光皮的的杏子也甜,但味比小白杏稍差些,红皮的杏子甜中带点酸,果肉较粗,而且果肉与核连在一起,有点像李子。毛杏,也是金黄色的,果肉味道有点淡,不是很甜但也不酸,这种杏子有时也会遇到较甜的。我们一般不喜欢买毛杏。光皮杏子的核都能吃,敲碎核的壳,那杏仁吃起来有点甜;毛杏的核大都不能吃,那是苦的,有一种很浓的的杏仁味。但不论那种杏子,都比这里买到的要甜得多。

六七十年代,那老乡的杏子很便宜,一般一、二毛一公斤(新疆都以公制计量),也看杏子品质的好坏论价。杏多的时候,我们有时就几个人包一篮,有个十几、二十几公斤的,花个二、三元钱,然后大家分了吃,这样一般比称斤买划算些。

杏熟季节,我们有空就喜欢骑了自行车到老乡庄子上去玩,我们都知道维吾尔人好客。穿过一片戈壁荒地,进入老乡村庄,就见大路边都种的是穿天杨和柳树:杨树高高挺立,像哨兵一样欢迎大家;柳树婀娜多姿,似乎在翩翩起舞在迎接我们。宽广的大地里青青的小麦和玉米,和蓝天白云相映衬,让人爽心悦目。老乡的院子稀稀拉拉的建在旷野里,外面几乎见不到人,只有几条狗见了我们叫了几声。远远看去,我总觉得那景色似乎像以前见到过的俄罗斯油画中的乡村景色,有点异国的风味,特别是到了秋天,树叶和大地都变成金黄时。

那时老乡家一般都是土坯建的房子,矮矮的平顶房,没有窗户(可能是怕风沙,所以不开窗),木门成天开着,给屋里黑黑带来一些亮光,刚进屋眼睛几乎看不见屋里的东西,过一会儿才看清屋里的东西。老乡家很简单:屋不大,一张大炕几乎占了屋子的一半,除了几个柜子,没什么其他家具,有的人家也有纺车和织布机。炕上摊了一张大毯子,放着几条被子。炕沿有锅灶,炕下烧火。屋前搭有木架,木架上爬满了青青的葡萄藤。木架下有一张大木板床,老乡平时喜欢在那床上休闲、纳凉。

老乡家屋子的周围和屋后栽有不少杏树,金黄的杏子挂满了树梢。一进他们的家,不管认不认识,他们都会热情地招待大家,主人就马上摘上一大盘杏子来放在那张大木床上,然后先拿来一个大水葫芦,里面盛有清水。主人手拿葫芦倒水,招呼大家在水下洗手,再招呼大家吃杏子,直吃得你饱了为止,那是不要钱的。我们就毫不客气底大吃杏子,吃到不想吃为止。吃好了再谈价钱,买杏子。

六十年代老乡文化很低,很多不识数,人又老实,于是就有汉人欺负老乡。那时老乡卖杏很多不用秤称,而是数你吃完后的杏核(那时老乡卖蛋、卖桃子、苹果等水果都数个卖),有人吃杏子时,就趁老乡不注意时,偷偷把杏核埋在脚下的沙子里,然后留个二三十个杏核,付个一毛钱完事,老乡也不知道。如果你要买回去吃,有人就往自己的筐里放的多,嘴里报的数少,因为老乡人憨厚,很相信你,再加上他们不太会计数,量一多就糊涂,所以就以你报的算。当然这种事发生的不是很多,但终归不是件光彩的事。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老乡也不会一直被你欺负。没几年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再发生了:老乡也变得精了。我后来想,从某种方面可以说是某些汉人的狡诈改变了一些维族人的憨厚朴实,但同时也促使了维吾尔人的文化和科学的进步。其实维吾尔老乡并不笨,只是贫穷和偏远导致了他们的落后。后来我发觉附近的老乡慢慢地几乎都会说些汉语,连那些大妈大爷都会说些简单的汉语,而我在新疆三十年除了会一些简单的维族词语,生硬的把它们组成句子,做个简单交易尚可,要与老乡交谈可不行。这可能是需要使然吧?

杏子成熟的季节不长,一般到五月底六月初杏子就见不到了。但杏干就大量上市了。老乡吃不完、卖不掉的杏子就晒杏干了。那杏干也是金黄色的,很甜很甜,那是我最喜欢的。回到上海新鲜的杏子吃不上,但新疆的杏干是可以买到的,我就常买些杏干来吃。

杏干也有两种,一种是不经过特殊加工,自然晒干的,这种杏干卖相不太好看,没光亮的色泽,但有一种自然的杏香与甜味;还有一种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外表光亮半透明,可以看见里面黄白色的杏仁,味酸甜,可能加工时放了柠檬酸。

我自己也晒杏干,但就晒不出那半透明的杏干,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好多年后,一次在一个维族大妈那里买杏干,她那里也有那半透明的杏干卖,我就问她这是怎么晒的,她告诉我:那杏干先要事先蒸熟,然后再晒,就成半透明的了。但我后来也没去尝试那样晒杏干,因为那时杏干很便宜,又有了点工资,懒得自己去晒了,而且也不太方便。

我现在还是喜欢吃杏干,但不再吃那种半透明的包仁杏干了,那加工恐怕有色素,香精等添加剂,不如那自然晒干的杏干更自然更安全。

又到杏熟季节,不由自主地勾起了我对新疆农场的回忆,写下了这些文字留作对过去的回忆吧!

写于上海奉贤南桥,一三年五月底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