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人皆望,年来又一年。

新的一年,就在不知觉悄然而至。

新的一年是新的启程,我们依然行走在路上。

在踏雪而行的北方,拥抱坚持的理念,让一种思维格局盈满每一个生活空间。

“我匆匆地走进森林中,森林它一丛丛,我找不到他的行踪,只看那树摇风……”

有人说,你期望什么,就能找到什么。

以往的所有经历,一幕幕展开。

我们所期望的收获,总是理想化的。学习美好,模仿美好,甚至升华美好,渐渐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项内容。我们迫不及待地将一个尚不完美的自己归类在那个美好的框架里,爱不释手地把玩那种美好状态下的感觉。

同一片天空下,思考和探索的人不是只有我们。

我们所关注的话题,总是普通人的。走近他们,就是走近我们;阅读他们,甚至书写他们,其实也正是我们通过梳理人物生存经验体悟生命。

感人至深的,是一个小区的门卫因年龄大了要请辞回家。没想到的是,小区几百户业主集体发声挽留。这样的场景,是对这位普通门卫师傅最大的认可。公道自在人心。在业主们心里,他不仅仅是一名坚守岗位十几年的老门卫,更是小区称职的大管家。他始终如一对待每家每户每一件事情的认真态度,难能可贵。一个人能把平凡的工作做到几百户业主都满意,实属不易。而这样的生动案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有关善良与爱的故事中,可以找到许多榜样。阳光照耀在身上时的那种感觉,依然温暖。

我们没有游离于时代之外,也不回避现实的困扰和无法言说的心绪,却于细微处感悟叙事过程中的人间暖意。所以,让文字与普通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无论用什么样的体裁去表现,都能产生震撼人心的力量,眼里充满坚定向前,直面多彩人生独特存在的意义。

我们所认识的高品质,总与文化有关。打开视野,拓宽视野,甚至延伸视野,更大程度地提升文化资源空间。

一步一个脚印,攒起更多的梦想。过去的岁月,可圈可点。新的一年,未来可期。

总会有人说,进步有目共睹。之于个人,保持一种善良的品性,保持一种简单和深情,就是幸福。

新的一年,是我们期盼中的美好来年。更新,增补,完善,我们的认知能力应跟上或者超越时代,找到一个连接点,让朴素的率真不再隐藏。

“来年一定会是个好年。”新的一年,走遍天涯不再是梦。追梦的我们还在山一程水一程的追逐。我们愿意冲出往年思维的框架,我们期盼在来年有活力的环境中再上前一步走。

放开思绪,更像放飞一只冲向蓝天的风筝。有约束力,也有很大的自由度,但是完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空间。没有香格里拉,但我们的思绪却一直寻觅着飞向那里。这时,本性中拥有的一种真实忽然间就被诗化了,生命感一跃成为童话世界的玉树琼花。

前几天看报纸,看到一篇文中的三个小标题:一份家国情怀的底气;一份走向未来的勇气;一份直面挑战的朝气。

这,或许就应该是我们在来年能量十足的模样。

新的一年,做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在个人成长的时区里,珍惜并做好我们想要的那个洒脱的自己。

“慢慢来……”飞出天际的梦想,慢不下来。

美到苍穹的坦荡,肝胆相照。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走,几乎每天都在奔走。但是,我们很少会以一种舒缓的心境去体味一树一木的细节变化。我们将在来年关注栽在心田一角的树,让那些渗透着爱的足迹变得不平凡起来。

困境中的真诚更会直抵人心,而真诚的神韵,本不在表白中,更不在纸页间,而在于心灵的认同和感知。

“雄鹰站在树枝上,从不担心树枝会折断,因为它相信的不是树枝,而是自己的翅膀……”刷新时代新视觉,我们在生活的树枝上栖息。用心画着新的期待,美丽的憧憬就会驱散某种彷徨。守住那熟悉的烟火味,守住一段段朴素安稳的时光,那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意味深长。

新的一年的节奏或许并不规律,但只要不停下脚步,每一个走过的足迹定会发光。

“许个愿吧,万一实现了呢……”

相信,只要有梦想,才能有多彩的生活。

一树心语寄来年。我们的心愿带着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在阳光下盛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