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鸟给落叶松写信:

亲爱的落叶松,你爱写信吗?你的落叶堆了一地,这是你给谁写的信?它们都读到了吗?你把信写好,卷成一个针扔在地上,等收信人来取,是这样吗?我试着打开这些信,但是打不开。它们没有缝隙。这些落叶由深绿变成褐红,我从未看见一只鸟或一只狐狸来读你的落叶,你的信白写了。

亲爱的落叶松,你把松针的落叶摆在地上,摆成各种图案,越看越神秘,好像搭建一个迷宫。在你的落叶上跳舞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你知道吗?这些落叶既松软又芳香,而且不会发出让人心烦的唰唰声。我这样说你已经猜出来了,蒙古栎树的落叶,桦树的落叶踩上去好像尖叫。风一来,落叶立刻跑得很远,钻进刺五加灌木丛,堵住松鼠的道路。但你并不这样,你落下的松针排列在脚下,不乱飞。

我觉得你每天在用这些松针做算术题——1+1+1+1+1…。这是多么复杂的算术题呀,你脚下最少有1万根松针,你把它们加到一起,算出得数。你算得对吗?

我不懂数学。我站在枝头吃花楸果,黑枕绿啄木鸟问我吃了几个?我回答吃了一个。过了一会儿,它问我又吃了几个?我回答又吃了一个。我吃花楸果,只记得吃了一个,然后再吃一个,永远只吃一个。黑枕绿啄木鸟问,把你吃下的花楸果加到一起等于几个?我反驳它,花楸果被我啄碎吞进了肚子,分不清几个。我认为数学是吃不到花楸果的鸟发明的游戏,它们想象自己吃了很多花楸果,编出2、3、4、5这样的谎言欺骗自己。而我只吃过一个花楸果,吃过再吃一个,永远是一个。

亲爱的落叶松,你觉得我说得对吗?我还要告诉你,每次下过雨,我都到你身边来。你知道为什么?雨水把你脚下的松针梳理得特别美,像鸟的羽毛那样和谐有序。如果在空中看这些松针,就像一片褐色的羽毛铺在树林里。于是我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树叶变成松针的样子,它们不会被风吹跑,雨水重新排列它们,一根挨着一根,像摆在火柴盒里。那些不落叶的红松啊,樟子松啊,脚下没有这样雅致的景观,我很羡慕你。

亲爱的落叶松,你能从天空飞过的鸟儿中认出我吗?首先,我要告诉你万度苏草原的天空上有多少种鸟,最少有100种。喜鹊说有1000种鸟。喜鹊喜欢说大话,它说的话,你相信1/10就够了,所以是100种鸟。而我是这100种鸟里最漂亮的鸟。假如有一天早晨,20多种鸟飞到你的树枝上鸣叫,你怎么能认出我?我告诉你一个诀窍,我的头上有羽冠,冠的意思是帽子。我的脊背橄榄褐色,眼睛有一个白圈,我们叫眼纹,尾巴黄色。所以你看到我之后,先跟我打招呼——太平鸟你好呀,你真漂亮哦。我回答落叶松你好啊,我们是老朋友啦。哈哈哈,我们就这么定了。

亲爱的落叶松,你收到我这封来信,别急着给我回信,我还要去很多地方。你听说过乌兰毛都吗?那是一片沙漠,我要看沙漠里的湖泊有没有干涸,湖泊里的小鱼味道非常鲜美。你听说过高格德山吗?那个山长野韭菜,我爱吃野韭菜花,胃里不生虫子。我还要去羌木伦河边晒太阳,河滩的沙子像贝壳一样白净,我晒完太阳在那里做一做沙浴。然后我去博格达山南面的查干扎戈达草原,那里有一片醋栗灌木,我去吃红醋栗。这样说来,恐怕得半年的时间。所以你不要急着给我回信,你先打腹稿,酝酿一下跟我说什么。然后划分几个段落,分清先说什么,后说什么。行文有一些抒情色彩,也可以用反问句。议论不要多,但一点议论也没有,显得没深度。这是写信的基本章法。你的来信字数不要太多,你写多了,我弄不清你到底想说什么。所以写文章最重要的还是简洁。我相信这些道理你早就懂得了,谢谢你读我的信。

爱你的太平鸟

落叶松的复信:

亲爱的太平鸟,来信收到了,谢谢你给我写信。你在信中向我传授写信技巧,我根本学不会。我觉得写信就是有什么说什么,谈不上抒情和议论,那不是一棵落叶松要做的事情。

我要写什么呢?对了,我喜欢小鸟。它们是一棵树最好的朋友。你想啊,身为一棵树,命里注定去不了任何地方。风每天刮过来,摇动我的树杈,催我赶快去别的地方。但我的脚被泥土固定了,不能动,我羡慕你飞来飞去,多好啊!每天清晨,曦光照进树林,鸟儿在歌唱。我分不清哪只鸟儿在唱什么,它们的歌词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天亮了。我认识黑枕绿啄木鸟,花尾榛鸡,灰椋鸟,还有你——太平鸟。从外貌看,你最俏丽。你的羽冠看上去像一个西藏喇嘛,你的白眼圈像京剧演员。有一次,我看到你站在一棵落满白雪的花楸树上啄红红的花楸果,脖子一伸一缩,很快就把一只花楸果吃掉了。你高兴地在枝上跳来跳去,仿佛你吃下的不是花楸果,而是金戒指。你的歌声很好听。你知道好听的标准是什么?我是说音色,第一要圆润,第二是长短句结合。这些你都做到了,所以你是一只可爱的小鸟,我愿意做你的朋友。

亲爱的太平鸟,你问我为什么落叶,我答不出为什么,就像我不知道红松和樟子松为什么不落叶。我也不知道我的树叶为什么是针形,这是天道。我们头顶有一个看不见的主宰,它是天。天掌管四季轮回,生生死死。天知道一切,却不向我们透露丝毫。我们只好顺从天意,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你问我,落下的松针是不是我写给别人的信,我读到这里很激动,如果这些松针是一封封信该有多好呀,松针可以打开,上面写满了字,随便写什么都很好。我喜欢你的想象力,一棵树和一只鸟的命运都谈不上美好,如果你能保持想象力,这个世界在我们心里仍然是美好的,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爱你的落叶松

灰兔给朝鲜白头翁写信:

亲爱的朝鲜白头翁,你好吗?如果不算黄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夏天的早上,我和黄兔从你身边跑过,我每次都想停下来问你,你身上为什么披着那么多白毛,像一条流浪狗?但我每次都没停下,兔子的任务就是不停地奔跑。在万度苏草原,虽然有无数草木,但你离我最近。我每次外出找东西吃都会看到你,每次心里都出现一个疑问,你长得为什么像一只流浪狗?但我给你写信要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我想问,你知不知道黄兔去了哪里?我已经三天没见到它了。大前天的早上,我们一起去乌力吉木伦河边饮水。太阳刚升出来,河水的波纹像漂过来许多弯曲的金线。饮水时,黄兔在河里发现一条小鱼,那条小鱼躲在石头下面睡觉,被黄兔的饮水声惊醒,甩着尾巴游走了,回头瞪了黄兔两眼。我是说,小鱼往前游,回头瞪了黄兔一眼。过一会儿,它回头又瞪黄兔一眼。一共两眼。你知道吗,鱼翻白眼很难看的。黄兔打了个喷嚏,往西跑了。它并没告诉我去哪里,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它。

朝鲜白头翁,我想念黄兔。三天里我脑子里始终有一个声音一遍一遍地问我:黄兔在哪里?快把它找回来!我去过很多地方找黄兔。我去过博格达山北麓的杜香灌木丛、刺五加灌木丛和毛榛灌木丛,那里是我们喜欢去的地方。我还去过乌力吉木伦河边的白桦林,我和黄兔喜欢在那里吃野苜蓿草。河水在那里转弯进入浅滩,用不了数10个数,就有一条鱼跳出水面,翻个身落进水里。我和黄兔认为这些鱼很搞笑。我还去过羌木伦河边的黑醋栗林,那个地方离我的窝很远,我希望看到黄兔在那里偷偷吃黑醋栗。但我没看到它。我每一次出去找黄兔都相信这次能找到它,但每次都没见到黄兔,这对我打击很大。

我趴在窝里什么也不想干,我想睡觉却睡不着。我强迫自己想一想愉快的事情。最愉快的事情莫过于天空的红隼俯冲飞下来,我突然急转身,红隼撞到石头上摔死了。引诱红隼摔死要有高超的技巧,你要吸引天上的红隼追踪你,但不能穿越没有遮蔽的开阔地,把红隼吸引到有岩石的山脚下。但是我想这件事的时候,脑子里仍然是黄兔的影子。有时候我打瞌睡,眼前有一个黄东西嗖地穿过,我立刻醒了。但它并不是黄兔,而是我的梦。所以我现在有点恨黄兔,它的离去让我的生活乱了套。黄兔是一只可恨的兔子。它如果知道我这么想念它,它应该立刻回来。你说黄兔有没有可能故意不回来,让我难过呢?

亲爱的朝鲜白头翁,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你去过朝鲜吗?我问过黄兔,朝鲜是一棵树的名还是一只动物的名?黄兔说嗯嗯,意思是它不知道。太平鸟告诉我,在乌力吉木伦河北岸,飞1/2上午的时间就到达一个地方。那里的人都是朝鲜族。他们种的水稻都长在水里,但淹不死,秋天还能打出稻谷。这些人全姓金。太平鸟说,这是因为他们手里都有金子。朝鲜族人吃饭的碗和筷子都是金子做的。他们从街上走过,兜里揣的金币哗啦哗啦响。你觉得好笑吗?朝鲜族人在院子里跳舞,女人穿白裙子,男人穿白衣服,套黑马甲。他们跳的舞远远没有花尾榛鸡跳得好,只不过在原地转圈圈。你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吗?所以你叫朝鲜白头翁。

太平鸟说,世界上所有的植物都是从鸟屁股里出来的。我问这是什么意思?太平鸟说,鸟吃了植物的种子没消化,种子随它们的粪便在地上生根发芽,长成植物。你也是从鸟屁股里出来的吗?它是一只什么鸟,是太平鸟还是花尾榛鸡?请你在回信中告诉我。

信写到这里,我的心情好了一些,但还是想念黄兔。它去了哪里呢?我在这封信的前面说过,我和黄兔是好朋友,这是真的。我和它一起找东西吃,一起上博格达山顶看日出。下雪的时候,我们互相依偎在窝里避寒。我把嘴巴放在它脊背的毛里,它把嘴巴放在我脊背的毛里。兔子最怕冻的就是鼻子和嘴巴。我们紧紧依偎在一起,很舒服。我从黄兔身上闻到了松香的气味,它可能在落叶松的落叶里寻找过松鼠埋藏的松塔。松香的气味很好闻。黄兔身上还带一些臭味,类似河里淤泥的气味,但不影响我和它的友谊。黄兔脊背的毛是干草色,黄黄的,看上去很值钱。它的下颌和肚子是白色的。它的两只耳朵立起来,落下,非常灵活。我现在很想念黄兔身上的气味,如果天下雪,我们一起趴在窝里多好啊,我想多闻一闻它身上的气味,即使臭也不要紧。

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要不要对你说。乌力吉木伦河拐弯处有一块地,扎着红松板材的篱笆。这是一个养蜂人开辟的菜园。养蜂人种了圆白菜、芫荽和胡萝卜。我最喜欢偷吃那里的胡萝卜。为了方便进入,我在篱笆下面掏了一个洞,平时用干草盖着。这件事我没有告诉黄兔。有一天,我去偷吃胡萝卜,黄兔跟在我后面,发现我独自吃胡萝卜,它非常生气,三瓣嘴一直在哆嗦,前胸起伏不定。我解释说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它。黄兔气愤地说,不要讲了,你不是一个好朋友。说完它就跑了,三天没有理我。但是我们后来和好了,因为我每天给它带一根胡萝卜,而我吃养蜂人种下的红薯。这件事我现在想起来很内疚,我应该跟黄兔一起去偷胡萝卜,就算被养蜂人抓住打死也在所不惜,因为我们的友谊超过胡萝卜的价值。

朝鲜白头翁,请你告诉我,黄兔是因为这件事离开了我吗?请你把所有的答案都告诉我。如果你发现黄兔跑向哪个方向,也请告诉我。

爱你的灰兔

朝鲜白头翁的复信:

亲爱的灰兔,你的信收到了,我理解你失去了黄兔之后的伤心。你们俩朝夕相处,你在不知不觉中把你和它融为一体。它离开之后,你觉得失去了一半身体和心灵,为此焦虑。你实际寻找的是你自己。

可是,黄兔去了哪里?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思考时我把紫色的花朵稍稍转向风的方向,让风吹动花朵上的白色流苏,表示我在动脑筋。我想来想去,真想不出黄兔去了哪里。如果黄兔登上了博格达山,它会不会脚下一滑,落下了深渊?假如它想渡过乌力吉木伦河,到河的对岸吃农民种的胡萝卜,会不会在渡河时淹死?我这些推测恐怕让你难过,但我仅仅是推测而已。我盼望你读这封信的时候,发现身后的毛榛灌木丛簌簌作响,回头一看,黄兔就站在那里,它的三瓣嘴动啊动的,嚼一根青草,我还希望在你睡觉的时候黄兔来到你身边,你在睡梦中感觉耳朵有热乎乎的气息,睁眼看黄兔站在你那里,用大大的眼睛看着你。我这样说你是否感觉好受多了?

亲爱的灰兔,我不像你,能在林中跑来跑去,我只是僵直地站在土地上。我左边是一个土坡,长着高高的灰蒿,每天把刺鼻的气味传过来。前面是三棵白桦树,它们从一个树墩里弯着长出来,树干向后弯,再向上伸直,好像捧着一个大笸箩。我的右边是树林,有落叶松、云杉和绣线菊灌木。我看到兔子也就是你们,还有狼、狐狸、松鼠、黑琴鸡在树林里跑过。我不知道那些跑过的小动物,我是说兔子、松鼠、花栗鼠,在跑过之后还能不能跑回来。我甚至不能确定它们是否还活着。你知道,树林里有狼和狐狸,它们是残忍的肉食动物。好在它们不吃草,我得以幸存下来。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哪只动物吃掉我,十有八九活不成了,我身上有毒。最难以置信的事情是我亲眼见过一只狐狸咬死一只兔子的全过程。狐狸吃掉兔子的内脏后,非常潦草地吃了几口兔子的后腿肉,然后跑到乌力吉木伦河边饮水。你想想看,这只倒霉的兔子的尸体摆在离我不远的土地上,我睁开眼睛就看到这具没有内脏的尸体,皮毛翻开,脖子扭曲。我吓得闭上了眼睛。第二天破晓,这只死兔子还保持着这个姿势。我非常恨那只狐狸,它如此草率地对待兔子的尸体。我是说它吃掉兔子的内脏应该把这只兔子叼到草丛里,挖一个坑埋好,这是最起码的尊重。但你指望不上狐狸讲礼貌,你不能指望狐狸做任何善良的事。这只死兔子在我面前躺了很久。天最热的时候,好多苍蝇爬到它身上,让我感到痛苦。有一天,狐狸跑过来在我身边莫名其妙地站着。我看到它那双吊梢眼和黑嘴巴。我简直恨死它了,心里说,快吃快吃快吃我!我想让狐狸咬断我的花瓣和叶子,咽到肚子里,然后毒死它,狡猾的狐狸并没有吞下我,东张西望一番,踮着脚尖跑到博格达山那边去了。

亲爱的灰兔,黄兔的命运掌握在老天爷手里,它会遭遇各种可能。如果黄兔因为你没跟它分享胡萝卜而离开你,反倒是最好的结局。这不比被狐狸咬死更好吗?

好了,灰兔,我们说一说有趣的话题吧。我没去过朝鲜,我不知道朝鲜是一个人名还是地名。我生来就叫这个名字——朝鲜白头翁,而我心仪的名字是银莲花,还有金合欢,叫西伯利亚刺柏也不错。但他们认为你是朝鲜白头翁,你只好当一辈子朝鲜白头翁。你说的朝鲜族人的村庄让我很神往。你知道我最神往什么?就是每个人的口袋里都有金币,走起路来哗啦哗啦响,太幸福了。我想象他们在夜里走路,口袋里的金币也会哗啦哗啦响,所有动物都不敢侵害他们。可是,我怎么才能去那里呢?我想了很久,只有一个办法。让我的种子被太平鸟吃进肚子里,到那个村庄的上空拉屎,把我落在村庄的地里生根发芽,第二年就能看到这些朝鲜族农民唱歌跳舞了。你见到太平鸟,请把我的愿望告诉它。

亲爱的灰兔,你读了我的信,可能以为我暗示黄兔被狐狸咬死了,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说,如果你想到了事情的最坏结果,其他结果都是好的。你不必让自己过于焦虑,你想想看,你和黄兔早晚有一天要分离。比如说你被狐狸咬死了——请原谅我这样说,但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黄兔像你这样焦虑,你心里好受吗?或者有一天树林发生了火灾,所有的动物都被烧死了,那不比分离更糟糕吗?看到这里你应该理解我的提示——你还活着,你在给我写信,你在读我写给你的信——这其实是最重要的,我们都活在当下,这是幸福的根源。如果你读了我的信感到不适,就请接受我的歉意。祝你的心情一天天好起来。

爱你的朝鲜白头翁(欢迎你在下一封来信中称我为银莲花或者金合欢)

银耳环给炕席写信:

亲爱的炕席,你好,我是银耳环。15年前,我随女主人杨吉德玛来到男主人巴达荣贵的家,第一眼就看到了你——炕席。

巴达荣贵的家,墙上和窗台全是新抹的黄泥,窗户上钉着透光的塑料布。墙和炕都露出直线,没有家具和被褥阻挡。地上一个木板凳上放着马鞍子,但没有皮鞍鞯。马鞍边上放着三个化纤口袋,里面装着马铃薯、红薯和糜子米。屋子里最耀眼的是你——炕席。你用金黄的色泽让这间房子洋溢富贵的气息。远看炕席上有密密麻麻的横纹和竖纹,我以为这是巴达荣贵用木格尺画的装饰图案。走近看,才发现你是一张席子。手指宽的篾片钻进另一个手指宽的篾片底下,鬼知道又怎么钻出来,把另一个篾片压在肚子底下。所以炕席子上有无数篾片,好像横渡一条河流,而另一边的篾片正在竖渡这条河流。

杨吉德玛坐在炕上,用手摸炕席。炕席光滑,泛出象牙黄的颜色。巴达荣贵站在地上,用右手拇指搓左手的手背,他为自己的贫困感到羞愧。但我觉得他房子里有一床新炕席就算不上贫困。巴达荣贵不知趣地说了一句话,他说炕席是今天早上我姐姐送给我的。杨吉德玛什么话也没有说,她盘腿坐在炕席上,用手撑着头,眼泪从手指缝流到手背上。

从第二天开始,杨吉德玛和巴达荣贵起早贪黑做牧业活,炕席上逐渐增加了一些东西,它们是带枕套的枕头和粉色的枕巾,两床被子,两床红腈纶毛毯。他们给窗户上了玻璃,挂上窗帘。这是杨吉德玛挺起大肚子时候的事。她生下了大儿子哈日乎,接着生下了二儿子查干乎和三儿子宝日乎,而他们家增加了红柜子、座钟和电视机,止疼片放在炕席底下,随便吃。止咳糖浆摆在红柜子上,塑料盖拧开了,随便喝。等到宝日乎上学了,巴达荣贵和杨吉德玛已经有700多只羊和8头牛。巴达荣贵满头白发,配酱牛肉一般的脸膛。杨吉德玛脸色更黑,跟荞面血肠差不多。好在我还挂在她耳垂上,银晃晃的,使她看上去像一个女的。

亲爱的炕席,你一直待在炕上,哪里也没去过。现在你上面铺着白羊毛毡子,羊毛毡子上面铺棉褥子,棉褥子上面盖着湖蓝色的炕单,一般人见不到你真面目,你变得很神秘。串门的人坐在炕头说话,低头看,略微能看到你的身影——篾片从炕单下露出一点点,仍然是黄色的,但变成了烟熏黄,挨着黑色的榆木炕沿。

亲爱的炕席,写这封信时我突然想到,你的篾片这么光滑,你成为炕席之前是什么植物的皮?我见过的花楸树、胡枝子树和榆树都没你这么光润的树皮。还有,你现在算不上完整的炕席了,炕头部分烧出洗脸盆大的黑窟窿,露出了炕土。这是你为巴达荣贵家里做出的牺牲。

最后,我要回答你一个问题,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给你写信,我这样回答你:我是一个勤于写信的银耳环,我给这家所有的东西都写过信。可能你不相信,我给箱子、玉米棒、马铃薯、镜子、半导体收音机、杨吉德玛的金戒指和她的头发写过信。我给窗帘、火炉子、碗和筷子都写过信。我给夏夜里嗡嗡叫的蚊子也写过信,但不知道它收到没有。我还给外屋大铁锅冒出的水蒸气写过信,然后是给你写信,你不会感到意外吧?

爱你的银耳环

炕席的复信:

亲爱的银耳环,我很珍惜你的来信。我从来不知道我在别人眼里的样子,你清楚地说出我15年前的样子,而且毫不费力地写出这家人15年中的变化,让我非常钦佩。你不愧是银耳环,我觉得金耳环也写不出你这么好的信。

亲爱的银耳环,我第一次看到你,是在你所说的15年前。作为炕席,实话说,我真的记不住多少年了。那时候你挂在新娘杨吉德玛的耳朵上,她的耳朵白皙,像两片羊尾的油脂。她的脸像一朵波斯菊那样美丽。每当杨吉德玛转身或仰头大笑,你敏捷地跟着摇晃,闪耀光芒,比天上的月亮还好看。你天生高高在上,挂在女主人杨吉德玛的耳边。她能看到什么,你也能看到什么。她去哪里,你也去哪里。而我作为一个炕席,只能老老实实地趴在炕上。像你说的,如果炕烧太热,我们被点燃也无法逃离。

你在来信中提醒我在巴达荣贵家生活了15年的时间。前5年,我在炕上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铺在这里?没有人回答我,我只好独立思考,但找不到答案。直到有一天,巴达荣贵把从西乌珠穆沁旗买的三床白毛毡铺在我上面时,我才恍然大悟,我的作用仅仅是为了盖住炕土,让巴达荣贵的家看上去不那么穷。他结婚的时候,一件家具也没有。有人问他,你有家具吗?巴达荣贵回答,我有炕席。

我明白这件事之后,觉得有些悲哀。我铺在炕上仅仅是为了盖住土,这是一项毫无创意的工作。而且,他们买来白毛毡立刻盖在我身上,又虚荣地把棉褥子和床单盖在毛毡身上。这时候,你才知道炕席没什么价值。我感到了自己没价值,心里像被刀剜了一样。后来我想,我本来也没有什么价值,索性在他家混吧,让毛毡、棉褥子和床单替我挡挡尘土,也是很好的养老方式。

亲爱的银耳环,我很喜欢你的名字。请允许我多说几遍——银耳环,银耳环,银耳环。往下我要说什么呢?哦,想起来了,你问我做炕席之前是什么植物。我太想告诉你了,我是高粱。你惊讶吧?高粱是东北大地最漂亮的庄稼,是庄稼里的美男子。那种偷偷摸摸在腰里长苞谷的玉米没法跟我们比,还有水稻,个子很矮的,每天泡在水里。至于土豆,还用往下说吗?土豆……高粱长在山坡地,个头比人还高,但很苗条。秋天,高粱顶着红穗子,像举着火把。你以为高粱的优点只有这些吗?错了。高粱最了不起的成就是酿酒,所有的美酒都离不开高粱。你知道人喝了酒,为什么会脸红吗?如果你有脑子,立刻会想起高粱穗是红的,人喝了酒,脸当然会红。高粱被收割之后,穗子脱粒变成了米,高粱秸秆被劈成了篾片,结果呢?制成了炕席。

亲爱的银耳环,15年过去了。你在信中说巴达荣贵和杨吉德玛的脸像酱牛肉和荞面血肠一样,我理解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老了。但你始终没老,你仍然银光闪闪。更了不起的是你写了这么多信,箱子和大铁锅的水蒸气收到你的信,一定会感谢你。我觉得它们和我一样,从来没收到过信。我要说的话就是这些,其实我想多写一点,但我不知下面要说什么。

爱你的炕席

鲍尔吉·原野:万物相伴

鲍尔吉•原野,蒙古族,现任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副主任,辽宁省文史馆馆员。出版作品集121部。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2021年度中国好书,第五届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百花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内蒙古文艺杰出贡献奖金质奖章,赤峰百柳文艺奖和一匹蒙古马。长篇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为电影《烈火英雄》,获第十八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作品入选大中小学语文课本与试卷。现居沈阳。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