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几天就是甲辰新年了。正月初一,辞旧迎新,早已成为我们民族的时序中一道不可磨灭的深深刻痕。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正月初一过大年的前提是要有现成的历书可查日期。那么,在遥远的上古时期、在还没有成熟历法的时期,人们如何纪年、如何过年?

先民根据物候纪时,将某种物候现象的出现作为新年到来的标志。比如,草原民族在青草返青时过年,渔猎民族在马哈鱼洄游时过年,农耕民族在某种农作物收获时过年。“年”字的甲骨文象征禾穗低垂的样子,表明华夏先民可能曾经以农作物的丰收为新年的标志。但是,物候受地域、气候的影响,这种纪时方式缺乏普适性、准确性。而满天星斗为普天之下人们所共睹,日月轮回、斗转星移较之物候更能准确地确定时间,因此先民一旦认识到星空运行的规律,就会用星象纪时,于是物候历就被星象历所替代。

一旦开始用星象纪,先民们会选定某个易于观察的星座作为新年的标志,从而将这一星座作为岁首星。众所周知,由于尼罗河洪水与埃及人的农业活动息息相关,尼罗河洪水的到来预示着播种季节的到来,因此古埃及人以尼罗河洪水的到来作为新年的标志。后来,他们发现,每到那个时节的拂晓时分,天狼星会随着太阳从东方升起,于是又用天狼星作为新年的标志,天狼星就成了埃及人的岁首星。

华夏民族观象授时的传统源远流长,肯定也使用过星象作为岁首的标志。那么,满天繁星中,哪一颗星是华夏先民的岁首星呢?

古老的华夏农事历《夏小正》详细记述了一年12个月的物候、气象、农时,古人相信它出自夏代。《夏小正》记载了几个重要星象,表明它产生于从物候历向星象历的过渡阶段。

且看其中描写的正月,内容可以分为物候、气象、农事、星象四类。如,启蛰(冬眠的动物苏醒了)、雁北乡(大雁从南方回到北方)、雉震呴(野鸡开始鸣叫了)、鱼陟负冰(河冰消融,鱼浮上水面)、囿有见韭(菜园子里长出了新韭),讲的是物候。时有俊风(经常刮起浩荡的春风),讲的是气象。农纬厥耒(农民修整农具)、初岁祭耒始用篸(使用农具前要进行祭祀)、农率均田(农民平整土地)、采芸(采集野菜),讲的是农事。

鞠则见、初昏参中、斗柄悬在下,讲的是星象。参指参宿三星,参宿三星明亮璀璨,一字排开,非常引人注目。“初昏参中”,意为参宿三星在正月的黄昏见于正南方夜空;斗柄指北斗七星中的摇光、开阳、玉衡三星构成的勺柄,“斗柄悬在下”指正月黄昏时斗柄指向下方,北斗的下方即北方;鞠也是星名,清代学者王筠认为鞠星是老人星,老人星是整个夜空中仅次于天狼星的第二颗亮星,位于参宿的左下方。

《夏小正》将“鞠则见”与“初昏参中”同列为正月星象,就证明参宿就是《夏小正》的岁首星。其中记载的“鞠则见”“初昏参中”“斗柄悬在下”三个星象中,只有“初昏参中”和“斗柄悬在下”有可能同时发生,当人在黄昏时分看到参宿升上南方夜空的时候,转身眺望北方夜空,正好看到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北方。至于“鞠则见”,则不可能与“初昏参中”和“斗柄悬在下”两者同时发生。老人星位置偏南、纬度甚低,北方中原地区的人很难看到,只有在每年春分前后的黄昏、秋分前后的拂晓才能见到。既然“初昏参中”与“鞠则见”的两个星象相差一个月,那么,要使这两个星象出现在同一个月里,只有当“初昏参中”出现于月初、“鞠则见”出现于月末才有可能。

遥想《夏小正》时代,每当明亮的参宿三星升上黄昏的正南方夜空时,浩荡东风送来春天回归的气息,积雪开始消融,冻土开始融化,大雁北翔,雉鸡啼鸣。群星灿烂的猎户座升上南方夜空,明亮的参宿三星恰好位于正南方。种种迹象都表明,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因此,古人就以参宿南中天作为新年到来的标志,照耀南方夜空的参宿三星成为华夏民族辞旧迎新的时间起点。

《左传》说天帝高辛氏有两个儿子,老大叫阏伯,老二叫实沈,兄弟俩生来就不对脾气,见面就干架,天帝没办法,只好给兄弟俩分家,让老大阏伯住到东方的商丘,主管大火星;让老二实沈住到西方的大夏,主管参星。阏伯是商人的祖先,实沈是唐人的祖先,所以后来商人主祀大火星,以大火星纪时,而唐人则主祀参星,以参星纪时。杜甫诗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用的就是这一典故。

大火星又称心宿。甲骨学家常玉芝先生在《殷商历法研究》一书综合众多甲骨文史料,证明商人的一月相当于夏历的五月。也就是说,商人在夏历五月初过新年,而夏历五月的黄昏,大火星正好升上正南方的夜空,所谓商人主大火、以大火纪时,就是指商人用大火星南中作为岁首的标志。《左传》记载的神话中,把夏人主“参”与商人主“大火”相提并论,这就意味着所谓夏人主参、以参纪时,就是用参宿南中作为岁首星。

古埃及人以在拂晓初升于东方的天狼星为岁首星,华夏先民为什么不用拂晓或黄昏升起于东方的星座作为岁首星,而是以黄昏见于正南方的星座作为岁首星呢?这是因为中国地处北半球,中国人的房子多坐北朝南,出得门来,抬头仰望,展现在视野中的正是南方的星空,所以中国天文学自古就以观察南中天的星座为主。

《左传》记载的那个参星和大火星分家的神话,说天帝让实沈住在大夏这个地方,并主祀参星,实沈的后代创建了唐国。唐国是一个古国,经历了夏、商二代,到西周初期,周成王灭了唐国,把他的弟弟叔虞封在唐国故地,《左传》称其为“夏墟”,可见唐国故地原为夏人所居。《诗经》的“十五国风”中有一组《唐风》,所录为唐国歌谣,当是夏人遗风,其中有《绸缪》一篇,是青年男女在夜晚邂逅时吟唱的情歌,诗云:“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三星也就是参星。这首诗的三章皆借三星起兴,据“三星在天”“三星在隅”难以判断三星的具体方位,但“三星在户”一语足以说明,诗中男女是邂逅于三星南中天的时候,门户朝南,正对参星,则诗人所见参星应在正南方夜空。人约黄昏后,“三星在户”当指“初昏参中”的星象。所以这对邂逅的恋人大概就是在新年庆典上相遇的。这首情歌表明,直到西周时期,唐国故地的夏代遗民还延续着在三星高照时举行新年庆典的古老习俗。

时过境迁,人们不再需要仰望星空就能确定过年的日期,参星慢慢地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出。但以参星南中为岁首的传统,仍留下了清晰的文化印记,“参门正南,去拜年”“三星正南,家家过年”“三星高照,新年来到”之类的谚语,至今仍在乡间流传。

如今,每年春节前后,当太阳在西方降落的时候,参宿才刚刚在东南方升起不久,要到夜间九十点钟,参宿三星才升上南中天。不过,除夕之夜的九十点钟,正是神州大地千家万户煮饺子、祭拜天地群神的时刻。每当此时,尤其在夜空晴朗的乡村,人们仰望星空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南方夜空中明亮的参宿三星。而那些谚语之所以能流传不衰,大概也正因为年复一年欢度新年的中国人总能亲眼看见南方夜空闪亮的参宿三星。

过几天就是春节了,如果你回乡下老家过年,或者到远离城市灯火的地方度假,不妨走出房门仰望南方。你会看到在浩瀚星空之中,壮观的猎户座正守护着南方的夜空,而老猎户腰带上那串联如贯珠的参宿三星,则一如既往散发着莹莹清辉。这清辉曾经照耀着远古期待春风的农人,曾经照耀着新年夜邂逅的古代恋人,如今则把赐福的光辉照耀在你身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