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地阔。长虹卧波,秋水长。

公元979年,对北宋来说,是个有点特殊的年份,赵光义从哥哥那里承继了皇位,雄心大发,想再创伟业,兵收燕云十六州,不料契丹将他打个落花流水,他只好坐着驴车落荒逃命。虽惨败,五代十国造成的乱局却随着南唐后主李煜的死去而基本平定,大侄子赵德昭也被他的一句话吓得自杀,他已经没有后顾之忧。某一天,赵皇帝召来行达禅师吩咐道:你西行印度去吧,取一些经回来,保我大宋平安万代。

没有行达禅师的具体记载,但《松阳县志》上这样说:“行达禅师奉旨西行,到了中印度,十年后,得《大经论》八部、舍利四十九粒以归,受到朝廷嘉赐,为此发愿建塔,以藏舍利。”行达禅师选择瓯江的上游松阳及下游永嘉(今温州)建塔,上游塔于咸平二年(公元999年)动工建设,三年后塔成,此塔就是今天松阳的延庆寺塔。下游的龙翔寺塔,今已无存。

《松阳县志》这段记载,有语焉不详之处,我还有更大的疑问:塔为什么修建在瓯江上下游?这有什么讲究?难道禅师是这一带地方的人?修在开封或者中原其他地方似乎更有理由,但不管怎么说,这延庆寺塔,今天就高高矗立在松阳城西的云龙山下,广袤的松古平原是它的南屏障。

这就引出了文章标题的前两个字,“松古”,这是松阳县与古市镇两个地名的简称。松阳位于浙江省的西南部,浙江第二大河瓯江穿行而过,流域面积占县境93%,瓯江在松阳,叫作松阴溪。群山绵延中凸现一大片广阔无垠的平地,被称为松古盆地。自古至今,因为松阴溪,松古盆地成了松古灌区,它是浙西南巨大的粮仓,古代松古灌区良田的面积约9万亩,现今,整个灌区的灌溉总面积约16.6万亩。

延庆寺塔与松古灌区有什么联系?宋太宗赵光义起初吩咐行达禅师西去取经的目的就是保邦安民,瓯江上下游,塔一立,水顺田丰,百姓生计就有保障。这塔就好比孙大圣的金箍棒呀,朝地上一戳,宝塔镇江龙,万世于是安康。

现在,我要进入1000多年前的松古灌区,看松阳先民如何利用智慧,用松阳溪的水浇灌出丰收的果实。

对于水,最好的治理方法或许就是导与引,即便围与堵,也是导引的另一种方式,大禹就深谙此理。松古灌区,先民最常用的方法是依势筑堰建渠,分片开圳引水。《松阳县志》显示,灌溉面积在1000亩以上的古堰,包括响石堰、青龙堰、金梁堰 、白龙堰、芳溪堰、午羊堰、济众堰等,现存共有14处,筑于清代以前的堰坝就有122处。

壬寅深秋的一个上午,我站在石门圩老大桥上看午羊堰,看长长的白花花的堰坝。老桥已变身为廊桥,但与传统常见廊桥迥异,虽朴素,现代感却很强,来往行人不断,不时还有风驰而过的摩托。桥的上游10米处就是午羊堰,此堰始建于明朝,坝长246米,该堰是周边数村的重要生产与生活水源,灌溉着下游4500亩农田。伫立桥上,从容看堰。闪动着浪花的堰坝有三个层次:最上层,数十厘米高的扇面形石墙,水流激石,细帘如冬冰垂下;第二层,有一个宽阔的砌石带,上有方形石墩排列,从此到彼,供人行走;由此跌下的水流为第三层,层面也宽阔,高度目测至少半米以上。这样设计的堰坝,无论来什么样的大水,都可以得到有效缓冲。水流平静的时候,午羊堰则会显出各种姿态,坝上水平如镜,坝下瀑布如细白练,甚至还有绿色点睛,几丛水葫芦在一、二层面的宽阔地带水淋淋地伏着,它们似乎想往石面上扎根,顽强得很。

走过石门圩廊桥,在堰坝的另一端,有一条渠,渠首一道闸门,随时控制着下游的用水。坝底边有一户农家乐,人进人出,整个松古灌区,绿道绕水,百花娇媚,游人穿梭,似乎都已成旅游景区。堰坝分割,不时见到深潭湖泊,各自成景,我们行走在河岸绿道上,经过一处生态湖滩,但见湖面上绿岛遍布,岸边水牛三五,白鹭点点,当地人称牛背鹭,白鹭是牛的帮手,它们配合默契,牛身上的各种寄生虫就是白鹭们的美食。

松古灌区,以松阴溪为主干,其余呈几何形状,不少圳、渠,都有明显的分级结构。如果说堰、塘、井是溪水的调控单元,那交错的圳、渠则为溪水的传送单元,灌溉体系完整,旱涝可控,造就了“处州粮仓”。

怎么建坝,如何引水,松阳水利博物馆向我们仔细展现了这种讲究。

松阳先民一般采取无坝引水和有坝引水两种方式取水灌溉。

无坝引水,如金梁堰,《重修京梁圳碑》记载:“溯圳之所,始在元,则由七象鼻潭入水。至明洪武年间,改而下之,则由轭儿洞潭入水。”无坝引水也不是一点不筑坝,只是因为七象鼻潭、轭儿洞潭所处的地势较高,只要在边上开一渠,需要用水,随时引水。

青龙堰、白龙堰、芳溪堰,这些堰坝都是有坝引水,筑坝技术,基本因地制宜。松阳地处深山,竹木到处都是,将毛竹分瓤剖成几缕,根部或末梢连着,编成空笼,再以溪中卵石填入笼中,构成完整的筑坝构件,竹笼装卵石,可广泛用于筑坝、围堰、护岸、护坡。古代都江堰也基本上以竹笼、木桩、卵石为主要建筑材料。浙江和松阳的不少文献都记载,松阳溪支流,在北宋时期就改为砌石干流堰坝了,而干流干砌石坝并设巨闸,则要到明万历年间。

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 ,屠隆到松阳采风 ,松阳县令周宗邠热情接待,并盛邀遂昌县令汤显祖陪同。周县令应该带他们参观了松古灌区的渠堰,屠隆的《百仞堰记》有如此描述:“长堰蜿蜒,龙堰虹卧,中为巨闸,启闭以时……”可以想见,周县令为松古灌区的水利建设成就而自豪,我甚至能想象出,屠隆、汤显祖们视察之后的感叹,甚至还有亲水戏水场景,掬一捧清流,往天空一扬,这青山绿水间,民丰官闲,也是一件极惬意之事啊!

看着这欢乐的场景,周县令也开心了,但他心里清楚,要管理好这一河清流,其实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想着办公桌上那一摞摞公文公案要处理,周县令忽然心情有点沉重起来。比如在百仞堰推行圳田制,堰渠的管理经费要落实,各村的分水轮灌方案还要进一步优化。刚到松阳的场景,周县令永远也忘不了: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他初任松阳县令,就接到棘手的陈年旧案,众多百姓要求修复百仞堰,该堰被冲毁多年,两岸农田一片荒芜。为什么多任县令不修复?他去现场观察,终于找到症结所在:原堰址位于北岸的四都源下,如果筑堰,南岸虽可灌溉,但北岸乡民则会内涝。经过长期踏勘水脉,周县令决定,将坝基往西上迁数百米,新坝地势稍高,南可决水灌溉,北无漫流漂舍之患,南北两乡的旱涝问题迎刃而解。县丞前几日来报,说百仞堰那边立起了一块碑,碑高196厘米,碑宽84厘米,上书“周侯治水德碑”,嗯,百姓心里有杆秤,松阳百姓对他为治水所做的一些贡献还是认可的。他一想到此,有点欣慰。而屠隆前面描写的场景,应该就是百仞堰修复后的盛况,屠隆后来将周县令的治水经验总结为:成功难哉,在权利害。利七害三则兴利,利三害七则避害,利害相半,与其有利,不若无害。这差不多就是定量分析的原则了,但它产生的基础应该是周县令的成功实践。

正如周县令想的那样,在松阴溪流淌的1000多年中,因水而发生的各类争斗为数实在不少,这有榜文与碑刻为证,兹举数例:

天顺元年(1457年),榜文记载:金梁堰灌区,顽民强抄汴石,占夺水利,时任县令及时查验,发榜文重新分派水圳,要求按榜分水灌溉。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榜文记载:时任县令认为,前任县令制定的力溪灌溉6日,再小五坦3日,末源口5日的轮灌方案有失公允。县令重新调查有效灌溉面积后,变更了水权。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榜文记载:时任县令追究源口地方土豪强截霸灌、不遵水期的行为,灌区百姓水权行使权得到维护。

道光十四年(1834年),龙石堰碑文记载:灌区河头村,百姓霸截圳水,时任知县汤景和公断此事,并形成分水灌溉规定。

光绪七年(1881年),榜文记载:时任郑姓县令,依据史实及现实情况,变更有史以来的“十四日”轮灌为“十五日”轮灌。两年后,继任县令将前任判定的轮灌方案勒碑永示,告示灌区百姓不得再紊乱混争。

每一块榜文,每一方碑刻,都是一段治水历史的生动演绎,用水无小事,民生无小事,任意地截流,如果处理不及时不适当,都会引起纷争,酿成血案。

千百年来,松古灌区的民众,探索出了许多简单有效的管理规则与方法,这些管理规则与方法一点也不亚于所谓专家的那种深刻智慧,不时闪光。

牛背调水。金梁堰灌区,进水口附近溪中有形似牛犊的巨石,百姓就以此为水文观测,当石牛背露出水面,就迅速筑堰,将松阴溪水调入金梁圳。这种方法,自明洪武年间开始使用,一直到2011年下游建起固定的堰坝才终止。

这牛背调水,不失为就地取材观测水位的民间智慧。李冰在修都江堰时,在水边上立了三个石人,以石人身体的某个部位被淹,来衡量水位高低和水量大小。至北宋时,江河湖泊已普遍设立了“水则”碑。所谓“水则”,就是石碑竖在水涯,上刻尺度,用以测定和记录水位的变化,则,准则之意。南宋的宁波,设立“平”字水则,碑上有大大的“平”字,水淹没“平”字,即开沿江海各泄水闸放水,水位下降露出“平”字,关闭闸门。明万历年间,绍兴重修三江闸,立水则碑,上刻金木水火土五字,规定水淹某字,开闸若干孔放水。想着水则碑的事,我忽然这样想,那块牛背石,不是文物的文物,似乎也应该得到某种保护,它可是松阳先民测水的最好见证啊!

汴石分水。指在干渠进入支渠分水口或堰坝取水口,左右墙及底板,用一定宽度的石板,以铁板浇筑固定,以使分水均匀。

分片轮灌。指按照分水榜文、碑刻规定的水期,分片区定期轮流灌溉。用水期间,松古灌区人头攒动,那种日夜流动的热闹与繁忙,完全可以想象。

明清时期,松古灌区还普遍推行“堰董会”“圳董会”,这已经是很前卫的股份制雏形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堰长、圳长,并不是某个人,而是管理集体,类似现今的董事会制度,这有诸多榜文及石刻为证,例如明嘉靖九年(1530年)的榜文落款为“堰首:孙闵璋、周延庆、周明理、周□、周□福、周□□、周全、周□、周□”。县宪批复:“仰堰长会同该图里,克照田均贴工食修筑,毋违。执照。”长长渠,众人管,集小智为大智,集小力为大力。

圳田制。B地借圳给A地建堰,A受益灌区划拨田地(或堰圳董事会购买田地)给B地,B地堰董事会获得田地后,又将田地租给农户,收缴的租金用以管理、维修堰圳。还有借地建圳,给予合理回报,均是协作治水,唯此才能双赢。

水权制。水权以投资为原则,谁投资,谁受益。不过,水权的获取、变更、交易、保障,皆由政府主导,也就是说,大资本不是随便可以进入获利的。

以上种种,皆为长效管理手段,这或许就是松古灌区千年长流的重要原因。

松古灌区的丰美,使得人口不断在河两岸集聚,同时,支流、支流的支流,那些松阴溪的毛细血管边,但凡有水源的地方,就有人去开疆拓土,“古典中国的县域样本”“最后的江南秘境”,诸多美称,将深山里的松阳装扮得神秘无限,至目前,松阳境内的中国传统村落达75个,为全国前列。这些古村落的灌溉用水体系,至今完好。

起源于秦汉,发展于宋元,成熟于明清,松古灌区以松阴溪为长藤,以沿线随势布局的堰塘井渠为结瓜,这是中国古代完整水利工程体系的典范。

2022年10月6日上午,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市,国际灌排委员会第73届执行理事会召开,浙江省松阳松古灌区与四川省通济堰、江苏省兴化垛田灌排工程体系、江西省崇义县上堡梯田一起成为第九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让松阳人骄傲的还有,始建于南朝的丽水莲都通济堰,1963年以前也属松阳县,此前的八年,通济堰已经成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伫立松古灌区阔大的田野中,忽地想腾空而起,如一只大鸟般在灌区上空翱翔一下,那么,我的脚下,延庆寺塔虽小,却如定海神针般坚定,穿境而过的长藤,连串的大小瓜分布,都会如几何图形般袭击我的双眼,让人目眩神摇。

又偶尔发现,“几何”一词,最早起源于希腊语,由“土地”与“测量”两个词合成而来。万物皆数。我想,这应该不是巧合,松古灌区的几何,就是土地与溪流的和谐相处,各种经验与教训的选择累积,这是一道松阳先民巧解了数千年的平面的立体的几何大题,但我以为,梦的变幻有无数种可能,这道题的最佳极值,仍然需要松阳人今后不断解析下去。

2300多年前,雅典近郊,40岁的柏拉图站在其学院的大门口,指着牌子上的一行字警告众人:不懂几何者莫入。说这句话时,他是严肃而认真的。不过,松古灌区的几何,没有门槛,沉甸的稻穗,欢快的溪流,随时欢迎你来!

【作者简介:陆春祥,笔名陆布衣等,一级作家,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散文随笔集《病了的字母》《字字锦》《乐腔》《笔记的笔记》《连山》《而已》《袖中锦》《九万里风》《天地放翁—陆游传》等三十余种。主编浙江散文年度精选、风起江南散文系列等四十多部。作品曾入选几十种选刊,曾获鲁迅文学奖、北京文学奖、上海市优秀文学作品奖、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中国报纸副刊作品金奖、报人散文奖、丰子恺散文奖等奖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