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国强哥哥是我外婆家的一个邻居,比我大三岁,名字取得像比我大了三十岁。我外婆的小吃店和国强哥哥家相隔一个院子和一条小路,直线距离20米,步行30秒,跑步前进,往往会直冲到国强哥哥的床上。在我还是低年级小朋友的时候,国强哥哥已是一个高年级的英雄,踢球、打球、游泳、打架什么都会,还挂着红领巾和三条杠,三条杠是从真正的三条杠那里抢过来的。那时我总是左手搂着中华田园犬右手拍着皮球佩服得五体投地。

有一次傍晚,我们去秋后收割完的田地里踢足球,国强哥哥站在田埂的东边,我站在田埂的西边。国强哥哥说,我过来了,你要守住知道吗?

我点点头,眼睛一直盯着国强哥哥脚下的球,看他怎么带球过来。没想到国强哥哥做了几个姿势之后开了一记大脚,那球飞过我的头顶飞过一条小河飞过了好几亩地。我惊呆了,觉得那球都踢得和夕阳重叠了,然后他妈的球就找不到了。

国强哥哥走过来说,想加入野狼帮吗?

我点点头说,想。

国强哥哥说,去,把球捡来。

一个月后,我带着一只新足球给国强哥哥说,我终于找到了。国强哥哥很满意地对我笑笑收下了足球。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相当聪明,因为我竟然骗过了国强哥哥。

在我成为高年级学生的时候,国强哥哥已经上初中。那时候我终于深刻明白了每天升旗仪式唱的歌曲的意思,所以我直接叫国强哥哥为国哥。这一年国哥家翻修,原本一层楼的乡村小屋变成了两层楼的大民房,国哥家大得有点空荡,房间里除了床就一把椅子、一只柜子,还有一个从三轮车上卸下来的带车轴的两只轮子,国哥每天把它当作哑铃,这是我至今见过的最大的哑铃。国哥还带我用梯子爬到他新家的阁楼,上面藏有好多弹珠、弹弓和玩具枪。最吸引我的就是玩具枪。

国哥说,最厉害的一把玩具枪用塑料子弹,能直接把人的眼睛打瞎。

这是那时候我听到过的最震撼人心的话。说完国哥又带我爬出阁楼,在一小块平台上,后面就是屋顶,前面是灰旧的民房。我第一次离屋顶这么近,情不自禁摸起了瓦片。国哥说,别别别乱碰,你这一碰,下雨我家就要漏水了。然后说,你转过来,看前面,大半个村庄都能看到吧?你看那就是你外婆小吃店的屋顶,还能看见窗户,要是从这里打过去,瞄准一点,我能直接打到灶头上的肉包子。

我说,别啊,打哪里也不能打我外婆家啊。

国哥笑笑说,你外婆就是我外婆,你别紧张。

国哥指着另一个方向说,看到那窗户了吗?

我盯着窗户点点头,突然“砰”的一声,我一扭头,看到国哥拿着一把长枪,然后他把枪递给我,我看到对面那户人家的玻璃窗有非常明显的弹痕。

国哥对我说,以后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酷的话。

没过多久,我在学校附近被一帮初中小混混拦住,那时候才突然想到,国哥跟我说了这句话,但是没给我电话号码。我平时用来买汽水咪咪薯条的零钱全部被拿走了。

我不敢把这事情告诉外婆,决定告诉国哥。我直接冲到二楼国哥的房间,我发现房间里除了国哥,还有一个女人,这应该是国姐。国哥见我来了,拿出我的那只足球说,来,我们玩室内足球。

我点点头说,好,但不要踢到窗户外面去。

国哥二话不说就朝门的方向一踢,球被踢出门外,顺着走廊滚到了一楼。

国哥说,把它去捡来。

我心想,这他妈幸亏是在室内,于是快速跑下楼。等我捧着球上楼的时候,国哥已经把门给反锁了。

当我再去找国哥的时候,国哥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电视。那时候他家还有个叫VCD的东西,国哥让我看了古惑仔,说但凡打架去之前都需要看看这片子提提精神。我从这里开始知道了浩南、山鸡等名字,好像空荡荡的国哥家也是我看港片的启蒙地。

平时没事的时候,我也在小吃店里练练手,似乎已经过了练小宇宙的阶段,外婆时不时提醒我,练练小宇宙就好了啊,不要拿扫把拖把的,真的敲到人了就完了。

我对外婆说,小宇宙过时了,我要练习真实的东西。

外婆说,干嘛,还真想去打人啊?

我说,你有没有看过香港片?

外婆切着香菇片说,忙着呢,自己玩去。

国哥的神通广大在于,当我打听清楚克我米的其中一个人的名字叫小盛,告诉国哥后,小盛竟然把钱双倍还给了我,还一个劲跟我道歉,说国哥的人他没看出来。我当时就火了说,我难道长得这么不像黑社会吗?然后一把抓过领子,推了他一下。我从来没这么干过,只是借了国哥的名声第一次这么干,小盛没有还手,我又推了他一下,小盛还是没还手。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国哥强大的威力。

后来我问国哥,你是怎么制服小盛的?

国哥又爬上梯子从阁楼拿下一把长枪顶着我的脑袋说,给你三秒时间,给钱,或者,给命。

我吓得瘫坐在国哥的床上说,我给你钱。

国哥收起枪笑着说,哈,我就是这么制服他的。

我长舒一口气,脑子里把刚才的我替换成了小盛。我觉得国哥这动作比古惑仔里面的都帅。

国哥说,小盛以后也是野狼帮了,就是自己人了。

我说,好。

国哥又拿出我送他的那只足球说,来,我们来玩室内足球。

我看着足球说,不玩。

国哥二话不说又把球踢到门外去了,说,去捡回来。

我说,不捡。

国哥说,只有我一个人

说完又拿枪顶着我,我没躲,然后他扣动了扳机,里面没有子弹。

2

被国哥用枪打裂窗玻璃的葛大爷一个月后才发现玻璃裂了。

葛大爷站在村庄的小路边逮住我们说,我擦玻璃窗时发现有蜘蛛网,用扫把也弄不干净,站到凳子上凑近一看,玻璃被打碎了。

葛大爷说,这事都不用猜,肯定是国强干的。

我觉得葛大爷也很厉害,时隔一个月发现窗玻璃碎了并且很精准地判定是国哥干的。

葛大爷又说,肯定是站在我家楼下用砖头扔上来的。

我觉得葛大爷这个判断明显没经过分析,砖头扔的和枪打的完全不一样。

葛大爷接着说,这肯定不止一个人,依我看还有他。

葛大爷竟然猜到我也是同谋,我怔怔地看着他。

葛大爷继续说,去年开始我家里锁孔被堵住,现金丢了200块,几棵葱被偷,黄狗被毒死,我都忍着没说,现在我忍不住了,你们两个小小年纪不学好,我要教育你们。

我对葛大爷最初的精确判断到最后的胡乱瞎扯感到冤枉,但是看看国哥,他只是微低着头,我感觉情况不妙,只好恳求葛大爷不要将这种子虚乌有的事告诉我外婆。

葛大爷义正言辞地说,我要报警,好好教育一下你们。

我心一紧,这辈子还从没跟警察叔叔打过交道,我又看了一眼国哥。突然国哥猛地一抬头从兜里摸出一把手枪又顶住了葛大爷的脑袋。

葛大爷像电影里面那样举起双手说,别别别,我连电话都没有,我怎么报警,就就就算有电话,我也不会用,我怎么报警,就就就算我跑跑跑过去,那你们早跑了,报警有什么用?国哥放下手枪,看了我一眼说,走。

我们走了没20分钟,我和国哥就被一个穿制服的叔叔抓住了。

他说,走,老实交代,去现场。

我和国哥就跟着制服走了,葛大爷边走边说,弄点颜色给他们看看。

国哥带我和制服及葛大爷爬上了阁楼外的平台,然后拿出一把长枪对准葛大爷家的窗户。国哥看着制服和葛大爷,意思就是这么打的。这时候下面围了几个村民,国哥的爸也闻讯赶到自家楼下,制服与枪的对峙,这场面令人浮想联翩。

我往下看了看,还好,我外婆还没走出来,也许正在打盹。

制服说,竟然用枪,走,跟我去。

我还是满怀期待地看着国哥,因为这时候他一定会冷冷把枪顶在制服的脑袋上,然后什么事情都没了。但是不仅没有,国哥还把枪交给了制服。我第一次觉得制服比谁都厉害,他只是一个人,说什么我们就会做什么,连国哥都没有办法。

正当国哥和制服准备下楼的时候,葛大爷说,哦对了,还有他啊,不要落下他。

制服看了看我说,你也打了一枪?

我看看国哥,国哥说,只有我一个人。

正当我想说,我打了三枪的时候,国哥又掏出那把手枪顶住我的脑袋,我没说话,枪又被制服给拿走了,我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子弹。

我已经忘了我处于什么样的年龄,可能是小学即将毕业。只是国哥后来告诉我,那个制服只是村里的联防队员而已,小混混混不出头都去当联防队员了,每天喝酒打牌,晚上拿着手电筒东照西照转一圈。但是人家是联防队员,得给人家面子,被叫走也是教育两下而已,还没你考试考砸你爸妈打你厉害呢,跟着他们走一趟都是兄弟了。

国哥点起了一支烟说,现在野狼帮的势力越来越大了,你以前还小的时候,我和你踢球,那只球被我踢丢至今没找回来,你还记得吗?

我说,国哥,我错了,我不应该骗你的。

国哥笑了笑说,现在我无论把球踢到哪里,都有人帮我捡球,但这又算个球。

我说,国哥,你要干嘛呢?

国哥猛踩一脚烟蒂说,我要踢动这个地球。

我思绪回到教室里说,公元132年,张衡发明了地动仪。

国哥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走,买枪去。

这话真的是史无前例的酷。

国哥给我也买了一把手枪,还配了好多的塑料子弹给我。我只要一休息就跟在国哥身边,这是其他野狼帮成员所没有的待遇,一般情况下他们都见不到国哥,像小盛这样被俘虏过来的连见我都不会正眼看他。我突然觉得国哥就是老大,我就是老二,这辈子一定要跟着国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国哥似乎已经过了在村里踢踢球欺负欺负小同学的年龄了,经常不在村子里活动,大部分时候在溜冰场、KTV之类的地方,这些地方对于我来说还非常遥远,只有国哥带我去我才会去。

国哥靠着野狼帮在溜冰场武力称霸,召集野狼帮的兄弟开始喝酒聚会,国哥让我喝酒,并且跟兄弟们讲几句话,我自认作为老二一定要表现出气势。我蹩脚地拿着酒杯说,做人就要像国哥那样有气魄,是个男人,是个英雄,不要像小盛同学那样,混混沌沌,度日如年,没有追求……

国哥拿着长枪敲敲我说,哎哎哎,不要背班主任的台词。我换个腔调说,小盛这样的人,一辈子只能种地做个农民。国哥把枪往上移,顶住我的脑袋说,我爸就是种地的农民。我想了想说,小盛这样被人打成残疾都没人救,到时候瘸着腿,拄着拐杖,看你怎么嘚瑟。

国哥继续用枪顶着我的脑袋说,我妈就是残疾的。

我看着国哥说,国哥,万岁。

国哥放下枪说,又骗我,这枪送给你了。

在众人面前送我枪,这是国哥给我的莫大荣耀,这隐隐暗示,我就是老二。我每天睡觉都把国哥送我的两把枪放在枕头底下,但是这枪还没用过,就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国哥要被学校开除了。

那天周末我带着两把枪去国哥家,国哥告诉我学校老师马上要来他们家里。

我说,你要被开除了怎么办?

国哥说,开除是好事啊,念那么多书干嘛?

我说,不是说好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吗?

国哥说,说个屁。

这时候我看到三个老师走进了国哥家,我和国哥下到一楼,听到其中一个老师已经在说,不读书不学习这先不说,成天在外面打架惹事,这派出所迟早有一天找上门来,我觉得还是先休学吧。

空荡荡的家里坐着裤脚一只高一只低的国哥他爸,还有摸着拐杖的国哥他妈,两个人都一脸地茫然。

三个老师说了半天,谁都没有吱一声。老师又说,家里还有其他人吗?见没有反应,突然又说,你们做父母的没有文化没有见识好歹要表个态,起码的是非观都没有,连交流沟通都不会,哪怕不识字总懂几个道理吧。这老师说话连标点都省略了。

听到这里,我突然摸出一把手枪,但因为紧张,摸出来就直接掉在地上了,我匆忙把它捡起来的时候,那个老师竟然说,小朋友,你先出去自己去玩,好吗?不要在这里吵。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感觉自己威严扫地,老二竟然被当作小朋友。

我趴在门外听老师又问,这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只听见国哥说,只有我一个人。

3

我拿着枪朝国哥家的门“砰砰砰”放了三枪就跑了,可能连子弹都没有装上。

自从被学校开除以后,国哥混得越来越好了,除了给我买手枪,还给我买了手机。但是在我还没熟悉手机操作系统之后,手机又被国哥拿了回去,说只是借我玩几天的。几天之后又会安慰似的给我一部新手机。

国哥似乎在慢慢地改行换业,打打杀杀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少了,穿着倒是越来越成熟,有点像周润发。国哥觉得古惑仔那种年代已经过去了,做一个赌神才是出路。一个晚上时间,成千上万就来了。

国哥在慢慢变成一个赌神,他经常在我面前用扑克变魔术,并且告诉我各种出老千的方法。国哥说,掌握各种出老千的方法并不是自己出老千,而是要及时发现对方出老千,所以以后我打牌,你要跟着我旁边仔细观察对方。

第一次随国哥出征“赌场”是我读初一的时候,凡事开头都要给国哥留下好印象,所以他们打牌的时候我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所有人,足足盯了一个小时,然后发现有一位双脚在摩擦,于是我大喊一声,出老千,然后一把抓住了他。

国哥和其他人都一怔,然后那家伙一把牌砸我头上说,你妈的,脑子有病吗?

然后顿时赌场变成了战场,我死死抱住那人的腿不放,但是最后还是被一脚踹开。现场一片混乱,扑克飘散,凳子椅子乱飞,国哥也是一阵手忙脚乱。

我抓过国哥手中的牌,把牌当飞镖一张张扔过去。

国哥说,你港片看多了害人不浅啊。

于是我扔掉牌,拿出了国哥给我买的手枪。

国哥说,别用手枪,用手机啊。

于是我掏出手机,对准了对方。

国哥说,我操,用手机打。

于是我直接把手机给扔了出去。

这时,一只板凳飞过来,砸在国哥脑门上,国哥用最后一口气说,我说的是,打……打电话……

国哥醒来睁开眼睛说,这是在哪里?是医院吗?

我说,国哥,你想多了,你还在原地。

国哥说,手机给我,我打个电话。

国哥留给我的是复仇的背影,我跟在他后面强烈地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愤怒,这种愤怒似乎真的可以撬动地球。国哥面无表情地拨通了电话,用不了多久野狼帮所有的人员即将到齐,那种气势只有电影里才会有,这时国哥对着听筒开口说,妈,我晚饭不来吃了。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说,国哥,兄弟们人呢?

国哥看了我一眼说,只有我一个人。

我还没说出野狼帮三个字的时候,国哥用手装了一个枪的手势,然后顶在我的脑门上,假装开了一枪。

4

小盛急匆匆来找我,说国哥让我过去。对小盛这人我一直看不惯,所以我担心他把我骗到一个地方然后让别的大哥揍我一顿。我看了这么多香港警匪片,警惕性还是很高的。

小盛说,就是去国哥家。

国哥家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我和小盛到了国哥家,我说,人呢?

小盛说,在阁楼外的小平台。

我和小盛爬到那个小平台,只见国哥和另一个看起来大哥级的人物站在一起。如果国哥18岁,那大哥起码18岁零3个月。

那大哥问我,你也是野狼帮的吗?

我说,对啊,就是。

国哥说,你听他瞎吹,一个初一小弟弟而已。

我当时就懵了,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说,小盛,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盛说,不要叫我小盛。

我说,难道叫大圣吗?

那个大哥继续说,你怎么证明你不是野狼帮的呢?

我说,不能证明,我就是野狼帮的。

国哥这时候又举起枪,顶住了我的脑袋,然后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这次真的有子弹,我脑袋就嗡的一声。

隐约听见那个大哥和小盛说,野狼帮就没人了?

国哥说,只有我一个人。

那位大哥说,好,有种,那你就一个人承担吧。

说完那大哥和小盛就走了,我坐在地上说,枪……枪……开枪……

国哥说,现实生活都是用刀砍的,用枪的都是小孩子,当然真正的枪除外。

我突然感觉这枪很轻,时间很快,快得让我明白,能把足球一脚踢出几亩地的,这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

我准备跑下楼,去枕头底下掏出那把国哥送我的枪,这时候外婆的声音在楼下响起来,阿挺啊,吃饭啦……

我直冲到自己床上,摸遍整个床都没有找到枪,又跑到楼下,看到外婆正在桌边,帮我盛了一碗饭。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有没有看见我的枪?

外婆分好筷子坐下说,你是派出所的啊?还有枪?

我说,是不是你把我的枪扔了?

外婆说,你耍小宇宙就算了,拿拖把扫把也算了,拿着玩具枪也没事,可里面有塑料子弹,你不知道,我试了一下,那一枪过去,墙灰都能打下来,这不说你去打别人,放枕头底下不小心硌到了,那还不把我给打肿了?

外婆往我碗里夹了很多菜,我慢慢吃着。

外婆慢慢喝着汤说,国强是个好人,好人不一定什么都对,你也长大了,我也不能天天追着你,保护好自己,也不要去打别人,好好读书,外婆都看着你呢,你不耍小宇宙了,我就知道你又长大了一点,长大了可能会变坏也可能变好,他们去玩,去打牌,你当作新鲜去看看吧,看完了记得要回外婆的小吃店啊。

我说,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什么都知道,以后我再大一点,你就肯定不知道了。

外婆说,是啊,以后总会离我越来越远,那时候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了,去大城市也好,人嘛总要往高处走。

我说,我以后在大城市发达了,也带你去大城市。

外婆,我不要去大城市了,留在小吃店就好。

我说,人不是往高处走吗?

外婆说,我的最高处就是,一个人安安稳稳在这个小吃店过完这一生。

赵挺:只有我一个人

赵挺,男,宁波人。有若干小说发表于《收获》《北京文学》《青年文学》《文学港》《小说月报》《思南文学选刊》,著有小说集《寻找绿日乐队》,散文集《外婆的英雄世界》《外婆的小吃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中午时分,天坛西北侧的双环亭和双方亭,是北京老人的天下。特别是到了冬天,这里暖阳高照,视野开阔,不少老人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老猫一样,懒洋洋地晒太阳,吃东西,冲盹儿,或眯...

十余年前,也是初春时节,我在学校公告栏里看到一个花道教室的广告。花道老师是与我同一个学院的师兄,练习地点在农学部东侧小巷的木楼内,我走过去很方便,于是就写邮件报了名。那段时...

一个秋日,我们又一次走进颐和园。 走的是东门,仁寿殿门前的龙、凤和麒麟,依然守卫在那里。几株古老的金桂树正在开花,香气满园。这种香味甚是特别,异于丁香,也异于金叶女贞,一口吸...

贴年画,迎新春。那些年岁,每逢新春之际,家中总会张贴新的年画,以求吉祥如意、五谷丰登。年画,这种植根于人间烟火的艺术,朴实而又有温度,不仅装点了人们节日的喜庆,而且寄托着人...

“我是‘坐家’”,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曾自谦道,这不禁使我留意起了作家们的座椅。“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现代作家书房展”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常设展,一桌一椅一方几,一人一灯一卷书...

兔年是我的本命年,到龙年终于可以说,已平静度过。传统的力量不可忽视,记得开年时,总觉得这一年要谨慎些、仔细些,自我暗示不经意就成了自律的枷锁。冒险的事情不敢做,太远的地方不...

江南年糕这一美食在江浙一带已流传两千多年,且俨然成为春节的时令食品。每年进入腊月,掸新、打年糕、做米酒、贴春联、吃年夜饭、放鞭炮、走亲戚等接踵而至,日子里天天渲染着浓郁的过...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来身边生活,如今小半年了。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后来上大学,十五六岁就离开了家,我与母亲真正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我在城里住的是高层楼房,电梯入户,搬来...

我的家乡山东即墨,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我在家乡读书时,即墨县(今青岛市即墨区)尚属于烟台地区,1978年改属青岛市。在我心中,即墨、烟台、青岛乃至整个胶东半岛都是我的故乡。...

过年,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在我豫北的老家,这个节日被称为“年下”。 一进入农历的腊月,肉眼可见的村里的小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喜庆,因为这不仅代表他们即将进入“撒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