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故乡的味道,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春节的味道。春节的味道对家人来说,就是妈妈的味道。多少年来,春节的家宴,对我们这些做儿女的来说,是妈妈做的炸茄盒、酸菜五花肉和老爸做的拔丝山药,这几款几乎成了历年除夕团圆饭的标配。此外的其他菜肴,饺子自不必说,鸡鸭鱼肉也是烘托春节热烈气氛的菜品。但是,酸菜五花肉和炸茄盒,包括老爸做的拔丝山药已然成了儿女们的期盼。

其实,春节的味道不单是菜品的香,更是亲情的味道和心灵的慰藉。回家过年——这样的呼唤,这样的坚定,这样的跋涉,说穿了,这家,不仅仅是温馨的氛围,更是儿女们平安静好的港湾。

从来如此,春节团圆的神奇,在于这个特殊的节点里,一家人会沉下心,心无旁骛地重温先前时光的温馨与美好。春节团聚的精髓,就是完成对五味杂陈的过往的美好升华。这种时候,你会不由地回忆起,在你生病时,母亲冒着狂风暴雨,抱着你跑着去医院就诊。或许你现在才明白,生病时母亲给你做的那碗热汤面片儿,其实并不简单,先要揉面,还要把面团儿放在冷水里泡两个小时,再揪成面片儿。种种的复杂可见慈母的挚爱之心。或许你还记得在外面受挫后,回到家里疗伤,母亲对你的安慰不过是寥寥数语,且平淡无奇,但却字字入心,声声入耳,让你茅塞顿开,曾经的困难与困苦,化为树上飘零的黄叶,随风而去。放下所有的不快后,是那样轻松,又活力满满。

除夕,想起小时候,因为我不好好学习,没少让母亲操心。那时节,咋就不懂母亲的心呢?后来,母亲放弃了,说,儿子,就报半工半读的学校吧,当一名工人也挺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先要学好技术,听师傅的话。正是母亲的话,让儿子有了自信。世上对母爱有多种解释,但是,在我看来母爱就是包容。而先父总是在除夕夜一家人守岁的时候,把时光的指针拨到他年轻的时代,讲述他小时候的年、我奶奶蒸的花馍馍、馅儿里藏着铜钱的饺子等。在短短的除夕之夜里,讲述着他几十年来珍藏的最宝贵的记忆。在轻柔的笑谈中,父亲并不避讳眼睛里含着的泪水。这样的泪水不论在何种场合都是纯洁的。是啊,过年讲过年的故事,几乎成了春节里一个永恒的话题,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文化传承。讲述中的酸甜苦辣咸,点点滴滴都是珍贵的记忆。

但丁说:“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春节之前,父母就已经开始和儿女们联系了。母亲照例要问,儿子,回家过年你想吃啥?我说,老太太你不怕辛苦啊。妈说,就怕你在外面山珍海味吃多了坏了胃口。我说,妈,我想吃酸菜炖五花肉、炸茄盒,还有你做的皮冻。妈说,是不是我再给你蒸点儿花馒头,比如小刺猬呀、花篮儿呀,你好上网显摆显摆。我说,妈,花馒头就不做了,太辛苦了。妈没有言声,最终还是做了。她做的花馒头,在朋友圈居然让那些潜水者也纷纷点赞。而今母亲远在天国,我再也吃不着她做的这一切了。

在春节团聚,一家人的笑谈中,彼此没有丝毫戒备,更没有矜持与掂量,家的天空是透明的,家的氛围是干净的,家人的灵魂是朴实的,家人的交流是轻松愉快的。

春节期间,无论男女老少,敞开心扉的交流,也是年的一道精神美餐。过年了,人们为啥要带着给家人的礼品从千里万里之外,鞍马劳顿,不辞辛苦地回家?尤其是当今生活好了,显然不单是追寻一家人的团聚,更是为了家的那一份温馨和母亲的关怀、嘱托。母亲的寻常话,从来是普天之下最能打动儿女心扉的至理名言,是深深镌刻在儿女心中的座右铭,一生一世,历久弥新。

对于我的女儿孙儿来说,我,就是他们的家。守护好这样的一家子,让儿女们在一年的辛勤劳作后,回到家里放松身心,开开心心地过个年,在温馨融洽的家的氛围中,洗掉征尘,痛痛快快地进行一场精神沐浴;在新一年的征途上,做好自己,健健康康,笑对人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