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龙像、聚龙魂、扬龙威、秀龙骨、闻龙吟……”这12幅形态各异、神态鲜活、出神入化的群龙图,初观叹为观止、细读意境高远、慢品韵味无穷,其是青年画家王文涛将思想之足深深地扎根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厚重的土壤里,吸收这块土地丰沛的文化滋养,并将深邃的文化底蕴凝聚于自己的笔端,蘸着家国情怀的心墨而创造出来的。

初寅龙生命勃发的气息充盈着整个画面,是兴奋、是昂扬、是踌躇满志,尽管眼神里还留存着青涩和稚气,仍以“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的气势在大海里激浊扬清。

你看进入二月的如卯龙机警、灵秀,高昂的龙头目光如电、巡视四方,不怒自威。这不就是青春和力量的象征、正义和责任的化身吗?

突然间,风云激荡、翻江倒海,威猛、刚烈的桃辰龙驾长风、挟雷电、行春雨,一往无前、万难不屈。王文涛以张大千泼彩法纵横健笔、挥洒墨色、酣畅淋漓、大气磅礴,云水苍苍、墨色茫茫,银龙飞旋、若隐若现,苏轼语“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南齐谢赫有“六法论”,其一就是:“气韵生动”,此图即是最好的诠释。

时节入小满,“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看此时的新巳龙从容淡定、气宇轩昂,龙行虎步、仪态端庄,巍巍然一派大家风范,从容彰显高贵神情,大有“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之气度。

面对强敌,皋午龙金刚怒目,枕戈待旦,“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三伏天骄阳似火,人间酷热难耐,禾苗渴望好雨。伏未龙忠于职守,洒甘霖救民于水火,播时雨解稻谷于濒危,观时想到“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行天地大道,践使命担当,这不正是“龙”所表达的精神内涵吗?

酷暑已久,风至秋来,巧申龙从容不迫地开始了秋的值守,拨浓云以驱乾坤闷热,布秋风以利五谷丰登。随着梧桐落下第一片叶子,秋的味道开始氤氲在清凉的空气中。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一颗颗珍珠般的露珠挂在草木上晶莹剔透。原来是调皮的桂酉龙在子夜降冷气,与地面升起的暖气凝结于草木之上形成的奇妙景观。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在屈原的吟诵里,寒露是贯通神人两域的圣洁和孤高。王文涛笔下的玄戌龙以蓝色基调展示着寒露时节的成熟、自信、祥和、圣洁。功成而不骄,业就而不扬。

立冬时节的阳亥龙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堂堂君子风范走入观者眼眸。

葭子龙回眸眺望,“日月行空从地转,蛟龙入海卷潮回”,整个画面温暖、惬意、深情。

面对黑云压城、迷雾重重,冰丑龙心明眼亮,“云移雉尾开宫扇,日绕龙鳞识圣颜”。

近年来的生肖画创作使王文涛对阴阳、冷暖、风雨如此关注,对草木、飞鸟、百虫如此敏感,对声音、色彩、变化如此在意。他知道,这些与时节共存共生的文字、物候编织成了一圈首尾相连的记忆年轮,留存着太多的生命律动。所以在王文涛的群龙图中,春季以绿色的生命基调为主色,夏季以代表兴旺、发达、成就的传统红色为根,秋季以代表丰稔、成熟、收获的黄色为本源,冬季代表了内敛、厚积、沉淀,则以厚重的黑为主。这就把万物并育,拥抱宇宙众生、天人合一的理念润物细无声般地融入画面,又匠心独具地将农历每个月的雅称和天干地支巧妙地结合起来,为每条龙命名,并采用古雅的小轩窗图案以铁线篆写就。农耕文明和龙文化厚重的古韵在画面里氤氲溢出,耐人品味、诱人解读。

纵观12幅图,画面意态美、动态美巧妙融合,美美与共,有的若龙盘虎踞,有的似弯弓待发,有的呈8字形,有的用S状,幅幅有变化、张张不雷同,达到了高度的审美层次。

中国人是龙的传人,画龙图异彩纷呈、蔚为大观。能够如此全面诠释龙的文化精神内涵,王文涛笔下的这一组群龙图值得称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中午时分,天坛西北侧的双环亭和双方亭,是北京老人的天下。特别是到了冬天,这里暖阳高照,视野开阔,不少老人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老猫一样,懒洋洋地晒太阳,吃东西,冲盹儿,或眯...

十余年前,也是初春时节,我在学校公告栏里看到一个花道教室的广告。花道老师是与我同一个学院的师兄,练习地点在农学部东侧小巷的木楼内,我走过去很方便,于是就写邮件报了名。那段时...

一个秋日,我们又一次走进颐和园。 走的是东门,仁寿殿门前的龙、凤和麒麟,依然守卫在那里。几株古老的金桂树正在开花,香气满园。这种香味甚是特别,异于丁香,也异于金叶女贞,一口吸...

贴年画,迎新春。那些年岁,每逢新春之际,家中总会张贴新的年画,以求吉祥如意、五谷丰登。年画,这种植根于人间烟火的艺术,朴实而又有温度,不仅装点了人们节日的喜庆,而且寄托着人...

“我是‘坐家’”,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曾自谦道,这不禁使我留意起了作家们的座椅。“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现代作家书房展”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常设展,一桌一椅一方几,一人一灯一卷书...

兔年是我的本命年,到龙年终于可以说,已平静度过。传统的力量不可忽视,记得开年时,总觉得这一年要谨慎些、仔细些,自我暗示不经意就成了自律的枷锁。冒险的事情不敢做,太远的地方不...

江南年糕这一美食在江浙一带已流传两千多年,且俨然成为春节的时令食品。每年进入腊月,掸新、打年糕、做米酒、贴春联、吃年夜饭、放鞭炮、走亲戚等接踵而至,日子里天天渲染着浓郁的过...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来身边生活,如今小半年了。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后来上大学,十五六岁就离开了家,我与母亲真正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我在城里住的是高层楼房,电梯入户,搬来...

我的家乡山东即墨,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我在家乡读书时,即墨县(今青岛市即墨区)尚属于烟台地区,1978年改属青岛市。在我心中,即墨、烟台、青岛乃至整个胶东半岛都是我的故乡。...

过年,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在我豫北的老家,这个节日被称为“年下”。 一进入农历的腊月,肉眼可见的村里的小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喜庆,因为这不仅代表他们即将进入“撒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