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海文:远去的桨声

邱海文,男,四川德阳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巴金文学院高研班学员,现任德阳市作协副主席。有数十万字散文(诗歌)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京文学》《四川文学》及《红岩》《星星》《草堂》等国内各级文学报刊,曾获四川散文奖等多个奖项。著有散文集《黑龙河》《时光碎影》,诗集《开往春天的火车》。

远去的桨声

邱海文

“摇亭碑碑动铃响,汉州沱水照连山”,是一句从三星堆挖掘出的石碑上的楹联句,说的是杜甫当年在房湖拜见州官房琯所见的两处景观,可见当时的沱江水就绕雒城边流过了,只不过距离1941年农民一锄头挖开通天神树与金面罩的三星堆问世还有八百多年。中秋时节的一个午后,想一睹滚滚东逝水的浩荡,触摸古镇今昔的繁华与沧桑,我驱车从绵远河顺流而下。沿途的石亭江、鸭子河、青白江、毗河,以沱江的名义在金堂赵镇融为一体,成为长江重要的支流。行至三江汇于一河,千里沱江始于足下的淮口,江阔水宽,气势磅礴,满满的河水像一条蓝色巨龙游走在崇山峻岭,清凌凌的波光在清风吹拂下微微荡漾。

五凤溪古镇紧邻淮口,是成都唯一山地,三面临山,一面临水,“半边江山,半边城”。其得名源于雄踞沱江边的王爷庙为凤头,金凤、白凤等以凤为名的五条街道如凤躯、凤翅、凤尾般布局有致,再加上四周的五座山岗郁郁葱葱,翘首企天,酷似展翅冲霄之凤。黄水河穿镇而过,汇流于在此折身向东的沱江,又紧邻简阳,当地人称“边城”。

抵达古镇已是日薄西山,暮色沉沉,如织的人流渐渐散去。从大红灯笼垂挂的山门进入,约有两三亩的池塘出现在眼前,绿水倒映青山,波澜不兴。溪水顺山涧轻缓流淌,杨柳依依,藤蔓滋长,草色葱茏,嫩黄的野菊花簇簇点点,给满眼的绿增添了一丝亮色。有雀鸟鸣翠掠过,我行走在碎石栈道上,仿佛跨进了世外桃源。山涧水流向黄水河,河道水枯石瘦,几叶扁舟静卧河床,好像垂暮之年的老者。

过尚义廊桥拾级而上,依山面水长约一里的半边街曲径通幽,茅檐低下的饭店酒肆、茶楼客栈居街邻排,旌旗招展形色各异,客家酱园、藤椒麻鸭、糖油果子飘来阵阵香气,勾引人的鼻腔和味蕾。我信步走进一家店铺,听溪水潺潺,观临窗叠翠,大快朵颐。华灯初上,酒足饭饱后迈入逼仄、行人稀疏、树影婆娑的街道。天空飘洒的微雨,把青石板和树叶洗得发亮,街两边的山峦被裁成深蓝色剪影,明灭的灯火影影绰绰。踏上吊脚木楼,在一片寂静之中酣然入梦。

“五凤溪一张帆,要装成都半城盐;五凤溪一摇桨,要装成都半城糖。”五凤溪在汉唐年代就已成为沱江上游重要的水码头,高峰时每天有上百艘船只运载粮食、盐糖等物资往返于重庆、宜宾、泸州各地,挑夫们翻山越岭往返相距50公里的成都。遥想旧日里大江之上桅樯林立,船号渔歌此起彼伏,街旁小溪涓涓清幽,青瓦屋舍鳞次栉比,古刹钟磬佛音缭绕。夜幕降临,船工苦力、贩夫走卒,在半边街蜂拥而至,穿梭其中。有的卸下白天的疲惫,走进酒馆,要一碟小菜,来一碗米酒,伴随月光品味人生;有的纵情山水,窜入烟馆、戏楼,苦中作乐于勾栏瓦舍间。岸上人声鼎沸,吆喝声、行酒令声、锣鼓声此起彼伏;江中渔火点点,仿佛天上跌落凡间的星辰,那该是怎样的市井气息。

由于明清时期的战乱、瘟疫、灾荒,四川人口急剧减少,清康熙年间组织了大规模移民,来自两湖、两广及福建、江西等地外来人口乘船沿江而上,在此地耕田造屋、置地经商,繁衍生息,乐享恬静与闲适。古镇山水相依,布局精巧,榕树葳蕤,庭院深深,楼阁台榭的广东会馆南华宫、陕西会馆关圣宫、江西会馆万寿宫等清代建筑,以及紫烟袅袅的观音堂,散发着浓浓的古韵。

一次文友聚会,有幸认识了成都作家李刚明先生,他说自己就是五凤溪人。已知天命的李先生戴着镜片厚厚的眼镜,清瘦高个,像穿着衣服行走的竹竿,早年曾外出当兵,在五凤溪已生活了多年。对于早年的码头文化,他如数家珍,并头扎白帕,即兴为我们表演了船工们拉纤投水时,为统一节奏的沱江号子:“哟嚯、哟嚯,嘿嗦、嘿嗦……”高亢激越而又绵延婉转的呼号声空谷回荡,把我们带回到旧时纤夫们的生活。他们仿佛正背拉纤绳,屈膝弓背地在激流险滩逆水行舟中一瘸一拐,脚蹬手爬在江岸卵石和山坡上。

据《水经注》载,古蜀国水流不畅,内涝严重,百姓深受其苦。望帝杜宇命楚人鳖灵,凿开金堂炮台山与云顶山之间的巫峡。从此以后沱江水去陆出,成都平原变成了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鳖灵治水有功,杜宇将王位禅让于他,号曰开明。古人工具原始,无铁器利刃,要凿山开河,那是何等艰辛。《华阳国志》介绍,蜀人常采用积薪烧山,而后骤然用大水灌之,利用膨胀骤变,以摧毁崖石障碍。相传现在两座山腰岩石上,还各留有一个开明帝硕大的脚印。

同为沱江边的古镇,我不禁联想到了湖南湘西的凤凰古城。凤凰城也是因背依青山酷似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而得名。这里山岭连绵,林深木茂,有众多的庙祠馆阁,吊脚楼风情万种,石板街古韵悠长,风雨廊桥彩虹落霞,与著名作家沈从文小说中的茶峒,船家少女翠翠与爷爷摆渡的湘西风情极其相似。而被誉为“东方黑格尔之父”的哲学家贺麟就出生在五凤溪陈家沟杨柳溪畔,他是问鼎中国当代“新儒学”的“新心学”派的代表人物。同为母亲河,绕城而过的苗寨沱江是武水的支流,最终汇入了沅江。

有人说,五凤溪是“锦城下江小通衢,蜀中沱水大码头”。没有沱江水运,就没有五凤镇,古镇因码头而生而旺,然而现在的蜀道天堑变通途,水陆空四通八达,大都市成都更不需要几十公里外的人挑船载,五凤溪注定要因码头衰败而没落,码头文化只能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沱江在泸州馆驿嘴汇入长江,如一个人从山洼走向了世界。站在“汉州沱水照连山”的淮口岸边,望着蜿蜒浩渺的滔滔江水,我仿佛看见一艘木船从远处逆水而来,听到了用力划船的桨声,以及纤夫们精疲力竭的号子。一个身影瘦小的女子,手提饭钵在王爷庙滩头举目远眺,站成了一尊望夫石。古镇上空仿佛有凤凰在飞,鸣声锵锵,似乎有些声嘶力竭。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