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大妈,车子沿着山路向西疾驰,与时间赛跑、与落日比快!

循着山路,手表内的海拔数值一直在增加。即使是不敏感的人,也能感受到这是在上坡。与我们的小车并行的大部分是货车——大车头、长拖车、高车身,一辆车经过就是一场不大不小的沙尘。摇起车窗,挡住了沙与尘,也挡住了山边的风景。连绵的山呈褐红色,山体含有大量铁矿石,因而呈铁元素的暗红色。车辆疾驰前行,连绵的山如红丝巾,随风飘动。路坑坑洼洼、人颠颠簸簸、车摇摇晃晃,在不确定性中,人走出舒适圈后,对未知有好奇心,也有与生俱来的敬畏心。

这里是北纬39.73度、东经73.98度的乌恰县。或许是山体铁元素多、海拔高的缘故,矮小的灌木丛植被隐藏在山的表面。远观,绿植可直接被忽略,只剩下发红的山体。一座又一座发红的山起伏连绵,延续至无尽远方!这与南方四季常绿,有着截然不同的异域性,人的好奇心在非熟悉的环境里,会很强烈!

乌恰县虽小,可地理位置却不一般。这里是天山与昆仑山的分界,河流天然被切割,被分流成三条河。我的正前方是白雪皑皑的天山南麓,左边是昆仑山北麓。帕米尔高原亚洲范围的地理之心,就在前方两公里处。风肆无忌惮地吹,一路撒野,在帕米尔高原留下鬼斧神工的痕迹。我看得出神、看得入迷,双眼皮不断打架——我成为一只雄鹰展翅高飞,俯视群山、远眺沟壑纵横,别有一番情趣!群山被风吹得起了皱褶,红灰色相间的原始丹霞裙摆如“蛋糕裙”,层层叠叠。高原的“蛋糕裙”,蓬松感不足、层次感十足!

总想比光跑得还快,不断催促司机小哥“快快快”,在最后一缕光被收起时,最好能赶到西极碑。小哥非常配合,途经西极疆门标志性建筑的牌楼前,踩了油门。在离开大妈家前,大妈说,过了牌楼弯弯绕绕的木栈道,至少要走半个小时。我的双腿与光,哪个更快呢?答案不言而喻,可不服输,心仍存侥幸!抵步后,打开车门,我的双腿开始像圆规般前行。司机小哥在我身后大声地说:“这里是高原,慢点!”我不管不顾,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一拼。

栈道的铺设呈“之”字形,弯弯绕绕之后,栈道开始直上直下,西极碑在最高处。碑被分成两半,一线天中间夹着的圆形球象征着太阳。我站在碑中间,仿佛就是那束光,日暮的那道金光。四周群山环绕,夕阳尽情洒落在广袤大地上。蓝天、白云,风呼啸而过。白云从一线天飘过,也来凑热闹,瞅瞅余晖究竟为何物?司机小哥“啧啧”,夸我运气好,能赶在日落前登顶,触摸西极碑。上天垂怜,一缕一缕的金光,如射线般穿透我的身躯、鞭策我的灵魂。我庆幸,见证到祖国最西端的最后一缕阳光。深呼一口气,气定神闲,朝着正西方向,闭上双目,这一缕阳光已珍藏在我心底。圆形球也可能是月亮,日与夜、白天与黑夜、阳光与月光,日月同辉、光耀大地、福泽华夏!

站在西极碑东张西望,刚被忽略的疆门牌楼显得十分渺小。快速通过疆门,节省时间的决策果断而英明。旅途的意义在于对未知的不确定性,心怀希望,孜孜探索,人人心中都有个不信命的“哪吒”,人人都有不服输的拼搏精神,期待中的意外,跳出常识的奋力一搏,正是行走的意义,也是人生的意义!

四轮交通工具车子所能到达的地方叫“西极”。我们的目的地,乌恰县吉根乡斯木哈纳村的一处高地——西极碑。若是以科学家的严谨治学态度来探讨祖国最西端的地理位置,并非斯木哈纳村,而是阿克陶县境内的一座海拔五千多米的雪山,车、人、畜力都难抵达!国家级的登山队员或能“一生只干一件事”,登上真正的西极。我等凡夫俗子能来到斯木哈纳村,已经心满意足了!村道被彩虹的栏杆隔开,黄的、蓝的、绿的,好看极了,如童话世界般美好。房子规规矩矩地列队,大小相似,黄墙、蓝墙,宫殿与城堡。村子不大,农忙时,大街上溜达的人极少。

晚上已经十点半,太阳骑着马儿依依不舍地离去。我抬头仰望夜晚的星空,一颗又一颗,硕大且闪耀,仿佛一伸手就能摘到。在这个摘星的夜晚,热情好客的吉丽大妈端来了奶茶,奶皮子金黄金黄,格外诱人!这里家家都有民宿,价格实惠,还包早餐。朴实的村民双眼中闪烁着发自内心的真诚。大妈的女儿在新疆艺术学院学习舞蹈,中专升大专,明年毕业。“女儿要回家吗?”我问。大妈回答:“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由她……”说时,大妈眼角泛着泪光,或许一想到女儿要飞出“窝窝”,多少有些不舍!这些年,开民宿、农家乐,忙是忙了点,可占了西极这个优越的地理位置,还是吸引了不少游客。大妈希望以后越来越好,西极打开知名度之后,能吸引更多游客。

次日清晨,在村庄附近散散步,远处的雪山、成群的牛羊、清新的空气,不一样的早晨,不一样的古村落景色。空气中有杂草的清香,也有牛粪的味道,说不出的古朴、野性。如果能穿越,与古人共享这片天地,会有同样的心境吗?穿越是一种幻想,人的高级本能。而与古人在西极同享一片星空、一轮皓月,昨晚已经成为了现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