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金波,夕阳耀目,白鸥帆影,渔歌缭绕。

2023年的秋天,我来到了广东汕尾。晴空丽日,清风旖旎,三角梅姹紫嫣红。

一天下午,我房间的门被人轻轻敲响,打开门的瞬间,我眼前一亮。五个衣饰鲜艳的女子站在门前,个头高矮错落,年纪长幼不同,她们一身渔女装扮,穿着自家织制的蓝白双色相间的戏服,领口袖头缀着精致刺绣。姑娘们明眸皓齿,像五朵美丽的鲜花,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了。

她们都是汕尾渔歌队的队员,刚刚排练结束,听说从北京来了作家,就一起过来,邀请我去看她们晚上庆祝丰收节的文艺演出。

那是难忘的一晚。在海边临时搭起的简易舞台上,一群穿着渔家彩衣的女子,载歌载舞。她们的歌声,仿佛带着海水的味道,时而悠扬深情如微波荡漾,时而粗犷狂放如惊涛骇浪,此起彼伏,宛若天籁,在深邃幽蓝的夜空久久回响。

我想到了王勃的《滕王阁序》:“渔歌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这生动惊艳的一幕,令我心醉神迷,叹为观止。

这群唱歌的渔家女子中,就有下午来房间找我的那几位,她们是一家人四代同台,最年长的曾祖母八十多岁,最小的曾外孙女,年仅六岁。

汕尾渔歌,俗称“瓯船歌”,是分布于广东汕尾的疍家渔民世代口耳相传的古老民歌,与广府咸水歌、客家山歌并称广东三大民歌。汕尾渔歌,被誉为海洋音乐的“活化石”。2014年,汕尾渔歌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汕尾渔歌何时起源,历史上并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专家们的研究也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一致的,汕尾渔歌来自海上生活的疍民。

端详“疍”这个字,颇有可解之处。

宋代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曾说:“以舟为室,视水如陆,浮生江海者,疍也。”这大约是关于“疍”字较早的释义。疍民以舟船为家,舟船的外形看上去酷似漂浮在水面的蛋壳,“蛋”与“疍”同音,故称“疍民”。我认为,这个字也许还蕴含着另一层的深意:疍家人昼夜与风浪同存共依,生命如蛋壳般脆弱。

汕尾自古为闽粤水陆交通要道,疍民居住在水上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代之前。当地海域辽阔,海岸线绵延漫长,疍家人以船为家,以海为生,凭借交错纵横的水道,溯河进退,出海劳作,不论是嫁娶还是往来,都在风推浪涌的舟楫间进行。

开门见水色,闭户闻涛声,疍家人彼此的交流主要通过歌声,他们用歌声互通信息,表达情意,驱散寂寞,激励精神。情有所感,心有所动,迎风踏浪间,且吟且颂,皆发成歌,所谓“来航去舶,擢歌相闻”。(明《嘉靖志》)久而久之,渔歌成为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表达。

元、明时期,汕尾渔歌在沿海地区广为流传,大约在清代时,渔歌传唱达到鼎盛。这一点,从清初学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中可见一斑:“疍人亦喜唱歌。婚夕两舟相合,男歌胜则牵女衣过舟也。”这段描述生动有趣,可见那时适龄男子在婚娶时,除了家世、出身、体力和捕鱼技艺之外,能唱善歌是另一个重要加分项目。

渔歌的兴盛,也引发了文人墨客的赞誉。明天顺年间,惠州进士吴高把疍民月夜斗歌的情景,列为“海丰八景”之一,还起了一个诗情画意的名称:“龙津渔唱”,并赋诗云:“曲曲清溪绕屋斜,数声欸乃起汀沙。夜深月白知何处,余韵风飘出蓼花。”

自此,汕尾渔歌有了正式美好的名称。

我国有辽阔的海域,渔歌也有广泛的分布,且风格多样。例如,分布在舟山群岛一带的东海渔歌,以大连、烟台为主要分布区域的渤海渔歌,旋律简洁,曲调奔放,音域高亢,多用于协调统一劳动的节奏,类似劳动号子。汕尾渔歌则与其他地区的渔歌不同,它旋律柔美,曲调婉转,以缠绵抒情见长,美妙动人。

1927年,“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出版了《疍歌》一书,将“表情真切、旋律谐美”的渔歌以文字记载下来,“养在海上人未识”的疍家渔歌,被世人进一步了解。

不少现当代音乐名家创作的歌曲,都曾从中汲取养分。20世纪80年代,一首《军港之夜》一夜之间风靡全国,家喻户晓。当时,我在西安上大学,西安是全国大专院校较多的城市,各高校之间的联谊活动非常多。每次活动期间,都有一场场的晚会,而《军港之夜》是我们这些年轻的大学生们晚会上必唱的歌曲。直到2023年秋季来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那首《军港之夜》的旋律,竟然来源于汕尾渔歌。

那个夜晚,在海浪声与点点渔火中,我听着渔歌,熟悉的旋律在耳畔回响,一些模糊的面容渐次浮现,令人恍若隔世。

沿着绵长弯曲的海岸漫步,面对辽阔的大海,我不得不感叹,汕尾渔歌的产生,真是得天独厚。

在汕尾采访期间,我听到了许多关于汕尾渔歌的奇闻趣事。

早期的渔歌并没有文字记录,只在疍家渔民中靠口传心授、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承。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趣事:一位来自省城的专业音乐人,为了搜集和记录渔歌来到汕尾,某日夜晚,他偶然遇到一户人家娶亲。疍家人嫁娶新娘是半夜出门,祖母、母亲等家中的成年女性,倚门送嫁,为女儿唱“叮咛歌”,教导女儿出嫁后要勤劳贤德。音乐人听到这缠绵悱恻的歌曲大为感动,可苦于自己的外人身份,不得已只好躲在船下偷听偷记,却被前来接亲的男方当成了偷鱼贼。误会很快解除,渔哥渔女们没想到,他们世代传唱的渔歌,竟然是了不起的音乐“活化石”。那晚,船头船尾上高挂的大红灯笼格外喜庆,新郎新娘欣喜异常,当然,他们的渔歌也唱得特别酣畅淋漓。

20世纪50年代初,汕尾发生了一次严重的台风,巨大的风力引发了海啸,近海的渔船也遭受了严重损失。台风刚过,一大批人民解放军就赶来,为受灾的渔民们建起了安置的茅屋。之后的若干年里,当地政府又陆续将这些茅屋安置房改建成砖瓦结构的永久性住房。

世代在海上生活的疍家人,从船上登了岸。政府把渔民们组织起来,建立了渔业大队。

据说,第一次组织渔民们开会时,出现了一个状况:疍家人世代在海上生活,他们敏于行而讷于言,再加上不熟悉陆地上人们的语言,开会布置工作时,新上任的渔民组长们面红耳赤,但没能说出一句完整流畅的话。情急之下,一位年长者干脆拉开嗓子唱了起来,把要表达的工作内容,用疍家人的口语方言填在了歌词中。他这一唱,身旁的几位搭档也立刻以歌声应和了。一来二去,你来我往,工作会开成了演唱会,工作任务也顺利传达了。

无独有偶,我在汕尾的这次采风,也遇到了相似的情形。

渔歌晚会的第二天,在东风渔业村文化活动中心,我约了渔歌队老队长、汕尾渔歌传承人徐圆目采访。

出生在船上的徐圆目,如今已八十高龄,尽管之前我做了不少关于她的功课,但是见面访谈时,我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徐阿姨不识字,几乎不会说普通话。她一口“瓯船话”,我几乎一个字也听不懂。情急之下,她开始轻声哼唱,起初是我问,她以唱代答,过了不多久,我就不再说话了,因为她的歌声完全征服了我,她起伏婉转的歌声,包含了所有我需要的答案。

提及汕尾渔歌,就不能不提渔歌队。1958年,汕尾新港渔歌队在作曲家施明新、“汕尾渔歌王”黄琛等音乐工作者的建议和指导下成立,这是一支自发组织起来的业余队伍,成员全是纯粹的疍家渔人,徐圆目也是其中一员。她们定时排练,定时学习,还经常去外地交流演出。

1960年,广东省举办全省业余文艺汇演,一群身穿蓝白两种色块相间的大襟衫、梳着发髻、别着银头钗的渔家女子站上舞台,别具一格的观感和天籁般的歌声令人耳目一新。一曲终了,所有观众都情不自禁地起立鼓掌。这是汕尾渔歌队第一次走出汕尾。

2018年,“渔歌里说——我唱渔歌给党听”汕尾渔歌晋京专场展演举行,徐圆目、钟献元夫妇携儿子、孙女一家三代以新港渔歌队队员的身份登上舞台,与百余名渔民歌手一起,用渔歌演绎了一幅疍家的民俗风情画卷,汕尾渔歌出圈了。

汕尾是一片古老丰饶的土地,也是一片红色的土地。这里是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发源地、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诞生地、全国十三个红色革命根据地之一。这片土地镌刻着革命历史的红色印记,特殊的地理区位和悠久的历史文化,为汕尾渔歌增添了丰富的内涵。

如何把一种地方性的文化形式,变为能够被更大范围的人们所接受的文化,如何在传承与创新中守护好传统文化,并从中提炼出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汕尾人做出了值得重视的努力。

如今,汕尾渔歌已逐渐走向全国,甚至影响到海外,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正在重新焕发青春,显示出它独特的魅力。

虽已离开汕尾多日,但那些伴着海浪涛声的歌曲,还一直在我心中回响。

(作者:张子影,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秘书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中午时分,天坛西北侧的双环亭和双方亭,是北京老人的天下。特别是到了冬天,这里暖阳高照,视野开阔,不少老人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老猫一样,懒洋洋地晒太阳,吃东西,冲盹儿,或眯...

十余年前,也是初春时节,我在学校公告栏里看到一个花道教室的广告。花道老师是与我同一个学院的师兄,练习地点在农学部东侧小巷的木楼内,我走过去很方便,于是就写邮件报了名。那段时...

一个秋日,我们又一次走进颐和园。 走的是东门,仁寿殿门前的龙、凤和麒麟,依然守卫在那里。几株古老的金桂树正在开花,香气满园。这种香味甚是特别,异于丁香,也异于金叶女贞,一口吸...

贴年画,迎新春。那些年岁,每逢新春之际,家中总会张贴新的年画,以求吉祥如意、五谷丰登。年画,这种植根于人间烟火的艺术,朴实而又有温度,不仅装点了人们节日的喜庆,而且寄托着人...

“我是‘坐家’”,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曾自谦道,这不禁使我留意起了作家们的座椅。“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现代作家书房展”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常设展,一桌一椅一方几,一人一灯一卷书...

兔年是我的本命年,到龙年终于可以说,已平静度过。传统的力量不可忽视,记得开年时,总觉得这一年要谨慎些、仔细些,自我暗示不经意就成了自律的枷锁。冒险的事情不敢做,太远的地方不...

江南年糕这一美食在江浙一带已流传两千多年,且俨然成为春节的时令食品。每年进入腊月,掸新、打年糕、做米酒、贴春联、吃年夜饭、放鞭炮、走亲戚等接踵而至,日子里天天渲染着浓郁的过...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来身边生活,如今小半年了。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后来上大学,十五六岁就离开了家,我与母亲真正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我在城里住的是高层楼房,电梯入户,搬来...

我的家乡山东即墨,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我在家乡读书时,即墨县(今青岛市即墨区)尚属于烟台地区,1978年改属青岛市。在我心中,即墨、烟台、青岛乃至整个胶东半岛都是我的故乡。...

过年,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在我豫北的老家,这个节日被称为“年下”。 一进入农历的腊月,肉眼可见的村里的小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喜庆,因为这不仅代表他们即将进入“撒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