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村头小巷传来的一声吆喝“收羊皮,羊羔皮的卖——”,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在全国各地激荡,村里一些头脑灵活的人,开始在农闲时节做些小买卖。于是,冬天凛冽的寒风中,“收羊皮,羊羔皮的卖——”的吆喝声不时传入耳畔。每每此时,炉旁烤火的爷爷,便会拿下挂在东厢房墙壁上的羊皮走出去,隔着院墙喊一声:“有皮子卖。”一番讨价还价后,爷爷笑眯眯地拿着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进了屋,交给炕上做针线活的奶奶。奶奶放下手里的活计,掏出钥匙打开柜门,喜滋滋地把钱票搁进柜里的钱匣。当然,也肯定少不了给我买糖吃的一两毛零花钱。

当时,年纪尚幼的我,不知道这一声吆喝,贯穿了远古人类走向文明的脚步。

(一)

一次来自十万年前的抛掷,打开了东方人类利用动物皮毛的史册。

据考古发现,十万年前,阳原泥河湾侯家窑人用裹着兽皮的飞索石狩猎。两个石球被兽皮包裹固定,一少半石头裸露在外,石球的一端是兽皮等做成的绳索,与包裹石球的兽皮相连,便于人们狩猎时捕获、缠绕猎物。

远古人类抛出飞索石缠绕住猎物的那一刻,便开启了阳原人与毛皮的缘分。阳原毛毛匠的智慧,也从这一刻开始,一代一代积淀传承。

21世纪的我们,无从知晓远古人类经过怎样的想象、实践,才成功制作了飞索石球。但肯定有几个环节是绕不开的,那就是在遥远的旧石器时代,他们首先得具备用粗糙笨拙的石器剥离兽皮的能力,然后再经过切割,挑选出适合包裹石头的兽皮进行制作加工。而用来剥离、切割兽皮的石片,应该就是最早的毛毛匠的工具了。

当然,这些掩藏在时光之下的想象、推测,是当年村庄里那个幼小懵懂的我所无从知晓的。那个几岁的小姑娘,只知道每年爷爷都会攒下几张羊皮,这些羊皮,能够换成钱,买来好吃的糖果。还有就是装在编织袋里的羊毛。同样是在农闲时节,奶奶会从走街串巷的毛毛匠中,请一个来家里住上几天,把这些羊毛擀成毡子,铺在冬天的热炕头上,铺展出一屋暖冬。

这,是我关于毛毛匠最早的感性接触与认知。远古人类那次抛掷飞索石的壮举,是真正地同我隔了十万年的光阴,遥远得早已超出了我的认知边界。

(二)

一枚来自一万年前的骨针,一把来自一万年前的骨锥,缝缀起一部人类皮毛加工制作的前史。

经考古发现,距今一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阳原虎头梁人已学会磨制骨针、骨锥,用来缝缀原始毛皮服饰。

这时的原始人类,只是对动物毛皮进行简单粗糙的缝缀。这种未经加工处理的生皮,不可避免地带有动物的油脂气味,穿在身上极为僵硬,缺乏舒适感。

据当地传说,距今约5000年前,中华人文始祖黄帝率部落迁徙至阳原境内,途经桑干河畔,偶然发现当地盐碱地里的泥土,竟然具有去油脂使兽皮变软的神奇功效。于是,黄帝在部落全面推广普及毛皮鞣制技术,并在桑干河畔建起毛皮加工鞣制作坊。自此,人类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毛皮加工制作文明史。

时至今日,阳原县的大盐厂、小盐厂、咸水皂等古老村落,依然可以寻觅到千万年前毛皮加工的遗迹。

勇敢的人类,在不断的发现、尝试、思考中,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进化。阳原毛毛匠,也在先祖反反复复的探索中,成就着一个行业的未来可期。

(三)

元朝,是阳原毛毛匠规模化发展的鼎盛时期。据史料记载,当时,阳原有几千户工匠从事毛皮加工、毛纺生产和宫廷制衣行业。

明朝时开设茶马互市,张家口由戍边重镇华丽转身为北方旱码头,成为中国皮毛重要集散地。

当年,身着异域服饰的外国商人携带各种珍贵的皮货来到张家口,在大境门外进行贸易往来,用原始的毛皮换回他们所需的丝绸、布匹、茶叶、瓷器等。他们所带来的皮货,在张家口经过毛毛匠加工后,再销往全国各地。

张家口当时被称为“北方皮都”。每年,大境门外的西沟货栈,都卸满了来自蒙古、俄罗斯等的皮毛货物。运载着各种皮货的马车、牛车、骆驼等,在张库大道的四季轮回中来来往往。驼铃声声,成为明清时期张库大道上一道壮丽风景,在历史的烽烟中定格成永恒。

到了清末民初,随着京张铁路、张库公路的修建开通,张家口的毛皮贸易及加工业更是呈现出兴旺发达的新局面。有统计数据显示,当时张家口从业的毛毛匠有3万余人,其中阳原的毛毛匠,占据了半数以上。他们以自身的坚韧、勤奋、智慧和诚信,促进了中国毛皮产业的繁荣与发展。

阳原的毛毛匠,不仅限于皮都张家口。这一时期,阳原人在京津等地设立的毛皮加工店铺就达数百家之多。此外,沿着张库大道,他们怀揣代代传承的技艺,风餐露宿,逆风北行,向着异国他乡寻找更大的商机。于是,蒙古的乌兰巴托就有了一条“阳原街”。时至今日,那里依然有阳原人经营的店铺,在街上行走,依然可以听到难忘的阳原乡音。

(四)

毛毛匠郝贵银,家住阳原县西城镇。家里数间平房,窗户宽敞明亮,光线极好。家中的地上,堆了些碎貂皮。阳光从窗口照进来,落在碎皮上,散射出奇异的光。

正对门口摆着一张桌子,这是郝贵银的工作台。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做好的整张貂皮。郝贵银随手拿起一块碎皮,笑着说,他家里的貂皮碎角料,基本上全是这种拇指大小的碎料,加工时需要耐心地将它们拉伸铺平,再一小条一小条地缝制起来。同时为了整皮的美观性,还要做好颜色搭配,再进行加工整理。一块皮褥子,需要上千块碎皮。

这样的缝制,需要多大的耐心呀!那细密的针脚,一针一针缝制出来,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年复一年,这是一个又一个毛毛匠人的汗水青春、一代又一代毛毛匠人的岁月光阴啊。想到这些,不得不令人感佩动容。

阳原县东城镇卡窑村村民李如,年近六旬,是阳原毛毛匠碎皮加工技艺第四代传人。他拿着一张貂皮耐心地介绍,就是这看似完整的皮张,其实是由无数碎皮缝缀而成。他随手拿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皮子,说,这是前腿,又指着另一些说,这是脑袋、耳朵、尾巴……若是没有精湛的加工技艺,这些零碎的皮料,基本上就等同于废料吧。如今,他们在李如手中魔术般蝶变出一张张完整的皮褥子、坐垫、围脖、挂毯……图案有菠萝纹、千鸟纹、菱形块、满天星等二三百种,令人目不暇接。

李如的妻子楚桂花坐在丈夫身边,一边缝制着手中的碎皮,一边快言快语地介绍,自己从十七八岁开始就跟着家人从事碎皮加工,缝制的最小碎皮只有指甲盖那么大。1厘米碎皮,要缝8到10针,初学艺时,师傅真是一针一针数过来的。

如今,眼瞅着就要一脚迈进六十的李如,开始带徒弟了。他想,祖辈传下来的手艺,不能在自己手里荒废掉。更何况现在赶上了发展的黄金期,这一非遗技艺,应该由更多人传承下去。于是,李如不仅带出了第五代毛毛匠,年轻的第六代徒弟,也已经跟在他身边了。毕竟,有些愿望,还是要落在年轻人身上实现的。

阳原毛毛匠代代相传,哪个师傅都有几招绝技传给徒弟。时至今日,阳原毛毛匠早已练就一套传统裁制刀法,成就了京张地区“北路”精粹刀法。一个成熟的毛毛匠,能用自己精湛的技艺,把拇指大小的原料,根据需要裁出各种图形,不仅能做到节约原料,使料皮在毛色、图案等方面巧妙搭配,还能使之得到延展加宽,并且确保产品质量。这些基本刀法包括串龙刀法、锯齿形刀法、鱼鳞甲式刀法、花形裁制刀法等,真是刀刀见功夫、式式见真招。

如今,阳原已成为闻名海内外的中国毛皮碎料加工基地,当地流传着“人人都是毛毛匠,户户都是加工厂”的说法。此外,这里还建起了占地面积4300平方米的阳原毛皮文化博物馆。馆内设有6个展厅,全面展示了毛皮文化的起源与发展、独特的碎皮加工工艺、历代阳原毛毛匠的奋斗业绩,以及毛皮产业的发展趋势等。从远古人类的那一次抛掷开始,数万年光阴,在博物馆内一览无余。

是啊,今夕何夕?回首儿时村头街巷那一声“收羊皮,羊羔皮的卖——”,当年隔着院墙喊“有皮子卖”的爷爷已经不在;那个放下手中针线活,欢喜地将卖羊皮的钱搁进匣子的奶奶也不在了;还有无数毛毛匠的故事,也仿佛尘封在时光的隧道里,唯有工匠的技艺、文化的传承,仍在岁月中不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