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香四溢时,我作为应邀的参赛作者去参加第二届黄河口湿地槐花节“走进孤岛,相约槐林”诗词(楹联)大赛的笔会,心潮澎湃,激情壮怀。从没想过仅只喜欢堆砌文字的我会参加什么笔会,“笔会”一词在我的认知原本是与“大师”“贤哲”“文豪”等联系在一起的。

我——一个世俗的普通人怎能参加笔会?带着对问题的不安与纠结、新奇与向往,早上四点钟起床,五点钟吃饭,五点半时我已走在前往集合地点的路上。前一天下午,市作协的同志通知我说明天早晨七点三十分在日报社的大楼前集合,集合地离我家有五六里的路程,步行也就半个小时,骑车才十几分钟,开车的速度与骑车相差无几。我是个低调内向又相对中庸的人,总在乎别人的眼光,思虑着世俗的完美,出门时就为如何前往颇费了心思,最后思来想去,还是骑单车来的朴实无华,方便快捷。

初夏清晨,年轻小城的街道上人车稀少,我迎着一路朝阳踩踏激荡人心的快乐,一路上操控着车速等待时间的追赶,短短五六里路骑行了个把小时。快到集合地时我下了自行车,远远望见停在报社大楼前的长途大客,因激动而疑惑的心情稍许安然,我知道那一定是等我们坐的车。

存放好自行车后,我信步走在不远处的广场上,那是本地的市政府广场,每天都有许多人起早晨炼。年青人多喜欢展示体力的剧烈运动,老年人悠然散步。因为时间尚早,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走路时紧盯脚下,停步时憨笑着偷瞧远方,心不在焉的举动逗引的路人不时用异样的眼光斜睨,他们不但怀疑我身体有恚,更猜度我智商的高低。岂不知我正专注于集合地的动向,生怕误了时间,又恐来的太早,矛盾着世俗,追寻于完美。

七点十分,我发现车门开着有人上下了,于是快步赶往集合地,询问清楚就登车了。其实我来的还算是早呢,又过了近二十分钟才见大部分人集中赶到,正好让我观察了本市文坛大儒们的生活作派与处世行为。原本想像思想丰富的人多是无欲无求的智者,有些要近乎三头六臂的神仙吧?其实不然,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并没有搜寻到我所希冀的“特殊”与异于常人的举动,这多少令我有些失望。

因为等人,我们推迟了十分钟上路。一路上欢声笑语、互致问候让陌生人拉近了距离,熟识的多是区作协的会员,不熟的就是散兵游勇了。熟人们复述着上次见面的情形与感慨,生人多故影自恋地呆望着窗外,我算是生人中生人了,一辆车载了半辆车的人没有一个认识的,不过有些名子倒是相对熟悉,这次也算验明正身吧!言语木讷的我没有主动找人扯闲,好在同车的王老师赠送了本新编的《古联释义》,随手翻翻,聊慰闲愁了。

途路遥遥,寂寞难耐。百里征程最让人欣慰的是自报家门,所有人共同关注着一件事情,自然就产生起兴的愉悦。区作协人多占据着相当优势,他们在介绍时就省去了本职单位的繁琐,只说是区作协的,后来的更加减省说是作协的,于是就有人起哄似的插问“做什么鞋”,被问者再说“做布鞋”,如此一问一答,车厢里的气氛就活跃了。高潮跌落后轮到我介绍自己,观察大家的疲惫情绪,兴奋点早已不在这里,于是我站起来象征性地仅说了半句话,连自己的名子都省去了,谁也没有细听,谁也没有在意,原本就不会有人对一个既不善言词又貌不惊人的陌生人产生兴趣。

半个上午,我们赶到目的地——万亩槐林。槐树郁郁葱葱,虬枝铁杆,正是开花的时节,远远地就闻到馥郁馨香,及待近了,那粉白似雪的串串玲珑更让人陶醉。笔会现场就设在槐林里,简约整洁,朴素大方,数根角铁搭建了半米高的丈余舞台,背景是放大虚化了的槐花,主题名称鲜亮醒目——“‘走进孤岛,相约槐林’诗词(楹联)朗诵会”,舞台下方摆满了拼凑的塑料桌椅,四周围拉扯着红色的宣传标语,红、白、绿、蓝、灰相映成趣,彼此装点,很有些节日气氛。微风起处碧浪闻香,人人喜笑颜开,盛装添彩,迈动着轻飘的舞步裙裾款摆,似乎一进槐林就被熏醉了。

待人员聚齐,几声清脆的炮鸣拉开朗诵会的帷幕。先是介绍来宾、领导讲话、代表发言,程式化地走动似彩排的木偶戏,让人乏味,冗长拖沓的官腔弗堪忍受。这时,我发现参会作者们起身找厕所的特多。熬过了逢场作戏,终等到朗诵会的开始。也许是考虑到白话文的简洁明了、易于煽情,朗诵的是自由体新诗。虽歌诗内蕴丰富、感情至深,朗诵者声情并茂、极力渲染,但总感觉有“文不对题”之嫌——征集的是传统诗、词、曲、赋,楹联、古风,朗诵的却是赞美诗歌,似乎与大赛关系不大,更谈不上弘扬传统文化,多少有些为活动而活动的世俗。不过穿插其间的文艺节目倒是舒心爽朗、清新愉悦,确实好看,红男绿女的曼妙舞姿与起伏婉转的悦耳歌声,虽算不上视听的饕餮盛宴,却也是极诱人的特色大餐了。

后来,我思量再三才逐渐明白,其实“笔会”就是组织写作者们参加的会议。就此笔会:在主办方不拘形式、没有要求(学术要求);承办方出力花钱,仅只举办活动而已,越是流光溢彩、赏心悦目,那赚取的社会效益就越大,原本与学术交流、文化传播就不存在多大关系,在我是井底之蛙——少见多怪了。

澄怀悟道,自然是美的愉悦。

欣香风抚慰,揽妩媚春光。整整一个上午我参加了平生的第一次笔会,茫然于她的神圣,释然于她的多情,累并快乐着!偶尔有树顶吹落的单瓣槐花飞临案头或飘落茶盅,就权作是仙子惠顾了,人说它能带给您快乐和幸福,不知您感受到没有?我,很幸福!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中午时分,天坛西北侧的双环亭和双方亭,是北京老人的天下。特别是到了冬天,这里暖阳高照,视野开阔,不少老人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老猫一样,懒洋洋地晒太阳,吃东西,冲盹儿,或眯...

十余年前,也是初春时节,我在学校公告栏里看到一个花道教室的广告。花道老师是与我同一个学院的师兄,练习地点在农学部东侧小巷的木楼内,我走过去很方便,于是就写邮件报了名。那段时...

一个秋日,我们又一次走进颐和园。 走的是东门,仁寿殿门前的龙、凤和麒麟,依然守卫在那里。几株古老的金桂树正在开花,香气满园。这种香味甚是特别,异于丁香,也异于金叶女贞,一口吸...

贴年画,迎新春。那些年岁,每逢新春之际,家中总会张贴新的年画,以求吉祥如意、五谷丰登。年画,这种植根于人间烟火的艺术,朴实而又有温度,不仅装点了人们节日的喜庆,而且寄托着人...

“我是‘坐家’”,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曾自谦道,这不禁使我留意起了作家们的座椅。“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现代作家书房展”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常设展,一桌一椅一方几,一人一灯一卷书...

兔年是我的本命年,到龙年终于可以说,已平静度过。传统的力量不可忽视,记得开年时,总觉得这一年要谨慎些、仔细些,自我暗示不经意就成了自律的枷锁。冒险的事情不敢做,太远的地方不...

江南年糕这一美食在江浙一带已流传两千多年,且俨然成为春节的时令食品。每年进入腊月,掸新、打年糕、做米酒、贴春联、吃年夜饭、放鞭炮、走亲戚等接踵而至,日子里天天渲染着浓郁的过...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来身边生活,如今小半年了。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后来上大学,十五六岁就离开了家,我与母亲真正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我在城里住的是高层楼房,电梯入户,搬来...

我的家乡山东即墨,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我在家乡读书时,即墨县(今青岛市即墨区)尚属于烟台地区,1978年改属青岛市。在我心中,即墨、烟台、青岛乃至整个胶东半岛都是我的故乡。...

过年,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在我豫北的老家,这个节日被称为“年下”。 一进入农历的腊月,肉眼可见的村里的小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喜庆,因为这不仅代表他们即将进入“撒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