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

“哥哥!哥哥!回归来吧!” 早年端阳一过,听見杜鹃鸟连续不断,日夜不停的呼唤。这时的田野,金黄的麦浪,一波波。一片片涌动着,衬托着那遥远的杜鹃呼唤,更让人动情动意。幼年时,幼儿院老师,常常拿一个雪白的馒头教育我们;农民伯伯种麦子云云。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对馒头特有好感,自然对麦子有一种神密的涌动感,有一种探视的迫切感。

初小时全县的学生在同一所学校,好象有一千人,四关农户子弟占了五六百人,学校只得放麦假。高年级要帮农民拾麦孑,大姐第二天要参加这次劳动。我强烈要求跟随去田野一游。大姐最疼我,只要条件允许,什么事情都带着我。这次,确坚决回绝!我软磨硬泡,才見大姐含乎的答应下来。但提出条件,早起一唤必醒,不然走人不待。这沒问题,我从来就愛早起!

隔日,听有人叫我,我机灵的翻身下床,其实眼还沒有睁开,大姐拿了湿毛巾绐我擦脸擦手。一下醒过神来;那时只有加工厂一台发电机,供县直机关用电,晚上九点就停机。所以當我睁开眼时才知道,四处一片漆黑。大姐给我背上水壶,又给我塞过来一个鸡蛋,是保姆奶奶给我准备的,这个待遇大姐沒有,并且对其它人保密。我们出门前,看看桌子上父亲的手表,这是大姐专门给父亲要下来看时间的。那时代,有闹钟的人家还很少。手表分针指在三点五时上。出门后发现,天也不是那么太黑,东方有点发白了。一只麻雀,从檐下叫着飞了出来,我知道了;麻雀四点左右起床!

我们沒去学校,到城西门外集合。又走了很远,大约七八里路样子,才达到地方。麦浪已经成为一片麦扎,跟本看不到老师讲的;麦浪滾滚闪金光”的美景了。大姐顾不上我,她好强,一到地方就开始和同学们劳动竟争。我滿坡乱跑,抓蚂蚱,拾蚂包,蚂包就是一种小瓜,结的一窜一窜的,圆圆的,黄黄的,有香味,青青的那种发苦,熟透了也可以吃,这是植物的计谋,苦时不熟,熟时可食,可以被带走种子,拓展疆域。忽然看到一个孩子在玩田蜥蜴,我感觉瘆人,走开了。回头看大姐,再看看一眼望不到头的麦地,替她发愁,帮她一点,她说要比赛!看看天,太阳老高老高了,不看还好,一看觉的太阳发出万支烈箭,一股股燥热,一阵阵火辣,喷薄撒向大地。失去那份凉爽和晨风的惬意,倒是增添了几分闷烧,那份涌动感,迫切感一下消失掉了。

我跑去大姐那里,大姐给我擦擦汗,拿了水壶给我喝水。玩田蜥蜴的孩子跑来,问我去不去柏树林看猫头鹰。我很好奇。背负着大姐大声安全嘱托,向着柏树林跑去。

柏树林其实是一个功名墓地,到处都是老百姓所称的龟驮碑;其实那不是龟,是赑屃;龙生九子,老六赑屃,形状似龟,喜欢背负重物,所以背上驮一块石碑。据说触摸它能给人带来福气。我伫立在一块大碑下,想读文字弄个明白,可惜很多字都不认识。我们摸摸赑屃头,就去寻找猫头鹰。寻找很长时间,也没有看到目标,正停在一颗大树下讨论,忽然一双大翅膀悄无声息地一闪,飞向远方,我们跟着跑了很远,最终也是无影无踪。

我们又到旁边的沙河里抓鱼。清澈透底的河水,在阳光的作用下,象有很多圆圆金钱,在水中翻转。小鱼群,象一支支飞箭,在水里飞驰。我们追逐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抓到鱼。我们忽然发现沙滩上可以挖出河蚌;有带花纹的,有灰褐色的。玩了一会,我们发现在一个水湾里困住了几条鱼,我们雄心勃勃,准备泼干拾鱼。这时候,大姐来了,劳动结束了。我只有乖乖跟着回去了。

当命运之神敲响你心灵的战鼓时,是你该出征的时候了。我被告別学校时,虽然年少,也要与成人并肩挽臂,阻挡汹湧澎湃的生活激浪。我回乡时,正是收麦的火热农忙季节。可以说这是我真正与麦子零距离。抢收时,人们脸上带着喜悦的严峻。早饭送到地里,大部家庭已经不是粗粮,似乎一年的拮据有了着落,不用再留着旧年白面;应酬来客可以用新麦了。这样丰收的喜悦自然印在脸上。正抢收的火急,队长大喊:都到北场堆卖子!天颜的严峻感,一下变成危机。由北向南,乌云不再是敲敲打打,直接是伸下一支万丈长的金臂,连续一次次抖动,接着是十万分呗的巨声炸响,人们惊魂动魄,但又不能躲藏,在场里争抢堆麦。" 啪啪!啪啪!”第一排雨点打在地下,象鸡蛋一样大,人们更恐惧啦,脚步慌乱急促,空气凝结压抑。忽然有惊恐大惊而呼,接着大哭。原来有人被闪电击重,是个十九岁姑娘,大家放下麦子一拥而上,想救助姑娘,山村荒野,这种变故,如何措施?抬到场边小路,人气已无。天兵恶云不知是完成任务,还是怕惹上人命官司,乘人们急救姑娘,北上逃之夭夭。天放晴了,人们又安心妆麦了。回乡两个麦季,第二年,又出了事故,一位嬸嬸夜晚打麦,被机器削掉小臂。麦子!我从此知道,能吃上白面多么不易。

最后一次参加收麦,已有三十多年了。一个燥热难耐的中午,烈日吐着恶毒的枯木之火,地下的植物呻吟着求饶。我走过家西胡同,母亲带着草帽,拿着鐮刀。我问她干啥去?说支援三夏!我说待替她去!母亲执意回绝。母亲是湘江边大户人家女儿,当时有仆佣服侍。后来受先期革命思想影响,带领学生会,为地下党下属,作宣传工作;四九年偷跑出来当兵,参加过援朝战争。归国后一直被“运动”纠缠。磨难和欺辱充滿了人生。当年为学生,婀娜多姿,面如初放之桃花,行如栏外柳杨。着戎装;英姿飒爽,盔下英气如箭,戎內书香溢天。如今肤如庐墙,面隐惆怅。又是将暮退休,还要参加重体力劳动。不忍艰辛;再劝!母亲说:看看田园风光,舒展心绪,很有情趣,劳动又奈何。正如我历经侍农之艰幸,历经部队之魔鬼式施工,已经不惧劳累与艰辛,只把侍农看风景了。见母亲坚决,便随她同去。

在她单位乘上拖拉机车箱。去的地点,正巧是大姐拾麦的生产队。

大片的麦子,被众人一拥割尽。抬头远望,已不見了古老的柏林和赑屃驮碑,已经被起伏零乱的废窑址所取代。走去看小河,早已不见清澈中的遊鱼,滿河流淌着恶臭的造纸排污。忽然想一句话:“头顶三尺有神灵”!这会子觉的;头顶三尺有魔头。在人类头顶三尺高处,悬着一把魔剑,当魔鬼大笑时,魔剑将跌落向人类的咽喉。

回来路上,想着,沉默着,车轮一惦,我抬头远望!忽然意思到,麦季少了一样东西——杜鹃的鸣叫! “哥哥!哥哥!回归来吧!”

“哥哥!哥哥!回归来吧!”

完成时间:2013.06.22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